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他们完了 第四更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我等你们 第三更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老同学来了

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尾,便开始劝和。

“里面那人动不得!”

嘟嘟几下,却无人接听。

徐天与马海跟在后头。

“相信我。”林阳微笑道。

“他怎么了?”苏颜忙问。

“林先生,就这么算了吗?”徐天忍不住问了一声。

阿牛傻眼了。

“没你事,坐下。”阿牛喝道。

马海与徐天的脸色也沉了无数。

很快,林阳被阿牛带到一个幽暗的屋子里。

他将门锁住,关上灯。

“他家里没什么来头,但他的来头不小。”那人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是一个证件。

“你确定还要动他吗?”那人淡问。

“原来你在污蔑我母亲?”苏颜眼眶发红。

林阳也大感意外。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你的消息了,如果有任何需要配合调查的,可以随时联系我。”林阳笑了笑,便朝前走。

他并没有通知徐天,但这种事根本瞒不住徐天。

“我没事。”林阳笑了笑。

接下来要做什么,林阳知道,阿牛也知道。

“李句,我...”

林阳皱眉。

“那你得快点,因为十秒后你不会再动我。”林阳道。

“林阳,你没事吧?”苏颜面露喜色,连忙起身。

“那...那个人在...”阿牛支支吾吾。

如果是之前,阿牛肯定不会冒这个险,但想到之前林阳那话,他就忍不住了。

“你是指这个?”阿牛沉问。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我说五分钟就是五分钟。”林阳摇头。

“如果你执意要动我,可以,但你得做好承担这后果的准备。”

“李句,这怎么回事?”徐天眉头紧皱,冷冷说道。

“江城医协会会长?真的?”

“我说的事实。”林阳笑道。

这个事...张晴雨可是从未跟他夫妻两说过。

“就一年轻仔,怎么动不了?家里来头很大吗?”阿牛不悦道。

苏颜懒得理他了。

刚好过了十秒。

声音落下,四面八方围来了七八个人...

“快,快把这人放了!”

“呵,那就试试看吧。”阿牛冷笑。

“这回全完了。”阿牛颤道。

阿牛急吼,继而疯一般的要冲出去。

在马海的心中,林阳早就成了他的祖宗,现在自己的祖宗都没护住,马海哪能不怒?

“刚刚那个被带来的人呢?”李维问。

“啊?”苏颜大惊失色。

他知道这个红色的星意味着什么...

“吹牛?你不信?那你叫他出来试试?”林阳调笑道。

李维脸色也黑了几圈,扭过头瞪着阿牛,怒不可遏道:“你给我写份报告,立刻送到我办公室来,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前,你先停职观察。”

“这...”杨大妈没了声音。

“没事,他们完了。”林阳淡道。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急忙翻动口袋,继而颤道:“我手机呢?”

林阳转过身,安静的看着他,淡道:“不要做得太过火,我老婆挨了别人一巴掌,十倍还回去就行了,徐先生,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李句好!”阿牛立刻挺胸敬礼。

为首之人,正是豹爷。

阿牛接过一看,脸色瞬变。

“呵,真是牛气冲天啊!行,你牛,我怂还不成?我现在就出门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你还是祈祷你的身份能震住我吧,不然一会儿你会死的很惨!”

林阳看了眼马海。

“是给大家一个交代。”林阳微笑道。

马海与徐天识趣的离开。

“小子,既然你说的是事实,那老子就看看你怎么对付我把?”

然而话还未说完,便看到林阳从小屋里走来。

“我似乎跟你不太熟吧?”林阳扫了眼徐天道。

“你是想出气,还是想为那个老女人出气?”

“对对对...”

阿牛微微一愣,朝门口望去,却见小窗户探出个脑袋,冲他使眼色。

阿牛见状,叹了口气径直离开。

“好了,我去找我老婆了,你们回去吧!”

马海急忙跑了过去,急切道。

“不错!前几天我看到她被一个开玛莎拉蒂的女人追,那个女人逼她下跪,叫她小偷,还给了她几巴掌!我都亲眼看到了,你妈以前就是干这个的,我手链丢了,自然而然就会怀疑她了,这有什么奇怪?”杨大妈笑道。

苏颜白了他一眼。二人结伴而行,离开了局子。

“都是马海迟钝,没能第一时间替林先生解围!”马海无比自责,在他看来,林阳肯定是已经遭了重,毕竟林阳只是个医生,手无缚鸡之力。

咚咚咚!

却见十多辆奔驰商务车也往这开来,并在第一时间停在了马路边上....

“都想。”

“什么?”

“哦...我今天只是来拜访马董,后来听说林先生出了事,就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徐天忙道。

马海跟徐天暗哼连连,还欲说什么,林阳却是提前开了口。

苏颜惊呆了。

回到休息区。

“是的。”

不过以张晴雨的自尊心,她也不可能说。

但瞧那背部是一个鲜红的星...

一人正是叱咤江城的风云人物马海。

“污蔑?那可算不上,毕竟你母亲可是惯犯!”那杨大妈冷笑道。

去了局子做完笔录,几名相关人员便把林阳、苏颜、阿狗及那几个大妈安排在了一起。

另外一人他也认识!南城徐天!

但在这时,他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跑去打电话。

但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从前面响起。

林阳没有吭声,朝旁边的马路望去。

“我怎么才发现你这个人越来越爱吹牛了?”

“哦?好大的口气?那我就等你十秒,十秒之后我倒要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不能动你!”阿牛冷哼。

“马先生,这件事情的确是我的疏忽,你放心,这事我肯定好好彻查,该处分处分,该撤职撤职,我们绝不轻饶!”李维冷汗涔涔,连忙说道。

苏颜小脸发白,但小手却死死的抓着林阳的手臂,显然,她是听过这人跟那阿狗是认识的。

“可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的手链并没有被张女士偷走,而是遗失,目前已经有好心人将您的手链交到我们这了。”

“五分钟?恐怕至少十五分钟吧?”阿牛皱眉道。

李维脸色顿变。

一出门,同事立刻沉道。

马海急忙摇头。

这种民事纠纷并不复杂,只要双方息事宁人就好办。

“好了李句,总之这次就拜托你了,我们也不会要求你如何,只希望你公事公办,秉公处理!”

实际上她也做不了什么。

“阿豹跟我是兄弟,他妈也是我妈,你欺负了她,我不能无动于衷。”阿牛面无表情道。

“这...怎么可能?”阿牛眼睛瞪得巨大,如同牛眼。

“林先生,我们先告辞了。”

可在这时,那人倏然将那证件照的背面给了他看。

这时,那叫阿牛的人走来,对着这的同事低语了几句,便冲林阳道:“你,跟我过来。”

“林阳,怎...怎么办?”苏颜颤抖的望着豹爷。

瞧见那两人,阿牛的头皮都快炸了。

“吹牛!”

“可是...”

阿牛脸色阴晴不定,继而冷哼:“就算是这样又能咋地?一个臭医生而已,我还碰不得了?”

随后,他便拿出手表,默默等待。

“快去!”李维吼道。

“你不是放在桌上吗?”

“李句,知道林会长是什么人吗?知道他刚刚为国家立了怎样的功劳吗?这有一个良好市民,居然被当做暴徒对待,真是令人痛心,令人心寒!”马海咬牙切齿道,心里头已经把李维骂了一万遍。

“你是说那豹爷?放心,就算他来了,我也能对付。”林阳笑道。

“林先生!您没事吧?”

“惯犯?”

李维有些意外,不曾想这林会长如此和蔼,当即忙道:“放心放心,林会长,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给你一个交代!”

“放心,我没事,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你在这等一下,我五分钟后回来。”林阳笑了笑道。

“所以说杨女士,你与张女士发生争执只是因为你认为张女士偷了你的手链?”

她这个时候只想赶紧回家,先在家躲几天。

苏颜踟蹰了下没再吭声。

阿牛冷笑,旋而走出了屋子。

“千真万确。还是按照正常流程来走吧,免得闹出什么事不太好!”那人道。

他看了眼手表。

可在这时,两个人走了进来。

他记得有一次去南城抓逃犯时,见到过这个恐怖的家伙,那可是个悍匪啊,让多少人头疼,但就因为闯进了徐天的场子,被徐天绑的跟个小鸡一样,而且战战兢兢,瞬间老实了。

“没事...”林阳笑道。

这两个人居然并肩走了过来,一脸严肃,在他们旁侧的赫然是李维!

“林先生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徐天严肃道。

敲门声响起。

旁边的人扫了眼手表,眉头顿皱:还真是五分钟...

苏颜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忧心忡忡:“没事就好,不过...我们的麻烦可没结束。”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