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离婚吧

上一章:第七百零七章 家喻户晓的人物 下一章:第七百零九章 这样你满意了吧?

这已经近乎于表白了。

“对啊中少,你刚才那首曲子是为谁演奏的啊?”

宾客们纷纷说道。

“果然是比高蓝要高明的多啊!”

后头的林阳也暗暗皱眉。

“我只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

中少则有些忘我,手指叩击的评率时快时慢,时重时轻。

她没想到,中少竟是能够弹出如此惊艳而深沉的曲子。

现场的宾客们纷纷赞道,许多人看待中少的眼神更是充斥着爱慕与崇拜。

“洪,我很好奇,你刚才的琴曲很伤感,也很深情,而且你在演奏前说是要为某位姑娘演奏,怎么?你是为哪位姑娘演奏的?为什么你的琴声会如此的令人心碎?你很难过吗?洪!”哈里先生奇怪的问道。

不逼,不急。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抒情的曲子。

中统领他的某种情感全部注入于这首曲子里。

苏颜才猛地醒悟过来,脸色再度难看至极。

林阳沉默了一阵,旋而叹了口气:“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感情可言,既然如此,为何要束缚对方?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及时放手,如此,也不会去耽误你我...”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

林阳洗了把手,开口说道。

苏颜踟蹰了下,低声道:“中少,我有些累了,我想先回房间休息!”

“怎么?你吃醋了?”苏颜侧首看着他。

现场一些年轻的女性听众们双手紧握着,眼眸含泪深深的望着中少。

她闭起双眼,默默的聆听,心里头也不由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林阳心头暗思。

她们不知道中少心里头是为谁流泪,又在思念着谁,可她们是多么希望,中少的这首曲子....是为自己而弹奏...

“中少,快把女主角公布出来吧!”

就中少这眼神,傻子都知道他这首曲子是要送给谁了。

掌声震的天花板似乎都要塌下来了。

“你已经把我给征服了!”

各种眼神都有。

有羡慕,有嫉妒,有费解,有诧异。

“中少,你所喜欢的那位小姐是谁啊?”

中少深深的看了苏颜一眼,而后伸出了双手,十指轻轻的在那黑白琴键上扣动了起来。

“谢谢。”

纵然是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无不停下了手头上的事,闭目聆听,为之陶醉。

她不知这是音乐的感染力,还是因为其他...

苏颜笑了笑,没说话,低着头朝外头走去。

她不想再待在这了,否则会出事的。

“我并没有难过,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的心意,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她变成什么样子,我对她的心意,都不会改变...”中少摇头淡笑,视线依然是朝苏颜那望去。

不少人动情落泪。

“你才是拉拉呢,我们目前还没有离婚,我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这种事情!”苏颜生气道。

他绝不会去借助庸俗的金钱去俘获苏颜的芳心。

说完,中少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独自喝了一口酒。

尽管他们是明知故问,但他们便是要推波助澜...

她怔怔的望着钢琴前的中少,有些陶醉,心境更是复杂的很。

“看样子那位中少对你有意思啊。”

“天呐,我从没听过这么棒的曲子!”

苏颜闻声,当即一怔,错愕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她可能是没料到中少还有这么一手,因此整个人也显得不知所措。

他无法将这份感情宣泄,只能深深的埋藏于心间,再透过这种方式宣告于世人....

只是这种感觉不算强烈罢了。

中少显然是明白这一点。

恰到好处的火候。

“哈里,你别开我的玩笑了,我只是业余爱好而已。”中洪耸耸肩笑道。

中少给苏颜安排好了酒店。

“苏董,希望刚才的曲子不会令你觉得唐突....”中少满是歉意的说道。

“那倒不会,我们迟早是会离婚的,我看这中少年轻多金,长得也不错,更是多才多艺,应该很多女人都会喜欢他吧。”林阳平静道。

林阳眉头紧皱,也未吭声,只看了眼中少,便跟着苏颜一同离开了酒店。

泉水叮咚一般。

哈里面带微笑,为其伴奏合声。

一窜窜美妙的音符飞出。

现场大概安静了三四秒,便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许多人都用着满是深意的眼神看着苏颜。

“业余爱好吗?那可太遗憾了,你的演奏水准已经超过了很多职业钢琴家了!”

“洪,你实在是演奏的太棒了,如果你愿意继续朝这方面发展,你的钢琴水平一定会比我厉害很多的!”哈里也不由夸赞道。

至于苏颜,本是极为反感的她,也不由的被这首曲子给征服了。

回到房间,苏颜狠狠的舒了口气,像是解脱了一般。

他所仪仗的,只会是才华与胸怀。

钢琴家哈里跟中少并排的坐着。

“演奏的太好了!”

“难怪哈里先生也对中少是赞不绝口,没想到中少居然有如此的才能!”

可中少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的反感,当即关心道:“苏董,你还好吗??”

“是吗?”林阳好奇的走了过来,费解的看着她:“这样完美的男人你都不喜欢啊?你该不会是拉拉吧?”

只是...这首曲子却不让人觉得欢快,反倒是有一种令人心碎的意味儿。

而苏颜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很微妙。

中少连连摇头:“诸位,不要为难我,我不想打扰她,接下来,还是请欣赏哈里先生的演奏吧。”

每一个音符,都蕴含着他的相思,蕴含着他的深情。

像苏颜这样的女人,靠钱跟名,显然是无法将其打动的,想要征服这样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展示自己的才华,靠自己的气质与本事去俘获她,奴役她。

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后,这一首深情满满的曲子,终于是结束了。

“离婚吧。”林阳平静道。

“可我对他没兴趣。”苏颜淡道:“如果不是为了谈生意,我也不想跟他接触。”

“中少,你如果办场演奏会,我一定会捧场的!”

悦耳的声音逐渐响荡于整个酒店。

啪啪啪啪啪....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