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你到底有几滴落灵血?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七章 他是神吗?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九章 先天罡躯

“我手中的落灵血!一共有十七滴!”

八滴落灵血啊...

而在这时,那边的思过老人几步上前,旋而竟是双膝跪在了地上,朝林阳叩首。

“错。”林阳立刻低喝。

简单的一句话,瞬间令现场寂静无声...

“全错!”

恐怕炎夏大地,无人能有此等机缘!

所有人的灵魂都在狂舞,头皮都快爆裂。

老人的呼吸愈发的紧,说话也愈发的急促,整个人此刻的也有些絮乱。

思过老人微微一叹,平静道:“八滴落灵血...若是他将落灵血的力量全开,纵然是我,也未必能够应对的了,现在你们应该明白我为何不与这位少侠动手了吧?再是动手,那我忘忧岛,便是与这位少侠结下永世不可化解的仇恨,得罪一位妖孽天才是什么后果,你们应该比老夫更清楚吧?”

“思过前辈!”

林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笑道:“既然你都这般说,那我就放过忘忧岛一回,但我希望你们忘忧岛能够记住今天你说过的话,倘若日后忘忧岛还要与我为敌,那下一次,将不会再有任何人能救你们!”

“难怪他如此逆天,难怪他如此可怕...八滴落灵血...输给这样的人不冤,不冤,哈哈哈哈...”血长枫哈哈大笑,似乎是遭受了极为猛烈的刺激,人也有些癫狂。

“那你的意思说...他...他有六滴落灵血?”血长枫双眼睁的巨大,望着思过老人呐呐的问。

“六滴也不是...七滴也不是,难道...难道你有八滴落灵血?”忘忧岛主惊叫出声。

林阳走来,周遭忘忧岛人全部自觉的让开了路,根本不敢靠前。

“你们搞错了,也不是八滴!”

忘忧岛主一听,瑟瑟发抖。

“都错!”

至于周遭的人,完全被思过老人的话给震惊了。

全场震骇。

至于忘忧岛主,早就像是丢了魂魄般,傻傻的跪坐在那。

“错!”

这一声声呼喊,似乎要把他们的灵魂撕裂。

所有人也全部疯了!

一些人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是错!”

她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大脑一阵眩晕,浑身鲜血疯狂翻腾。

十八滴落灵血!

“那就是六滴了!”不知是哪位长老颤声道。

但思过老人并未理会众人,而是朝林阳拜呼:“少侠,请您放过我们忘忧岛,若是少侠愿意高抬贵手,留我忘忧岛一条生路,我忘忧岛日后必竭力相助少侠,少侠有任何差遣,我等绝不推辞,除此之外,老夫愿意将这滴落灵血献给少侠!”

十七滴!!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我肯定是在做梦,肯定是...”梁玄媚喃喃的说,额头一片滚烫。

思过老人竟也臣服于林阳膝下。

顷刻间,林阳手腕处又多了一个点。

“五滴...以上?”

所有人全傻了!

“也错!”

“少侠不想说?”老人并不感到意外。

谁都没想到,这位林天骄如此可怕,如此妖孽。

五滴以上啊!

“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不止六滴,我的推测...可能是七滴...对吗?少侠?”思过老人询问。

再没人敢对林阳动手!

这一刻,连那思过老人都怔住了。

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

但林阳却不是这么想,而是径直说道:“不是,是你猜错了。”

说完,老人高高举起手腕,向林阳投诚。

只看林阳面无表情的抬起了手,双眼凝肃的盯着众人,继而将袖子缓缓褪了下来。

纵然是天骄血长枫,此刻也是眼露绝望,看着林阳。

谁都觉得心脏要爆裂了。

这话坠地,忘忧岛的人一个个是面如死灰。

这番话落,忘忧岛人无不心死。

忘忧岛...已然无救...

“十一滴?”

虽然思过老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尤为惊绝,但要知道,林阳还未使出全力,落灵血的力量更是从头到尾都没用过,真要厮杀起来,林阳未必就不是敌手。

谁都觉得呼吸困难。

每一个人此刻看向林阳的眼神都充斥着敬意,充斥着畏惧,宛如看待一位神灵一般。

谁都发不出声。

“思过前辈,你...你这是作甚?”一长老颤抖的问。

血幽幽就有些站不稳,一手扒住旁边的巨石,方才没有摔倒。

他的手腕处,密密麻麻都是红点。

此言一出,现场众人仿佛在这一刻统统变成了木偶..

“十七滴落灵血,我想整个华国多半是没有的,凭借这些落灵血,我能灭你们忘忧岛一遍又一遍吧?”林阳走上了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人老眼微紧。

“十二滴?十三滴?十四滴???”

可就在这时,林阳再度开腔了。

那枚落灵血沾在银针上,随后刺进了林阳的手腕处。

“难道...是九滴?”老人艰涩的说道。

“错!”

“错!”

忘忧岛人无不惊呼。

“也错了!”

周围人的表情也十分的精彩。

然下一秒,林阳再度摇头。

要知道,一般人哪怕是有一滴,都堪称逆天,有天大机缘啊...

此时此刻,纵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忘忧岛主,也彻底失控了。

毕竟这种事情,多数人会选择隐瞒,这与财不外露是一个道理,好东西不藏着,只会惹来麻烦。

一望!

每一个人皆似雷击,瞠目结舌,怔怔而望。

这是何其的震撼!

“虽是六滴,可也足以逆天!恐怖如斯啊!”血长枫呢喃。

“十...十滴?”

五滴...那该是个什么概念?

又一些人是当场被这个恐怖的消息给震惊的晕厥过去。

傻了!

说完,林阳几步上前,手中一扬,一枚银针被他捏在手心,且针尖精妙的挑在了老人的手腕上。

可她做不到。

但林阳却是摇了摇头。

这一言,几乎要把所有人的心脏给震裂。

“很好!”

而这头的梁玄媚,则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竭力的想让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心脏安静下来。

梁玄媚感觉自己的小脑袋瓜子都要炸开了,一双眸子死死的锁定在了那位干哥哥的身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