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麻烦

上一章:第七百二十八章 丢人丢到家 下一章:第七百三十章 他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哟,小阳来了啊?来来来,今儿个咱们爷俩喝一杯!”梁锋严将汤从厨房里端出来,而后从旁边的架子上取出一瓶赖茅,笑着说道。

“姐姐,你回来了?”

“看起来长得还行啊。”

梁玄媚点点头。

“这样啊...我送你去吧,你一个人去肯定不安全。”

“小蝶,你去哪?”梁玄媚问了一声。

梁玄媚在一旁忙劝。

“什么嘛,干嘛对这个家伙这么好!真是的!”

梁玄媚一脸无奈。

“好...好...我很好!儿啊,饿了吧?快些进来坐下!快来!”

“爸,别喝了!你少喝点。”

“嘿,只能怪他自己没本事,守不住那么漂亮的老婆!”

“也是够可怜的,自己老婆跟别人偷情的事弄的满城风雨,都传到咱燕京来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林阳起了身,将梁锋严扶到房间里休息了。

一声略显撒娇的声音传出,随后便看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从里头跑了出来,一头栽进梁玄媚的怀里,小脑袋不断的嘶磨着。

“没喝醉的人才是这般说!你小子肯定还藏着!看样子今儿个我得拿出点真本事了!”梁锋严道,继而又取下来一瓶酒,开始推杯换盏。

林阳是觉得没什么,可梁玄媚却承受不住了。

“管泽大哥没来,是林阳大哥来了!你快点叫人啊。”梁玄媚道。

梁玄媚脸色大变,立刻严肃的喝道:“不准这么没礼貌!什么绿帽不绿帽的?不准胡说!”

梁锋严这回是跟林阳杠上了。

“放心,我不在意,这种事我听的多了。”林阳笑了笑。

路过的梁家人交头接耳,一个个暗暗望着林阳,闲言碎语不断飘荡过来。

这些梁家人皱着眉头,但没有跟她吵,而是选择离开了。

“哎呀,看不出来你小子挺能的嘛!”梁锋严大为惊讶。

“管泽大哥来了吗?我怎么没看见他人呐?”梁小蝶好奇的左右扫视。

这时,屋子里走出来一个身影。

梁玄媚有些不好意思,暗暗看了眼林阳,脸颊红红的,忙低声道:“好了小蝶,别闹了,大哥在这呢。”

“你们在说些什么呢?闭上你们的臭嘴!”梁玄媚怒声骂道。

“妈...”梁小蝶不情愿了。

此刻院内飘来阵阵饭菜的香味儿。

正是梁秋燕。

“这两家伙,不知道又跑哪疯去了!不管他们了,来来来,小阳,咱们再走一个!”

“姐,我下午还有课呢,肯定是去学校啊!”梁小蝶满脸幽怨的看了眼梁玄媚道。

“更何况,那可是林董啊,他敢剁别人?他有那个胆吗?林董是他这种废物惹得起的?”

其实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厨房里忙活的梁秋燕也探出了头,苦笑连连。

“哼!”

林阳笑道,也饮了一杯。

“好!干!”

林阳笑道。

“你...你还说?你这个死丫头!”梁玄媚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抽这死丫头一巴掌。

这时,早就回了房间的梁小蝶突然打开房门,手里提了个包,朝外头走。

一个小时后,梁锋严终于是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

梁小蝶嘴巴一瘪,闷头拿起桌上的碗盛汤。

“今天高兴嘛。”

“哦....原来是这样?”

“这...”梁玄媚踟蹰了。

林阳则一头雾水,开口道:“怎么了?”

不过她还是头一次见自己的父亲这般高兴。

“也是哦。”

“妈,你最近还好吗?”林阳心头一暖,微笑的说道。

“这就是秋燕的那个干儿子啊?”

梁秋燕笑道,便拉着林阳的手走进了屋子。

“姐,我又没说错,你凶什么嘛,大家都知道啊,网上天天都有人传,他老婆跟那个阳华的林董有染,这微博头条还挂着呢...”梁小蝶很是委屈道。

“不要了姐,我自己想办法绕路过去就是了,如果你再跟他们起了冲突,那....那对我们家族的影响都不好,到时候家主又得训咱一家了,你也要倒霉的...”梁小蝶为难道。

“老爸很少跟人喝成这样。”梁玄媚无奈说道。

“你说什么呢,快点给你大哥盛碗汤!”梁秋燕严肃道。

“我不知道他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但我知道这个人的心胸肯定很宽广,要是换做我,要么离婚,要么就去把那个勾引我老婆的狗男人给剁了!”

梁小蝶撇了眼旁边的人,她早就看到了林阳,只是故意无视而已,鼻腔里冒出一记冷哼:“不就是个吃软饭的绿帽乌龟嘛,他也配当我大哥!姐,我可还要点脸呢,要是这事传到我学校去,那我不得被我的同学笑死。”

但他的身体多年浸泡药酒,普通的酒对他而言早就没什么感觉了,几杯酒下肚,人也是面不改色。

“长得行能咋样?老婆还不是跟别人跑了?”

“快去!”

“好的。”林阳点头。

“呵,傻子,他要离婚了,他吃什么啊?你是不知道?这家伙可是个吃软饭的废物,给别人做上门女婿后,整天游手好闲,啥也不干,你让他离婚?那不是要他去死吗?”

“林阳?”

“大哥,你别搭理那些人,那帮家伙平日里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就喜欢嚼舌头根子!咱不理他们。”梁玄媚安慰道。

“哟,儿啊,来了?快快快,外头凉,快进屋子,准备吃饭了!”梁秋燕忙是上前拉着林阳的手道。

林阳就是林董,什么跟苏颜鬼混?那就是他自个儿的老婆,还用得着鬼混吗?

梁小蝶嘟嚷着嘴,小声嘀咕着。

只是让梁秋燕不断嘀咕的是大儿子梁管泽跟二儿子梁平潮并未归来。

梁玄媚无奈一叹,只能点头。

望着这其乐融融的氛围,梁玄媚心里头也十分的开心。

一家人吃的其乐融融。

但却没有任何作用。

二人走进了梁秋燕一家住着的小院子里。

“义父,我不太行了...”林阳笑道。

“你说什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