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根本不是同一张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我是你的雇主 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林董现身

到底是第一律师,果然老练。

“奶奶,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检验药方?”

法庭上。

纪文脸色轻变。

听审席上的人议论纷纷。

张法官宣布了案由及名单外,便由当事人陈述了事情的原委。

“可以!”张法官点头。

“我断定,两家人手中的药方都是同一张,既然我们拿捏不准林阳是如何偷盗这药方的,那么我们就先确定林阳是否盗取了这药方,而检验药方,是实锤这一猜想的最好方法!”

“或许他为了掩人耳目,将药方藏在了药盒里。”苏北说道。

张法官敲了三下法槌。

这话落下,庭上庭下,都没了声音...

“这不是胡闹嘛!”

豪门家族啊!

康佳豪也知道继续这个话题,只会陷入对方的主动之中,便再开口:“法官大人,既然事情已经僵持到这个地步,我建议检验双方的药方。”

到时候阳华集团的天价赔偿与这项专利必会让苏家崛起,成为江城的豪门大家。

想想就让人兴奋!

“好!”

“肃静,肃静!”法官再起法槌。

苏家人个个满脸笑容,神情得意,愉悦的很。

纪文脸色不太自然。

视频上,林阳正将取来的药放在了老太旁边的桌子上,但是...视频放大后,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之前的药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药罐。

尤其苏桧。

“这是假的。”苏颜失声。

“这一家子都要完了!”

“居然敢跟康大律师作对,不想在江城律师界混了?”

除双方律师、被告原告外,还有大量听证入庭。

“好年轻啊这个律师。”

“被告人林阳,你能回答我为什么你出房间时手里拿的是药盒,给苏老太时却变成药罐?你能解释下吗?”康佳豪问道。

而被告那边除林阳外,还有苏颜、张晴雨、苏广以及阳华集团的代表马海。

现场瞬间肃静下来。

“法官大人,您应该听到了吧?林阳换了药,可据我所知,他并不是医生,他私自更换药物,已经令人生疑了!如果被告不能解释这个问题所在,我想我是能够认定他在这一次的送药行为中盗取了药方!”康佳豪径直说道。

“没有,但我们看到林阳走进了存放药方的房间里,足足待了十分钟才出来!”

但在这时,那边的康佳豪开了腔。

“正如他所说的,林阳觉得那药不好。”

张法官点了点头:“原告律师建议有效,但需当庭鉴定!且鉴定人必须是中立方!”

“实际上我是觉得老太太不适合用这种药,所以我才选择把药换了。”林阳沉默了下道。

“这...”苏北哑口了。

“请大家保持肃静,维持法庭的严肃。”张法官说道,旋而看向苏北:“原告苏北,根据你的陈述,苏广一家在离开苏家时盗走了苏家密藏的脑梗药方?对吗?”

江城有名的张大法官亲自坐镇。

张晴雨与苏广吓得双腿发软。

说完,康佳豪从旁边取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张蜡黄的纸张,已经很有年代感了。

只听苏颜匆匆开口。“这是一年前的视频,这天奶奶犯了病,林阳被叫去给奶奶找药,所以他才进了房间,不信你们可以看看林阳出来时,手里是否拿着药盒!”

“法官大人,我反对!”

“在!”

这话一出,苏家这边不少人眉头皱了起来。

苏家人全笑开了。

别人看不出,但他是知道林阳的医术还是很不错的。

“可以。”张法官点头。

因为人们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阳华集团聘请的律师身上。

“这根本说不通,藏在身上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藏在药盒里?如果说这药盒是要给苏老太的,藏药盒里不是多此一举,反而更容易暴露?”纪文提出质疑。

“你有证据吗?”

“有,我们苏家老宅虽老,但以前遭过贼,于是就在屋里装了摄像头,正好我母亲的房门前也有摄像头,我们有监控。”

却见康佳豪取出一个U盘,递了过去。

只要鉴定结果一出,那么便是尘埃落地。

他们坚信阳华集团的方子就是剽窃他们苏家,现在当庭对质,阳华集团岂能不败?

“因为两家的药方,根本就不是同一张。”纪文平静道。

“请当众播放监控画面。”

林阳不语。

“你们是否在案发现场?”

“我想他们现在肯定很后悔吧,如果跟着我们苏家,说不准现在都是喝香的吃辣的呢!”

这话一落,许多支持阳华集团的人脸色都白了无数。

但在这时,纪文突然喊出了声。

“听说是个刚过实习期的家伙。”

“法官大人,我反对,因为对比没有任何意义!”纪文再度喊道。

原告是苏氏一家,柳啸生作为合伙人,坐在听审席上,并未介入于这场诉讼。

许多人都吃了一惊。

很快,又一个画面出现,却是林阳给苏老太送药的视频。

“法官大人,我的委托人有话要说。”纪文开了口。

苏颜小手死死的捏着,脸色也极度的不自然。

虽然他模样年轻,但他却表现的十分镇定。

“呵呵,跟我们苏家作对,就是这种下场!”

“这是苏家的药方,据说是在明清年间诞生,我希望法官大人能够请专业的历史学家与考古学家来检验这张药方的年代,然后再检验一下阳华集团的药方!这样就能判断出谁是先,谁是后!如果阳华集团的药方是最近诞生,那基本也能坐实阳华集团的药方是剽窃苏家了!到时候我们再能慢慢审讯林阳,也将变得更明朗!”

现场再度沸腾。

“反对无效。”张法官严肃道。

很快,监控画面被放了出来。

康佳豪到底是康佳豪,原来先前那段录像是他们刻意放给大家看的,录像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但他们故意把药盒这个点给放出来,就是要让纪文这边的人抓住药盒做文章,然后他们再反将一军,放出后面的视频,让纪文等人无话可说。

“法官大人,我觉得这个视频并不能说明什么。”纪文深吸了口气道。

“法官大人,我这有个视频想给大家看看。”

“不能说明什么,那请纪律师解释下林阳为什么要私自换药?那盒药去哪了?”康佳豪立刻询问道,语气极快,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他不是医生。”

康佳豪太狠了。

但大家都无心去听。

这话一落,法官立刻让人将林阳走出屋子的画面放大,果然看到了他的手上有一个药盒。

前面一切程序按流程走。

“是的。”苏北点头。

“但他懂医!所以他私自换药。”纪文望着法官,极为严肃道:“而且我的委托人医术很好,如果法官大人不信,可以考一考我的委托人关于中医方面的知识,无论是实践还是理论。”

“没问题。”康佳豪推了推眼镜。

“你们亲眼看到被告林阳与苏颜盗取药方?”

苏颜、张晴雨几人一见,脸色瞬变。

“请肃静!”张法官严肃的盯了苏颜一眼。

“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反对有效。”张法官望着他,淡问:“为什么没有意义?”

他想先入为主,给林阳先扣上个盗窃的帽子,到时候人们带着有色眼光去审问林阳,也会掺杂进更多的个人情绪了,那个时候林阳就算不承认也没用,一旦成功,这场官司康佳豪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他将彻底掌握整个局势。

看到这个视频,苏颜、张晴雨这边的人脸色是骇然失色。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