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千万行头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章 这个男人是谁?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晚上住我家吧

一众人便落了座。

“什么?七十万?”张晴雨跟苏广惊叫出声。

“你好!”林阳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与之握了一握。

“哼,行吧,反正吃完饭,这家伙赶紧给老娘滚,老娘看着他就觉得恶心!”张晴雨冷哼道。

“是吗?”

当然,林阳也尤为的意外。

要知道,苏颜是从来不会邀请男性朋友来家里做客的,她本就很抵触这些男性,因为在她看来,任何接近她的男性,都是抱有目的性的。

“你小子怎么跑来了?”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叫高蓝!大学毕业后他就出国深造了,今天上午过来拜访我,想要在江城创业,就过来找我取经了。”苏颜微笑的解释道。

“另外沙发上放着的那件西装外套应该也是他的吧,同样是限量版手工制作,衣领应该是用金丝线缝制而成,这多半是他全身上下最贵的一件了,售价绝对不会下于八百万!这些东西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价格,而是购买渠道,因为它们是不会卖给一般人的,小颜,你的同学穿着一身一千多万的行头跑到家里来,说要向你取经,你觉得...你能传授他什么经验?他的身边,又怎会缺乏所谓的经验之人?”

“所以你认为他来找你,只是单纯的想要与你叙旧?”林阳问,心里却很是不爽。

林阳神情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却没说话。

这一番和气的言语可以说是博得了苏广、张晴雨的一阵好感。

苏颜到底还是看的淡。

倒是那高蓝并没有多少窘迫,反倒是露出笑容,打破僵局,很是大方的走到了林阳的面前,伸出了手。

此刻的男子一脸意外的看着林阳。

他腰间的围裙,林阳记得是他在以前那个小区楼下的超市里花三十块买的,上面还有个佩奇的图案...

张晴雨眉头一皱,打破了僵局,径直喝出了声。

“林先生,咱们是初次见面,我昨天才到江城,今日就来找小颜叙旧的,本来小颜是打算邀请我来尝尝她的手艺,但我与小颜毕业后便没再见了,心里颇为激动,就亲自下了厨,林先生若是不介意的话,来尝尝我做的菜吧,看看味道如何!”高蓝微笑说道。

“是啊,也就多双筷子的事情。”旁边的男子微笑说道。

屋子里的氛围有些古怪。

“林阳,你这话什么意思?”苏颜询问。

男子的打扮很是居家。

高蓝朝林阳看去,至于林阳则是没有多少表情的变化。

哪怕是林阳。

“六百九十万?”张晴雨手上的碗都差点没拿住。

看得出来,这位高蓝很是受苏颜的信任。

“我不该来吗?”林阳眉头也紧锁起来。

苏颜有些尴尬。

这话一出,苏颜几人一头雾水。

这得是多富有的人...才会这么穿?

“是。”苏颜点头。

他穿着身白色衬衫,腰间系着围裙,长得也很是英俊,至少比林阳当下的模样要英俊的多,但若与林神医相比,显然还是有天差与地别的。

她嘴里的正事是什么,林阳自然是清楚。

“行了,有客人在呢,你就少说两句吧。”苏广劝说道。

二人这言语间的一对比,倒是让高蓝成了大肚之人,而林阳则有几分小肚鸡肠争风吃醋的意思。

“可以,多谢。”林阳点头赞同。

林阳则是相当的不痛快。

“本来今儿个是高高兴兴跟小颜的同学吃顿饭,结果这个倒霉的狗东西居然来了,真是晦气!”

不过谁都不清楚,他的内心已经快被张晴雨磨光了...

她的声音并没有多小,整个桌子周围的人都能听到。

张晴雨尤为不爽,暗暗瞪着林阳,嘴唇里不断冒出碎碎细语。

他说出那番话,这人却对自己如此客气。

林阳眉梢微动,费解的看着他:“你这话说的,似乎我不是苏颜的丈夫,你才是?”

“哦,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此人全身都是名牌,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名牌,他脚上的靴子是来自意国罗马的芬迪手工限量版皮靴,这款全球只有十双,市面售价起码是七十万!”

但林阳不会去拒绝,也不会去在意。

林阳上下打量了男子一圈,奇怪道:“这种非富即贵的人,身边应该不缺成功人士,为何找到你来取经?”

“呵,来了也好,等我们吃完饭,你也赶紧跟小颜去把正事给办了!”张晴雨冷哼道。

“这位就是小颜的丈夫林阳吗?林先生您好,我叫高蓝,很高兴见到你!”

苏颜也暗暗点头,看向高蓝的眼眸里尽是欣赏。

然而...苏颜似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而是摇了摇头,平静道:“林阳,我其实是知道高蓝很有钱的,虽然他这一身一千多万的行头的确很惊人,但我想,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同学情谊。”

可这个男人居然会出现在这,而且打扮如此!

“当然,这鞋子只是最便宜的,他手上的那块劳力士限量钻石手表就远比这皮靴要贵许多,由瑞士知名匠艺大师卢卡亲自将这些精美的钻石镶于表内,这块手表的售价,应该是在六百九十万之间。”

“他是谁?”林阳询问着苏颜。

苏颜倒显得颇为尴尬,立刻起身道:“妈,你别说了,林阳,既然你来了,那就过来一起吃饭吧!”

一千多万的行头!

这个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

与其他三人皆是一样,大概大家都没料到林阳突然会回来。

“多双筷子?”

男子一愣,也没有半点窘迫的模样,只笑了笑:“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一言落,张晴雨跟苏广夫妇的神情尤为的古怪,二人已是说不出声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