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林董现身

上一章:第七十章 根本不是同一张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奇迹

“林阳,你干什么?钱不要了吗?”张晴雨急了,忙小声道。

这个狗东西!

“如果双方没有意见的话,那本法官宣布,暂且休庭,阳华集团在现场用药方进行制药,再进行试验,如果确定阳华集团的药物确实有效,那么本案将会重新裁定....”

“那你们想怎样?”

纪文点了点头,便让人带着林阳离开了法庭。

然而苏家人却不懂,还以为纪文是心虚,当即喊道:“你们这药方明明是假的,你们不敢用而已!”

因为康佳豪没有猜想到这是两个药方。

这一刻,甚至连张法官都坐不住了。

谁信?

马海没有异议,立刻提供阳华集团的药方。

“康律师,这是怎么回事?你赶紧想办法,把他们告倒啊!”柳啸生也傻了,连忙说道。

一名身材挺拔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会看清楚你那张丑陋的嘴脸的!”

不是同一张药方?

无数双目光锁定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苏北、苏珍纷纷喝喊。

“林阳,你在撒谎!你在含血喷人!”

“就是,真金不怕火炼,你们不敢动手,那肯定是假的。”

“数据库内的一切都是可以修改的,不能作为对比参考。”康佳豪道。

短暂的寂静后,苏老太猛然起身,情绪失控的喊道:“骗人,你们在骗人!阳华集团的新药就是根据我苏家药方制的,怎会不是同种药方?你们在骗人!你们在撒谎!”

这话一落,现场无数人都站了起来,踮起脚尖往法庭上看。

现场炸开了锅。

很快!

如果说药方是截然不同的两张,那这场官司他们将毫无胜算,来自于苏家跟柳氏集团的所有指控都将无效。

这一仗可是把康佳豪打的猝不及防,所以他必须拖延时间,以搜集对自己更有利的信息,好进行反击。

苏家人愤怒的喊着,一个个是气急败坏,尤其是苏北,他哪能想到林阳居然敢反咬自己一口!

“周期长也没关系,但必须要当面制药试药,当然,这些必须得在医护人员及专业人士的监管下进行,必须合法合规。”张法官道。

这绝不可能!

柳啸生满面苍白。

“叫他进来吧。”法官道。

张晴雨怒不可遏。

“不可能!”

“苏小姐,你暂时不能离开法庭,林先生会由我们监管照顾。”旁边的人严肃说道,便带着林阳离开。

“好的。”纪文点头。

“我们可以调集新药制作的配方数据库进行对比。”纪文道。

纪文点了点头:“都这么决定的话,我们会全力配合的,一个月后,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

“法官大人,我的委托人林阳状态不是很好,可能因为第一次上庭导致紧张,我希望他能先退下休息,去医院检查治疗,然后请阳华集团的董事长入庭证明药方。”这时,纪文再喊了一声。

这可是世界性的难题啊!

毕竟脑梗塞可是世界医疗组织都无法攻克的难题,但在这小小的江城,却是有两张药方能治疗它...

能有一种方子已经是奇迹了!

疯了!

“你敢耍我?”张晴雨气的浑身都快爆炸。

“我只说了我去,我没说我认!”林阳道。

就在这时,那边的马海呼出了声。

他终于现身了...

“请讲。”张法官道。

喧嚣的法庭再度安静下来。

康佳豪快被这群猪队友给整吐血。

张法官朝林阳望去:“被告人,你是否盗窃了苏家苏老太的药方?并卖给阳华集团!”

张法官思绪了下,点了点头:“被告律师要求有效。”

“什么?”

他知道康佳豪是在拖延时间。

“经过本法官鉴定,这是两张不同的药方。”张法官道。

苏家人也愣了。

苏家一众几乎要爆炸。

苏北、苏珍等人也傻眼了,根本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我没有。”林阳摇头。

这位,就是传说中阳华集团董事长!

沸腾的法庭逐渐安静下来。

“什么?”

苏家人再度陷入了绝望!

“等一下法官大人!”

“这不行,周期太长了,哪怕是阳华集团配置的新药,至少也要一个月才能有明显的治愈效果。”纪文摇头拒绝。

旁边的苏颜一头雾水,看着林阳,却见他脸色的确苍白的很,当即急了:“林阳,你怎么了?”

“法官大人,我的委托人有话要说。”纪文忙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脑梗塞...什么时候成了感冒发烧吗?这么容易治?”康佳豪苦涩连连,心里头已是凉了半截。

苏颜满脸担忧。

片刻后,纪文道:“法官大人,阳华集团的林董事长已经在庭外等候了,是否将他传唤入内?”

“肃静,肃静!谁再喧哗法庭,本法官有权对他进行处理!”张法官再度敲动法槌,已经很生气了。

林阳没理张晴雨,径直喊道:“法官大人,我不仅没有剽窃药方,甚至苏家人还在昨晚找我,意图用两千万贿赂我,要我承认这一切,法官大人,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算不算是做贼心虚?”

“别说话了你们...”

张法官喝喊了一声。

“谢谢你,法官大人。”

柳啸生感觉自己的脑袋快宕机了。

阳华集团...有两种治疗脑梗塞的药方?

张晴雨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直接利用这个配方在现场制药,然后请脑梗塞患者服下,如果有效,就证明药方是真的,反之则代表药方是伪造的。”

“被告律师,你说两张药方不一致,那么请你提供你委托人手中持有的药方,与原告人的药方进行对比!”张法官道。

但苏家人却是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林阳,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全场人全部疯了!

“肃静!”张法官连敲法槌,大声喝喊。

苏北心中大骂。

第三种药方?

却见马海开口道:“法官大人,我想请我们阳华集团的董事长出庭!并当众以第三种药方对脑梗塞患者进行医治,这个方法的治疗周期很短,只有七天,并且能在第一时间产生效果,这足以证明我们阳华集团没有剽窃苏家药方,我想用这个方法来证明我们阳华集团的清白!”

咔嚓!

“这家伙怎么不早点去死?”张晴雨冷道。

这种事情任谁都无法相信吧?

“没用了。”康佳豪摇摇头:“别人压根没偷药方,而且他们是有备而来,这一场,大概率要败诉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不舒服。”

片刻后...

“你不是说你会认罪吗?”

难道说治疗脑梗的方子还有两种?

这会让整个世界的医疗组织都要疯掉的!

柳啸生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纪文。

这官司看起来是胜券在握,实际上...这是掉进了别人的套里了...

“你不仅是个小偷,你还是骗子!”

别人敢拿方子出来,那毫无疑问是真的,这种东西要鉴定实在太简单!

两张药方呈现给了张法官的面前。

康佳豪的脸色难看了无数。

这话落下,张晴雨与苏广都懵了。

大门打开。

“妈,你少说两句吧。”苏颜有些痛苦道。

现场稍稍平复了不少,但人们依然无法接受。

“肃静!肃静!”

苏老太发出凄厉的嘶喊。

“我送你去医院。”苏颜忙道。

“你们就别在这虚张声势了!”

“你以为你能瞒天过海?你错了!你的那种恶劣行径迟早会大白于天下的!”

“法官大人,我怀疑阳华集团伪造了药方!苏家的药方我们实验过了,对脑梗塞患者的确有奇效,并且能够达到根治的效果,阳华集团的新药通过了专利,那么肯定也是有效的,但这药方是否为阳华集团的新药药方,还需要考证!”康佳豪站起来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