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老同学来了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他们完了 第四更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律师函

“嗯,今天的菜味道不错啊!”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旁边车上传来的一声‘动手!’

她狠狠的瞪了林阳一眼,继而警惕的盯着面前的豹爷,小手悄悄朝小包包里摸去,想取手机报警。

豹爷到底也算是个人物,反应极快,急忙朝后跳,狠狠的撞翻一名男子,便要奔逃。

吃完饭,各种洗完澡便早早睡了觉,毕竟今天也是折腾了一天。

徐天扫了眼地上半死不活四肢全断的豹爷,又朝那边的林阳望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关上千疮百孔的车门,直接离开。

再三确认没事后,张晴雨是欣喜至极,连连拜菩萨还愿。

“这个豹爷也是江城的灰色人物,平日里肯定得罪了不少仇家,我估摸着就是仇家寻上门来。”林阳道。

等他接连扎了十几刀口,徐天才淡淡的念了一声。

咚咚咚!

但很快,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好。”林阳起身。

但她这动作立刻被豹爷察觉到。

苏颜小手一僵,吓得缩了缩脖子:“你们...想要干什么?”

豹爷却是立刻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使出全部力气对车窗一砸。

“老周啊,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我女儿女婿已经平安回来了,所以这事...我看就算了吧...”苏广踟蹰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天...天叔?”豹爷呐道。

庞大的力量震得石头四分五裂,但车玻璃也尽数破裂。

“你死哪去了?”张晴雨骂道。

“为什么?你...你不是在南城吗?而且我跟您无冤无仇啊?为什么天叔要对我赶尽杀绝?”豹爷几乎崩溃了,拿着把刀子疯狂的捅着奔驰的车门。

老周一听,眼神一寒,眯着眼盯着苏广笑道:“苏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耍我?”

这些黑色背心的男子们也争相离去。

苏颜吓得近乎尖叫,急忙闭起了眼。

“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嘛。”苏广苦着个脸道:“我只是想救小颜跟小阳,就拜托老周帮忙去提人,但他说这个得要打点,得要钱,我就...我就让他把房子抵押掉,其实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平平安安。”

他很想把这刀子扎进里面那人的心脏处,但他知道,他做不到,他不能做。

四周的马仔们齐呼,朝苏颜及林阳扑来。

豹爷瞬间倒下,却不敢反抗。

林阳拉着她的手,没有动作。

“苏广!这...这是怎么回事?张晴雨急吼。

豹爷心惊肉跳,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别人的包围圈。

“别废话了!”

苏颜秋眸静望,没吭声。

尽管他背部挨了好几棍子,疼的他是龇牙咧嘴,但他还是没有停下。

娘的,我到底招惹谁了?这起码动用了两三百号人来围堵我吧?

有人想要阻止反击,但对方人多势众,而且极为突然,几个抽出刀子来的家伙瞬间被砸翻在地,完全不讲任何情面。

豹爷一众愣了。

“阿豹啊,放弃吧...”里面坐着的徐天沙哑的开了口。

而在这时,停在路边的十几辆奔驰商务车车门已齐刷刷的拉开。

今天林阳痛揍那几个大妈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虽然林阳赚不到一分钱,但在这种事情上,他比以前勇敢太多,苏颜心里也感激。

“啥?”

“你们是什么人?朋友!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豹爷冷汗涔涔,连忙朝那奔驰车喊去。

但在车门被拉开的一瞬间,豹爷愣了。

“好嘞,豹爷!”

可当他要逃出包围圈时,马路上又杀出更多的奔驰车,车上又冲下更多的人。

等他回过神来时,这帮人已经把他围了个严严实实。

苏颜忙道:“林阳,还是我来吧,你今天也累了。”

张晴雨揉着眼睛走出来开门。

“谁啊?”

这完全颠覆了她的三观。

苏颜都快晕了。

“我女儿真是吉人自有天相!连老天爷都护着我女儿!”张晴雨拉着苏颜的手笑着说道,继而侧首瞪了下林阳,冷道:“林阳,快去做饭!我女儿饿了!”

“走吧。”林阳说道。

“是...是吗?”

然而第二天一早...

徐天安静的注视着前方,任凭着豹爷发泄。

咚!

片刻功夫,豹爷的人已经躺了一地。

这都啥时候了?还吹牛?

然而奔驰车上却再没有声音答复。

“吃饭了!”林阳将一叠叠精致的家常菜从厨房里端出来。

砰!砰!砰!砰!砰...

他面露狰狞,把心一横,视线立刻锁定在了之前那发声的奔驰车上,继而一个跃步,朝那冲去。

一家人坐下来吃饭。

“啊...”

“是苏广家吗?”门外,一名留着短发穿着白衬衫的男子问。

司机顿时大惊,急忙将锁住车门。

“哦...你好你好,请进请进,阿广,你同学来了!”张晴雨喊了一声。

“留几个人,把那阿狗还有他妈搞定。”

“不必,你陪妈好好说会儿话,她今天也受到了惊吓,我给你们做顿好吃的。”林阳淡淡一笑,便钻进了厨房。

苏颜心里头嘀咕,且小心的望了林阳一眼。

屋内的苏广立刻走了出来,但脸色极度的难看。

可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寻上了门?

“这...林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颜呐呐的问。

“你...”张晴雨气的都快昏倒。

“老周,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我女儿女婿就回来了,这样,我请你吃饭,给你赔不是了,你看怎样?”苏广忙道。

“看样子阿牛那小子不太行啊,没有在里面好好招待你们!不过没关系,我会连本带利全部收回来的。”豹爷面无表情的说道:“上,把这个男的四肢给我敲断掉,这是我妈交代过的,至于这个女人...先带回我办公室,晚点等我妈来了,让她把这张脸给划了!”

顷刻间,这些背心男抽出钢棍,对豹爷一众疯狂打砸。

张晴雨心情很好,难得夸了一句。

苏颜呆呆的看着这突然的一幕,整个人早就傻在了原地,半天都回不过神。

车上冲下来大量穿着黑色背心的壮汉。

“啊...”

他们迅速将豹爷包围,人数足足是豹爷的数倍,原本还显冷清的现场瞬间被这些突然到来的壮汉给填满。

豹爷傻眼了。

回到家里,憔悴的张晴雨一脸震惊,她以为林阳跟苏颜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毕竟有那个阿牛在,却没想到这女儿女婿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完好无损。

他呆呆的看着里面坐着的人,浑身颤动,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一家人。

那些围着豹爷的人也不做任何迟疑,抡起铁棍便砸过去。

“我是苏广的同学,我姓周。”

后面的人追了过来,围着他疯狂的挥动着棒子。

豹爷不顾那还未完全散落的玻璃,伸手进去强行解锁,继而迅速拉开后座车门,一把匕首便要抵进去把里面的‘老大’抓为人质。

张晴雨愣了,看了眼桌上的文件,震惊的发现那赫然是房屋转让合同!

那周姓男子入了屋子,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沓合同,放在了桌子上,微笑开口:“阿广,快点把字签了,我这就去局子里把你女儿跟你女婿提出来。”

“去求个老同学了...嗯?颜儿?你...你回来了?”苏广一脸错愕的望着苏颜,继而激动不已,脸上的颓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周挥了挥手,淡淡说道:“过来把字签了!我的时间有限,耐心也有限!如果不签,什么后果你是清楚的!”

这三个字,仿佛是压死豹爷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手上的刀落在了地上,整个人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豹爷脸都白了。

“能活命。”

不过苏广却是吃的心不在焉的,夹的菜都掉在地上。

“你是...”

这时,屋门打开,苏广走了进来。

豹爷的人猝不及防,被砸的头破血流,尖叫不已,抱头乱窜。

“诸位是哪条道上的?”豹爷脸色难看的问。

咔嚓。

“臭婊子!想报警?你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刀子快?”豹爷吐了口唾沫怒骂。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