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律师函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老同学来了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两千万的委托

张晴雨一听,脸都白了几圈。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请大家给我点瞬间。”李维道。

但在这时。

“我是江城公句的句长李维,苏小姐,因为我句所员郭牛渎职行为,对您身心利益造成巨大伤害,此次过来,我是代表公句特意向您道歉的,十分抱歉!”说完,李维微微鞠了一躬。

“好。谢谢。”

“他以前是我的手下,不过作风不检点,被调走了。”李维淡淡说道,看向周耀的眼尽是厌恶。

“是啊,一码归一码!可是,你女婿女儿为什么会突然安然回了家,你们就没有好好想一想吗?”老周冷笑道。

“苏广!苏广!我们可是二十几年的老同学了!”周耀强颜欢笑。

片刻功夫,一辆车停在了楼下。

咆哮声起,吓到了屋内的苏颜,也把睡梦中的林阳给惊醒。

倒是张晴雨是看出了端倪,忙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哦,有你的快递单,请签收。”

周耀的上司?

“这是什么?”苏广困惑的问。

“李句,您听我解释!”周耀急道。

这话一落,苏广脸色煞变,张晴雨也吓的不轻。

好一会儿,李维自责完了,便要离开。

李维见状,立刻上前忙道:“苏小姐,您好您好!一大清早来打扰,实在抱歉。”

屋子里尽是诡异的氛围。

李维点了点头,便径直离开。

张晴雨心里有气,但不敢撒,只得挤出笑脸来:“那个,周哥...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小颜已经回来了,要不这样,您难得跑一趟也不容易,我这还有个两千,您先拿着去喝茶,就当是辛苦费了,您看怎样?”

苏颜懵了。

张晴雨与苏广忙道。

李维震怒,立刻拿起桌上的合同看。

那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恐怕苏颜跟林阳的安全回家,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难道说...

“周哥,那个...我家房子你不要了吗?”

太夸张了吧?虽然这房子破旧,但地段好啊,随便一卖至少是六十万往上。

“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呐?”老周气的猛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我告诉你们,苏广,今天这字你要是不签,老子要你们这一家在江城待不下去。”

“那老周,你的意思是...这是你的安排?”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虽然我跟他不算熟,但好歹也是老同学,我寻思着他说不准能帮上忙,可哪想到他...他要这么多?”苏广一脸为难。

“请问谁是苏颜女士?”门外响起一个声音。

“哦,我是公句的李维!今日过来,是特地慰问一下苏颜小姐的。”李维笑道。

“你是?”苏颜一脸困惑。

“你怎么惹上这种人了?”

这话一落,张晴雨与苏广倒抽凉气。

“没事没事,李句,您辛苦了。”

林阳呼吸一紧。

突然间,他也意识到了什么。

“多?这算多?”那老周哼笑一声道:“苏广,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行情,你以为现在去那提人很容易?这万一查来了,说不准饭碗都保不住!你没现金,除了拿房子抵押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再说了,你这是栋老楼!这套房子也就值个二三十万,你以为能卖多少钱?”

“公句的李维?”张晴雨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至于周耀,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谁是你同学啊?”

苏广也一头雾水。

老周咄咄逼人之势让苏广有些喘不过气。

苏颜扭过头去,却见一名快递员站在门口。

“一大清早打扰诸位实在抱歉,时候不早啦,李维该告辞了。”

“李句,吃些早点再走吧。”

张晴雨夫妇也待在了原地。

周耀一副哭丧着脸,只能跟着李维走下楼。

李维不断的致歉,不断的自责,苏颜则不断的说没事。

这话一落,苏广懵了。

“昨天的事情本就不是他们的错,被放回来有什么奇怪的吗?”张晴雨皱眉道。

外面的李维皱起了眉头,小心的喊了一句:“周耀?”

“哦...”李维点头。

“李句,我们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周耀,你怎么在这?”李维淡淡问道。

翻动了几眼,苏颜脸色苍白至极....

苏颜没吭声,只是打开一看,然而一面是一叠文件。

“我是。”

“你们认识吗?”张晴雨愣问。

“去局里解释吧。”李维怒道。

笃笃笃。

这话落下,周耀的脸都绿了。

然而苏颜却是微微一愣:“林会长?”

“林阳!”

“这是我的失职,我会深刻反思的。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种现象...”

“是啥啊?”张晴雨急问。

“老周,咱们说好的,你帮我提人,我付钱给你,可现在人已经出来了,这哪能给钱呢?你这不是讹人吗?咱们可得一码归一码啊。”苏广欲哭无泪道。

可在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林阳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一记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不了不了...”李维忙拒绝。

二人如遭雷击。

“苏广,谁啊?怎么?你还叫帮手来了吗?”坐在椅子上的老周很是不满的喊了一声。

而后他直接掏出电话。

这苏广一家子家门不大,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往这钻?

老周眉头一皱,看着夫妻二人。

林阳也愣住了。

李维朝周耀望去,眉头一皱:“周耀,怎么回事?”

“妈,怎么这么吵啊?”这时,苏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后面的林阳连连叹气。

她扭过头,望着沙发上正在穿衣服的林阳。

却见门外站着一名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男子,男子体态微胖,但很有精神,看到开门的张晴雨,立刻露出笑容:“您一定是张晴雨女士吧?您好您好!”

“李句好走!”

“不错。”老周面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你到底是我的老同学,昨晚你上我家求我后,我就连夜借钱打点,至少花了三十万,苏广,我这钱是因你才花的,所以你欠我三十万,你要是不把这字签了,不把我钱还了,那恐怕咱们之间,得多笔账慢慢算啊,你是知道我的,得罪我周万耀什么后果,你懂吗?”

这两个字一落,坐在椅子上的周耀顿时愣了,忙跑了出来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他昨晚练气过度,精疲力尽,睡的很沉,本想美美睡一觉,但还不如愿。

她拽了拽苏广,急忙询问:“阿广,这人什么来头?”

二三十万?

“李...李句,不必不必,您实在是太客气了!”苏颜有些手足无措道。

苏颜喊了一声,正要去问。

他呆呆的看着苏广,呆呆的看着苏颜,大脑已如一团浆糊...

“什么?”

张晴雨也懵了。

“来头不小,他哥是开赌场的,关系不浅,而他自身是在隔壁区的派局上班,黑白都有关系...”苏广苦涩道。

“我...我去开下门。”张晴雨有些哆嗦道,忙跑过去将门开来。

“这...我...我来看看老同学,来看看老同学...”周耀支吾了下忙笑道。

他刚要起身,但在这时...

“那个...我也要走了!阿广啊,那事咱们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周耀忙道。

“不管怎样,这次对苏小姐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苏小姐,多余的话李维也不会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律师函...”苏颜颤抖道:“是佳豪律师事务所发出的律师函...”

至于周耀,早已如遭雷击。

周耀像是想到了什么,冷汗涔涔...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好了,就不打扰了,张女士,苏先生,苏小姐,林会长,我先走了!”

“呵,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对方可是豹爷啊!豹爷什么身份?他要真发力,你女儿女婿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简直是做梦。”

这声音?

张晴雨与苏广一听,欣喜不已,赶忙要送走这尊瘟神。

“李句,我...”周耀急的手忙脚乱,话都说不出。

“李...李...李句?”

“什么?”

“你是...”

苏颜走过去签完。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