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誓不罢休

上一章:第七百三十四章 天才医武 下一章:第七百三十六章 脚踏两船?

“比师伯的医武还要强?这...这不可能!!师父,您肯定是在开玩笑!肯定是的!师伯的医武可是华国医武界极为推崇的,她的实力您最为熟知,这个世界上,不可能还有谁的医武比她还强!这肯定是假的!”青年有些难以接受,声音都在发颤。

“玄媚呢?我还想跟她道别呢。”林阳问道。

老人呼吸一紧,隐约间是猜测到了什么。

“那丫头去武场了,我去帮你喊她吧。”

林阳一头雾水。

“儿啊,听说是你把小蝶送去学校的,怎样?小蝶那丫头还听话吧?”梁秋燕赶忙将手上的活停下,给林阳倒了杯茶道。

“小蝶当然听话,不过干娘,我这次来是要向你道别的,我得回江城了。”林阳笑道。

“梁家人没有,忘忧岛呢?”云家主走到窗户旁,淡淡说道。

“先生,到了。”前头的司机冲着林阳喊了一声。

说完,老人便匆匆离开了病房。

“老前辈不必说了,这口气我争定了,走吧,我们也去梁家凑凑热闹!这回,倒要看看梁家又有什么可推脱的。”

可朝武场那没走几步,却是见梁玄媚满面苍白的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

但在这时,几名梁家人突然行色匆匆的朝主家的方向走去。

“有这么厉害吗?”

入了梁秋燕的小院子,此刻的梁秋燕正在屋里收拾呢。

老人凝望着云家主的背影,深吸了口气,暗暗摇头。

梁秋燕恋恋不舍,但她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见林阳着实急着回去,也只能应下了。

老人一听,眉头沉了几分,没有说话。

“武鸣,虽然师父也不敢相信,可事实胜于雄辩,你师伯还不能把银针施至如此地步。”老人摇头道。

“武术协会的人来了!”梁玄媚沙哑道。

合计着我现在不是吗?

“老前辈多虑了,敌人也不在暗,而是在明。”

现场的几名云家人也都凝起了双眼,颇为不信。

“不就是梁家人所为吗?”

“那就好...我方才看见连老前辈为我儿检查了一番而后匆匆离开,但不知连老前辈发现了什么吗?”云家主询问。

“我已经打电话给了武术协会,他们已经成立小组,针对此事进行调查,能够无声无息的将十几个人放倒,而且还不留痕迹,除了忘忧岛的人,没人能做到这一点,上次你徒弟跟梁玄媚交手后,武术协会就已经警告过梁玄媚了,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武术协会不可能坐视不理的,如果我猜得没错,恐怕武术协会的人已经在赶往梁家的路上了。”

“师父...”床上的青年喊了一声。

“为什么?”林阳愕然。

“你不必说了,好好休养吧,放心,出不了什么事。”

“哥,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吧。”梁玄媚低声道。

“提领家主!”老人冲着一名中年男子抱了抱拳。

“我也去看看。”老人沙哑道。

“妈,我江城还有点事,本来就来的匆忙...”

云家家主冷声说道,旋而转身走出了病房。

“不用了,下次吧,我过段时间再回来。”林阳笑道。

云家主眉头一皱。

“云家主,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更何况我们连对手是谁都不清楚,敌在暗我在明,若真斗起来,我们只怕会陷入被动啊。”

“连老前辈,令徒无恙吧?”

“多谢家主关心,武鸣他很好,只是神经被人麻痹了,无恙。”老人道。

“不必找了。”

“的确是有些发现,我对比了下令郎与劣徒身上的伤口,发现他们是中了银针方才变成这般模样。”

“可现在我儿子还躺在重症病房,浑身奇痒难耐!我云家颜面尽损,声誉尽毁,你要我就这么罢休,你觉得我会甘心吗?”云家家主森冷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我想肯定是跟梁家人有关,我们只需要对梁家人下手,自然而然就能知道是谁对我儿子下的毒手了,或许他很强,但我不相信我偌大云家对付不了他,武术协会治不了他,而且,不是还有老前辈你吗?”

“玄媚,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呢!”林阳笑着上前。

“云家对我有过天大的恩情,不到万不得已,能帮则帮吧。”老人淡道。

“不必,我去武场找她也行。”林阳笑道,随后便出了院子。

“不错,根据我的推断,对方是一名医武极为强大的存在,云家主,恕在下多嘴,这件事情,我建议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令郎早就没命!对方的实力十分恐怖,恐怕是老头我对上,也未必能够讨到便宜。”

“怎么就回去啊?你才来多久?干什么这么急啊?”梁秋燕微微皱眉道。

情绪都显得激动起来。

正是云家之人。

云家家主云提领淡淡说道。

青年眉宇顿时紧皱起来。

“哦?你知道是谁干的?”

“可是...”

梁家大门。

“嘿,先生,您将来一定大富大贵。”司机欣喜的说道。

“云家主...”

但在这时,又一群人走进了病房。

“银针?”

林阳笑了笑,也没说话,便朝里头走去。

他们看了眼林阳,却是意外的没再嚼舌头根子,而是一个个面色铁青,且有几分慌张。

“你好歹住一晚再回去啊...妈刚才出门买了好多菜呢,晚上都给你做。”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对方能够让令郎回来,便证明了对方没有下死手的意思,倘若就此罢休,我想双方都能太平无事,可如果继续追究下去,老头我也不敢保证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老人摇头道。

“师父...云家人如此顽固,不肯听劝,您就让他们去就是了,您自己何必也跟着去?”青年忍不住道。

望着窗外陷入某种思绪当中的林阳猛地回过神,这才反应过来,忙是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币,递了过去。

“云家招惹上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好事,我得跟云家的人好好谈谈,让他们不要再去找那个丫头的麻烦了,若是给家族带来一尊大敌,那便得不偿失。”老人沉道,转身要走。

“梁家人?梁家人谁有这种本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