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已经好了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四章 投降吧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六章 毁了忘忧岛

咚!

惊呼声此起彼伏。

是林阳!

一记记沉闷的响声从不远处传出,紧接着是大量身影朝这儿飞来。

“这不可能!”

内岛弟子奔逃的七七八八,都不敢再上,只是远远围着。

“你...你的手...居然能动?这...这怎么回事?”忘忧岛主更是浑身哆嗦,瞪大双目盯着他。

...

她还是第一次用这种称呼。

“膻中穴下两寸,扎进去后,再拔出来,到手少阴心经、手少阳经这些地方刺下去...”

只看他的胸口完全凹陷了下去,满嘴都是血,五官凸出,眼珠子快要从眼窝里爆出来。

“滚开!”忘忧岛主咆哮着,挣扎着。

这人的脚,简直是有千斤之力一般。

或许投降的下场也会异常的凄惨,但为了能够活着,屈辱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她急看那些身影飞来的源头。

“呼!”

梁玄媚呆呆的看着,大脑一片空白。

“要是中上一脚,不死也得废,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梁玄媚多么想把‘投降’二字给吞回去。

或许,这就是归宿!

梁玄媚急忙抬头。

怎会这样?

“岛主!”

林阳甩了甩手,望着忘忧岛主微笑道:“现在,你呢?”

其余人已是面如死灰,满脸的绝望。

可外岛弟子里,有谁能是精锐弟子的对手?

再不低头屈服,只怕众人要被忘忧岛人给活活打死。

“快逃...快逃...”

梁玄媚有些发懵。

“不...不行...不行...我们打不过...”

梁玄媚俏脸瞬变,连连后退想要招架。

“先前我的手之所以不能动,不过是因为颤麻感太强,经络、血管因为过度的捶打而出现了变形,致使血液不通,经络不畅,现在我用银针疏通了经络与血管,我的手自然可以动弹了,虽然我的手骨还有些裂痕,但还不算碍事。”林阳淡道。

“梁玄媚,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货!给我死!”那内岛弟子愤怒的咆哮着,一拳头狠狠的朝梁玄媚的脑袋瓜子上砸来。

咚!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无比的复杂。

但见又有数个身影飞了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凄惨的尖叫与哀嚎声。

随着飞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围攻林阳的人也愈发的恐惧了。

梁玄媚微微一怔,低头看去,这赫然是一名精锐弟子。

她已经认命了!

这还是人能办到的事吗?

这时...

忘忧岛主愕然的看着这一幕,立刻推开旁边搀扶着他的人,歇斯底里的吼着。

咚!

忘忧岛主怔怔的站在原地,片刻后,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有再吭声...

外岛弟子们也重新聚集在一起,朝这投来目光。

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每一脚下去,都能将人生生踹飞,要么就是砸倒一大片人。

砰!

片刻后,梁玄媚呼了口气:“哥,扎完了。”

“你们干什么?上,给我上,把他杀了!快把他杀了!”

“这个人太变态了!”

“我已经好了!”

虽然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自豪...

明明双手都不能动了,仅靠双腿,便放倒了数百名内岛弟子...

恐怕没有谁见识过如此生猛的存在。

“哪个位置?”

又一个身影骤然飞来,直接砸在了那名内岛弟子的背后。

但就在这时...

林阳径直扭动了下胳膊,关节处立刻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源头竟是来自于林阳所在之处!

她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一位如此妖孽的哥哥...

他已经力竭了!

这完完全全是遭受了极为强悍的重击才会有的结果!

梁玄媚吓了一大跳,定目而看,才发现那飞来的身影,竟也是胸口凹陷,口吐鲜血半死不活...

“行了!”

成百上千人围攻,只靠双腿,就将这些人给抵御住了。

“在我胸口扎下去。”

梁玄媚的目光更加难以诠释,就如她的心境一样。

这一刻,林阳在他们的心目中就像战神一样,所向无敌。

怎么回事?

“好...好...”

这一幕出现,现场所有人都吓傻了。

咚!

他怔怔的看着林阳,说不出话。

除了地上躺着的身影外...

梁玄媚心惊肉跳。

而每一个被踹中的人,无不血管爆裂,骨头碎开,口吐鲜血,非死即伤。

旁边的弟子立刻上前拉住。

那内岛弟子猝不及防,当场被砸翻在地,昏迷过去。

“什....什么?”

梁玄媚浑身一颤,犹豫了下,还是迈步小心走去。

现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忘忧岛主如遭雷击,嘴巴张大,却是说不出话了...

一个身影突然倒在了梁玄媚的跟前。

所有人已是肝胆俱裂!

嗖!

再没人敢对他出手!

望着这一幕,忘忧岛主逐渐停止了嘶吼,呼吸也慢慢急促了起来。

但他还未走两步,便是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是外岛弟子所为吗?

林阳狠狠的喘了一口气,继而朝那头的梁玄媚望去。

很快,林阳的周围出现了真空地带,什么都没有。

她不再去想其他的结局。

“哥...哥哥...怎么了?”梁玄媚低着脑袋小心的说道。

然而不待梁玄媚多思绪,旁边一名内岛弟子冲了过来。

古代战神...怕也不过如此吧?

“玄媚,你过来!”

恐怖到令人发指。

有激动,有崇拜,有亢奋,有敬仰。

“你把你身上的银针拔下来。”林阳微笑道。

此刻林阳依然被大量内岛弟子及高手包围,他的双手不能动弹,无力垂直,可他的双脚却如狂风一般,猛烈踹击着靠近的人。

“好...好的...”梁玄媚立刻照做,取下了银针。

好在她也是学武之人,对人体穴位还是有些了解,虽然施针术法极为粗糙,可终归还是扎了下去。

忘忧岛的人大脑无不是一片空白。

梁玄媚痛苦的迈开步子,朝那边的忘忧岛主走去。

但...现在除了投降,还有别的路可选吗?

内岛弟子们惊恐慌张,一个个急切的奔逃。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