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我是你的雇主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阳华败局? 下一章:第七十章 根本不是同一张

这时,这边的苏珍、苏美心像是发了疯般突朝苏颜及张晴雨扑了过来。

纪文的家在江城右侧的城中村,这房租便宜,家里除他外还有年迈的母亲及刚上高三的妹妹。

林阳上了前:“苏美心,你确定这是你亲眼所见的吗?”

男子没有回答纪文,而是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了个方子递给纪小怜,同时取出几张钞票微笑道:“小怜,你去给你母亲抓点药吧。”

“好...好,纪文,你好好招待你朋友。”老人笑呵呵道,便回了房间。

“想不到这个苏颜是这种人。”

“当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呐。”

此刻,这里人山人海,沸腾一片。

直到母亲的门合上,纪文才看着这人,沉问:“先生,我不认识你!”

“哼,虚张声势!那老太婆就看看你们怎么赢这场官司!”苏老太冷哼一声,杵着拐杖朝里面走。

现场混乱了起来。

现场一片哗然。

“你还狡辩?那天我亲眼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跟林阳去了奶奶那,你把奶奶支开,林阳就偷偷钻进了奶奶的房间里!你还敢说你没偷?”苏美心尖叫道。

“哇!”

“进去就知道了。”

无数记者蜂拥而至,堵在大门处,长枪短炮朝里面拍。

“我认识你。”

哗啦啦!

“好...好的哥哥,您在这等我。”纪小怜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乖巧的点了点头,便起身跑开。

“师父,我...”男子也就是纪文张嘴想要说什么,但马上被电话那边的声音堵住。

苏北、苏泰、苏桧几家人,至于苏老太,则在苏珍跟苏美心的搀扶下朝法院走去。

头发乱糟糟戴着厚厚眼镜的男子将卷帘门拉下。

感情纪文不认识他?

九月十二日。

“我们不可能败诉的。”苏美心哼道。

“小文回来了?快来快来,你朋友来了!”客厅响起母亲慈祥的笑声。

纪文望着那男子的脸,当场失了神。

他提着一个厚厚的公文包,包已经很陈旧了,虽然补了几次,但还能用。

毕竟江城太平了许多年,法院相对比较清闲,每日处理的案子不是离婚案就是些普通的纠纷,何时有过这样的大案。

纪文一听,呼吸顿紧:“你调查过我?”

“这个...”苏美心哑口了。

“乖乖,这是什么阵仗啊。”有人暗暗咋舌。

记者们见状,就像是嗅到了肥肉般,疯一般的涌来。

却见苏美心脱掉自己的鞋朝张晴雨砸去,且嘴里不断的叫骂:“你们这群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东西,奶奶对你们那么好,我们苏家对你们那么好,你们居然偷我们苏家的药方!狼心狗肺!卑鄙无耻!”

哧!

“别叫我师父,我没你这个徒弟!听着,你马上把东西收拾了,立刻给我离开事务所,今天起,你不再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人!你被开除了!”咆哮声落,随后电话被挂断。

“你...你在污蔑我!”苏颜气的浑身急颤,但不知如何解释。

......

“你们对今日的官司有多大的胜算?”

简单的两句话,如同刀子般插进了纪文的心脏。

张晴雨狠狠的瞪了林阳一眼,低声道:“你不是要认罪的吗?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张晴雨吓得尖叫连连,苏颜赶忙退到林阳的身后。

这时,电话响起。

“朋友?”纪文微愣,立刻走了过去,才看到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正坐在客厅里。

“纪文,你犯什么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那如果待会儿开庭了,你们败诉了,该怎么办?”林阳质问。

但在这时。

“你们干什么?”苏广色变,立刻要拦。

男子摇头,微笑道:“伯母,你先进去休息,我跟纪文聊聊。”

“你们还是人吗?你们还配当人吗?畜生!你们是畜生!”苏珍也愤怒的叫骂。

“你是谁?”

“没事的。”男子笑了笑道:“这就当是我的见面礼吧。”

又一辆出租车及一辆奔驰车停在了法院门外。

“如果败诉了呢?”林阳继续道:“我是不是可以告你诽谤、人身攻击以及造谣?””

来人竟是阳华集团的马海及苏广一家。

“当然。”苏美心哼道:“待会儿开庭了就会真相大白,你们跑不掉的!你们都得进监狱!”

纪文微怔,旋而长叹一声。

附近不少民众前来看热闹。

“苏老太太,那张药方你们苏家究竟是怎么得到的?您方便回答吗?”

记者们各种问题都抛了出来,其中几个还是十分的没有下限。

嘎吱。

其中便有柳家二爷柳啸生,除此之外,苏家的人都来了。

“清者自清,我们阳华集团从没做这种事!我们不怕!”马海道。

林阳面无表情的回答,继而也朝里面走。

“我再重申一遍,我们没有偷药方!”苏颜小脸发白,但语气坚定的说道。

男子皮肤微黑,五官显得稚嫩,约莫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男子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接通了。

男子望着纪文:“你叫纪文,是曾经国内闻名的大律师纪昌东的儿子,纪昌东老来得子,对你是极为宠爱,只可惜当年纪昌东卷入一件奇案中,为人伸冤,结果意外死去,他的死成了悬案,但你认为是有人故意谋杀,你发誓一定要找出害死父亲的凶手,所以你考上了燕京政法大学,并以全系第一的成绩毕业,成为一名律师,但当年害死你父亲的人并没有放过你,致使你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就算去了律师所,也会被律师所的人以各种理由开除,所接案子也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案子,毕业两年,郁郁不得志,我说的对吗?”

这话一落,纪母跟纪小怜愣了。

一间破旧的事务所前。

柳啸生起初还会回答,但到了后面,他也懒得搭理,直朝法院内走。

“小怜,把钱还给这位先生,妈这有钱。”老人忙道。

“这个不需要调查。”来人摇了摇头:“你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再不去医院医治,情况会越来越糟糕,而且你妹妹也得好好补一补了,她今年高考,得吃些好的...”

“马总来了!”

“马海!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你们这些鸡鸣狗盗之辈,绝对会受到你们应有的制裁!”这边的柳啸生大声喊。

“您是柳氏集团的副董吧?请问柳先生,您真的觉得阳华集团所研制的新药是盗窃到你们的吗?”

这时,几辆轿车停在法院门口。

江城最高人民法院前。

“我是你的雇主,林阳。”那人平静道。

......

康佳豪早早进入法院准备开庭。

记者们立刻冲了过去,开始围着马海几人提问。

周围的人群是指指点点。

“你...到底是谁?”他颤抖的问。

此刻,他正在为纪文的母亲号脉,旁边的妹妹纪小怜已似如同花痴一般傻傻的望着男子,那双眼珠子死活挪不开,嘴里尽是哈喇子。

马海皱了皱眉,不再言语。

“妈,我回来了。”纪文进门喊了声,便朝房间走,准备将包里的文件翻翻,好为即将到来的大案做准备。

“长得蛮漂亮的,怎么会这么心计?”

车上下来群人。

纪文深吸了口气,终于喊出了声。

“听说阳华集团的董事长是一位能量非常庞大的人物,你们不怕得罪他吗?”

随后几个身影下了车。

“呵,哪个小偷会自己承认自己偷东西?”柳啸生不屑道。

“那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老人笑道。

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男子生的有多俊美了,他的双眼如同星辰,双眉好似利剑,脸似刀削斧劈,菱角有分,皮肤也呈现着极为健康的色泽,一头不长不短的黑发,搭配着黑色的西装,把他渲染的如同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