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我没有资格催

上一章:第六百六十五章 你们真的要知道? 下一章:第六百六十七章 保障林先生平安

“可以等待。”刘法官沉声道。

“他要是来,自然很好解决,不过来不来这的事,可不是他说了算,毕竟他与林先生的行径已经触犯了法律!”熊敏生沉道。

熊敏生已经不考虑这个案子了,自然也不会去为其争辩。

范乐紧咬着牙,脸色阴狠的瞪着林阳:“你放心,我一定会加倍要回来的!”

“不知道。”

有这句话,熊敏生是放心了。

“他能不能来不是我说了算,我得先打电话问问,如果他愿意来,那这件事情就很好解决了!”秋玄生道。

范乐这边一脸死灰,脸色苍白的很。

可当下他也根本无计可施。

“不能催!”秋玄生几乎是第一时间道。

电话是打给收取了价值三亿药物的人?

“法官大人,是不是可以宣判被告人的确有欺诈我们的行为?我们要求得到应得的赔偿!”成正大声道。

他相信林阳不是傻子,秋玄生更不是傻子。

“叫你撤诉撤诉,这下好了,10亿没了!”雯丽在一旁直接哭出了声。

这种事情怎么能搬到台面上来说?岂不是不打自招?

“为何?”

范乐也有一笔分款,但他的脸色却极为的难看,牙齿都快咬碎了。

武仁再律师界到底是德高望重的存在,他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待会儿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对,我们需要得到应得的赔偿!”

显然,他们听到范乐手中的10亿已经坐不住了。

难道...秋玄生是想把林董送进去?

“你就不能打电话催一下吗?这里这么多人等他!”熊敏生冷道。

把这人叫来的后果是什么,他应该心知肚明!

“熊律师!”范乐愤恨的瞪着他。

熊敏生心头暗暗惊思。

“好!”

而他熊敏生,也将登上神坛!

等号码打过去后,秋玄生的态度立刻变得恭敬起来,说话带您,且语气姿态放的十分之低。

这样算下来,他们每个人至少有几百万的收入。

“等下那人来了就知道了!”

“嗯。”武仁的神态也不自然:“秋玄生不仅是燕京三大律师之一,他们秋家在燕京也是实力不俗的,往日里还没有谁能让秋玄生如此恭敬,所以他的电话那头,定是什么非凡显贵之人!”

因为林阳也承认那10亿是让范乐交给剧组人员的,所以没有任何异议。

细碎的议论声起。

熊敏生脸色发沉。

“熊律师,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宣判结果?那个姓林的打算怎么处置?熊律师?熊律师?”范乐忙是询问。

“好的。”秋玄生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他忙是侧首冲着武仁道:“武老先生,可能有情况!”

秋玄生这番话,可是让现场所有人不由一怔。

范乐一怔,顿时慌了,忙道:“那...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给我按死他,一定要死死的按!”

但在这时,成正坐不住了。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显然他也十分重视,先不说这件事是否跟案子有关,哪怕没有关系,可这是上亿的逃税啊,而且事关阳华,且金额还不止于此,无论是谁都不会袖手旁观。

刘法官立刻按照程序,当众宣读判决。

无奈下,范乐只能放弃。

“武老先生,你怎么看?”熊敏生无可奈何了,微微侧首,压低了嗓音问。

届时必然是名声大噪财源滚滚,应有尽有!

“事情还没有定论,原告律师请不要擅下定论。”秋玄生淡道,继而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

“我们要赔偿!”

这可是一笔巨款呐。

“没有为何,就是不能催,或许说,我没资格催。”秋玄生再度说道。

且看着秋玄生是要请来什么样的人!

刘法官再起木槌。

刘法官看向秋玄生。

“怎么?你还真的想要靠那个合约来拍死林董?少做梦了!这个官司赢了,他顶多是给些赔偿!真的要按死他,还是得靠这个!你难道只是想要林董给你些赔偿?我告诉你,如果只是这样,这个钱你根本用不了,以林董及阳华在国内的地位财力,你觉得你们能在国内安生?”熊律师冷冽道。

熊敏生则愈发感觉不妙了。

范乐则脸色十分难看。

“肃静!肃静!”

这一幕落下,可是让范乐、雯丽等人困惑连连。

“再等等吧。”秋玄生摇头道。

“他是在给谁打电话?”

“我不清楚他们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咱们也没有退缩的道理,且看看他们有什么花招!”武仁沉道。

熊敏生点头,旋而对着那头喊道:“秋律师都这么说了,那就请您尽快致电给那位先生,让他速速赶至此处。”

但熊敏生却是脸色极度的难看。

“武老先生,要真是什么大人物来了,那咱们该怎么办?”熊敏生忌惮的问。

范乐什么都不懂,熊律师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熊律师深吸了口气,眼中荡漾着浓浓的炙热,手也不由的死死捏了起来。

秋玄生将手机放了下来,微笑道:“法官大人,那位先生已经在朝这赶来的路上了,咱们现在是在这等待吗?”

刘法官结果一宣读,成正等人是欢天喜地,手舞足蹈。

这是一步登天的绝佳机会!

如果他能打赢这场官司,那便是国内第一大律师了。

范乐并不知道,这场官司已经不再只是他跟林阳的利益之争,也是熊律师跟燕京三大律师的争锋。

其余被范乐拉上来的证人也齐刷刷的呼喊。

自爆吗?

熊敏生自然是知道范乐此刻的心情,便开了口:“法官大人,我们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为何被告人所提的那个人还未到?”

人们皆不能理解秋玄生的意思,一个个眼露困惑。

他可不想就这么丢了到手的10亿。

这是干什么?

“怕什么?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还怕那人?来就是了,今天哪怕是天王老子站在这,犯了什么事,那就得挨什么样的罚,谁都跑不掉!”武仁尤为严肃道。

听审的人也都一头雾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