第五百九十三章 住手!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二章 玄媚?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四章 她是我妹妹

“二长老,不是这样的,我...我...”

鸢女凄叫一声,便是要站起来,朝张子祥冲去。

“桃荭,可有此事?”血岩淡淡的看着桃师姐问。

“就是,明明有好路子她不走,反而耍这种心眼,呵呵,活该!”

“血长枫,人人都敬你,惧你,但我梁玄媚不惧,跟你?你若是明媒正娶,我倒也会考虑,但你要我跟你,是要娶我吗?你不过是玩玩我而已,就像你身边的那些贱人一样,我梁玄媚来忘忧岛是为学武的,而不是来这里被你们玩弄的,我是死也会跟你身边的那些贱人那般!你们要杀就杀,要废就废,哪那么多废话!”

“岛主!救我!”鸢女大声喊道。

甚至连血幽幽都忍不住嘟嚷了起来。

话音坠地,血岩脸色顿沉,立刻冲着鸢女喝道:“鸢女,可有此事?”

尤其是将她与一名绝世天才放在一起的时候...

岛主只是随意的看了她一眼,便重新将目光投到武场上。

对于这个人,他并不关心。

后面冲来的桃师姐一众顿时急了。

远处的小翠本是想要过来说两句,但被周围的人拉住了。

桃师姐当即要解释,可后面的血长枫却是走了过来。

张子祥跑了过来,冲着血长枫道。

还解释什么?

恐怕自己是忘忧岛岛主,也会选择血长枫吧?

“混账!”

“所以,你们非要把我逼死...才甘心?”她呐呐的问。

“我跟你们拼了!!”

岛主甚至连看都不看。

鸢女无力的坐在地上,低头不语,满面死灰。

鸢女的脑袋立刻被鲜血倾满,鲜血淋漓。

鸢女作为外岛的大师姐,甚至在外岛弟子中都不得人心,这个时候,根本没人会帮她。

一众长老都不说话。

做主?

“岛主!”鸢女冲着忘忧岛主凄厉嘶喊。

解释?

人们齐齐看着血长枫。

“只有宗门将你逐出,没有你随意离开宗门一说,否则,你把我们忘忧岛当做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旁边一长老冷冷说道。

鸢女心头愤恨,但也不能说,便急切的呼喊:“桃师姐要杀我,请长老救我,请岛主救我!”

众人纷纷叫骂,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流露着唾弃与厌恶。

鸢女呼吸一紧。

“你好大的胆子!”

“贱人一个!”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岛主的身上了。

砰砰!

旁边的人忍不住说道。

“是!”

她有些晕眩,人也没了力气,只能躺在地上竭力的喘着气,那双眸子里尽是灰暗,仿佛这个灰暗的世界亦是如此。

然而...忘忧岛主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平静道:“鸢女,你只要走到长枫那,给他磕个头,那么今后,宗门会倾尽全力,将你培养起来,可你不肯这样做,这就怪不得谁,你应该理解的了本岛主,并非本岛主不帮你,而是比较于你跟长枫,我是不可能选你的!你虽也是一尊天才,但跟长枫比,相差太多太多了...”

“你敢侮辱诸位师姐?”

然而她刚刚靠近高台,便被守在高台旁边的弟子拦了下来。

两记沉闷的响声传出。

“你还狡辩,给我跪下!”血岩根本不让鸢女把话说完,径直大喝一声。

要是这些人真的能为自己做主,又何必等到事态发展到这个样子?

桃师姐猝不及防,被震退了几步。

“小贱人,还敢乱动?找死吗?”

没人阻止。

“哼,咎由自取!”

鸢女紧咬着银牙说道,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她现在只求岛主能够大发慈悲,说两句公道话。

张子祥嘴角上扬,直接朝鸢女走去。

先前他可以假装没看见,现在恐怕不能这样了吧?

“要是答应了长枫师兄,她哪会落得今日这样的下场?”

这些人全程关注血长枫那边,还能不知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桃师姐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其头朝地上撞去。

鸢女心头如此打算。

“就是,故作清高的贱人!”

周遭的弟子皆是一脸戏谑的笑意。

她立刻握着完全变形骨折的小手,猛地转身朝那高台冲去。

“鸢女,你说什么?你要叛逃宗门?”血岩森冷质问。

鸢女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才恍然大悟,也明白了一切。

二长老血岩站了起来,盯着鸢女道:“怎么回事?”

张子祥走到了鸢女的身旁,想也不想,便是抬脚,要朝她那纤纤手臂踩去。

“怎么?难道我连离开宗门的资格都没有?”鸢女不可思议的问。

“那就是说...我今天必须得死在这了....”鸢女低垂着双眸道。

鸢女凄厉叫喊,继而猛地挣扎起来,一头狠狠的撞在那桃师姐的腰间。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冷漠的声音传出。

岛主微微侧首,却没说话。

众人纷纷大骂。

此刻的她,何其凄惨...

没人出手。

“住手!”

“臭贱人,你简直不识好歹!师兄,让我废了她的手脚,把她绑到你床上去!”

“你宁愿死,也不肯跟我?”血长枫眼神冰冷,沉声说道。

“二长老,此言不实,桃荭没想杀鸢女,倒是这鸢女,居然不按时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桃荭为其纠正,其还恼羞成怒,欲害桃荭,我等加以制止,她倒反而恶人先告状,跑到这里诬陷我等,希望二长老能够明察,不要冤枉了好人!”

虽说岛主依然是向着血长枫,但他作为一岛之主,看到自己弟子被人迫害,他若不站出来制止,那不是失职失威?

甚至连一个可怜的眼神都没有。

血长枫默默的注视了鸢女几秒,随后转身淡道:“那就...打断手脚吧!”

但旁边的桃师姐立刻将她摁在了地上。

“岛主,救我!岛主!!救救我!”鸢女嘶喊。

鸢女深吸了口气,知道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遂沙哑道:“既然长老不肯为我做主,岛主也对我不闻不问,那玄媚请求离开忘忧岛,回归燕京!”

“这不是你自找的吗?如果你对长枫师兄点头了,何至于此?”

说到底,她根本不被忘忧岛重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