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七章 凄惨的安娜 下一章: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父亲...”安娜怔怔的看着他。

安娜张了张嘴,旋而一叹道:“母亲,马克无法再继续聘用我了,他的公司...也遇到麻烦了,所以我就...回来了。”

说完,安娜便要将电话挂断。

片刻后开了门,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女子走出。

“进来吧!”女人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便折返回去了。

没有人拦她。

“你不必解释了,已经有人向我说明了一切,如果是以前,无论你做什么,父亲都会原谅你,但这一次,恐怕是我,也无法接受你的所作所为。”

“可是...我是为了华国那神奇的中医啊...我相信我的华国老师医术会比爱德华先生的这份手稿更有价值...”安娜张着嘴说道。

“对不起,父亲,我只是...”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对,滚出去!”

“你究竟得罪了谁,为什么你要把苦难也带给我们?”

“父亲,中医不是巫术!”

安娜拿着刀叉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的出租屋也被收回了,房东宁愿赔偿我一笔违约金,也不肯再继续租给我!”

“安娜,你怎么了?”

安娜一听,湛蓝色的双眸顿时紧缩了些许,旋而情绪激动了起来,不可思议道:“父亲,难道就因为我拒绝了那个高蓝无趣的要求,我就该承受这一切吗?我原本以为我的家人会理解我,我原本以为我的父亲能理解我,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这样说?为什么?”

叮咚!

“林老师?”

“你是撒旦派来的魔鬼吗?”

这番话落,安娜猛地抬起了头。

“安娜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害的有多惨?因为你,我丢了工作了整整十年的工作!”

“滚出去,你没资格坐在这!”

“你这个臭贱人,你太可恶了!”

“母亲,我有些饿了!”

“女儿,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你的姑妈、叔叔甚至你的一些兄弟姐妹都受到了牵连,他们要么被辞退,要么被降职,他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报复!该死!你都成了我们家族的罪人了!”女人声音颇大,严肃的喝道。

“为什么母亲?这是我们的家,他们来了,你为什么要赶我走?这不合理!”安娜抬起头不可思议的说道。

声音坠地,门铃里一阵沉默。

没有人留她。

这委婉的驱赶言语已经很照顾安娜了。

哭的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可在这时,里面响起了一个熟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安娜大口的吃了起来,尽管她的小嘴张不了太大。

“去你妈的贱货,别催债了,老娘没钱了,下地狱吧,你们这群蠢猪!!”

“安娜?”

最终是长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叔叔,姑妈,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是我父母的家,也是我的家,你们没有资格叫我离开!”

“女儿,父亲并不是因为这个对你失望,而是你违背了你的初衷,你放弃了伟大的医学,你让我们国家的医学没能再往前迈一步,我的女儿,这是我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的!”

可她浑然不顾。

安娜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随后深吸了口气,站起了身。

“为了不让大家与你吵架,你把桌上的东西吃完,就出去散散心吧。”杰诺低声道。

杰诺淡道:“爱德华医生的手稿,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原本你能让它安然的躺在医协会的办公桌上,可你没有这样做,甚至把家族拖进了深渊,女儿,让我无法原谅你的并不是你为家族带来的损失,而是你的无知与愚蠢,让我太失望了...”

安娜本也不是什么脾气很好的人,当即咬着银牙站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不回你的出租屋?”女人生气的质问。

后面的人进来后,无不错愕。

仿佛她的离开,是理所应当的。

女人做事倒显得十分麻利,很快便弄了几样可口的美食端到了餐桌上。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二人皆是一愣,朝门口看,才发现安娜的父亲领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背后只有家族人的冷嘲热讽。

“安娜,我的女儿,你可知道,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一直都是,可这一次,因为你的任性,你让整个家族都蒙羞,更让家族的人受到了伤害,你知道吗?”杰诺沙哑的说道。

门铃里响起一个中年女声。

直到这时,她口袋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走进屋子,看了眼正在吃东西的安娜,一言不发,径直坐在了沙发上。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马克的销售公司帮忙的吗?”中年女子皱着眉问。

“晚点你的姑妈、叔叔他们会过来,我建议你吃完了赶紧离开这。”女人站在餐桌旁,面无表情的望着安娜道。

“谁啊?”

“就是那个年轻的林医生吗?很不错,他的名气已经传到我们国家来了,虽然只是部分人知晓,但能达到这个高度,以他的年龄,这很优秀,但还不够,而且...中医从来都是毫无根据的医学,女儿,你为什么会被这种巫术所迷惑?”

“你...杰诺!看看你的好女儿!看看她!上帝啊,她要干什么?要跟我们作对吗?”姑妈满面涨红,愤怒的冲着那边的安娜父亲道。

‘哦上帝,你究竟招惹了谁?’中年女人扶额痛苦道。

安娜仿佛是需要发泄一般,愤怒的将手机掏出,看也不看,立刻摁下接通键便破口大骂。

安娜小脸遍布痛苦与无助。

安娜浑身顿如电颤。

可下一秒,其父开了腔。

其父身材魁梧,有着一头金发,戴着副墨镜,十分的硬汉。

如同一把把刀子,插在她的心间。

女子虽然肥肿,但与安娜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安娜双眸泛红,泪水是再也止不住的顺着她白皙精美的脸颊往下落。

她将刀叉放下,低着头默默的走出了屋子。

但这一回,饶是慈爱的父亲,也对安娜无话可说。

路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该死,你还有脸回来吗?”

“安娜,我不想跟你争执。”

“母亲,是我,安娜!”

安娜略显紧张的站在一栋洋房门前,小脸微垂,湛蓝色的宝石双眸尽是焦虑。

一众家族成员纷纷指责安娜,每一个人的情绪都显得尤为的激动。

当走出屋子之后,安娜终于是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父亲...”

“父亲,我不明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