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赤裸裸的羞辱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第九天骄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票房大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是一咬牙:“成,没问题!!”

“怎样?有问题吗?”林阳询问。

几人此刻已是瑟瑟发抖,满面苍白,双腿疯狂打着摆子,几乎都快站不住了。

可他们没得选择。

“你们几个被单永留下,便意味着你们已经被单永及鹏宗出卖,你们的命在单永眼里是一文不值,我想,你们应该十分痛恨单永才是。”

“恼人的家伙离开了,林神医,我们这回可以好好较量了吧?”冰上君回首朝林阳道。

“为了让你们回去不被怀疑,我会命人打断你们一只手,你们忍忍,我会让人给你们准备好最好的膏药疗伤!这件事情熊长柏会负责,你们去找他,知道了吗?”

“都是单永掌门叫我们动手的!我们只是弟子,不敢不听他的话啊!”

“没事的,去吧。”

这几名鹏宗弟子是咬牙切齿,双眼血红。

这个时候不吃,林神医势必会清理掉他们。

几名弟子凄呼。

话落,便领着人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但单永置之不理。

林阳微微一笑,将那药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些小药丸,说道:“一人一颗,吃吧。”

“咱们该了结一下账了。”林阳道。

却见林阳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药瓶,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当下可如何是好?”

“他身为掌门,起的是带头作用,出了事他为自保,反而将我们推出来,如此无情无义,我们岂能不恨?”

“去,给我送送单副掌门。”

众人呼吸顿紧。

林阳能败纳兰天,其实力必定是天骄榜前十的存在。

但他还是没有冲动,暗哼一声,侧首道:“你们几个,过去!”

“冰上君?”

“很好!”

此刻,

单永脸色阴沉,暗暗侧首瞪了眼林阳,哼了一声,走出大门。

单永居然认怂了。

他们倒不是真怕这冰上君,他们怕的是冰上君跟林阳联手!

“你是鹏宗的单永?”冰上君凝问。

而且林神医炼制的毒药...普天之下,怕除了林神医,没人会有解药...

很快,药丸被吃光。

无奈之下,一人领头,抓起药丸塞入嘴里,其余人也纷纷效仿。

林阳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点了根烟道。

单永脸色难看,不过人倒不傻,他眼神晃动了下,低声沉道:“冰上君,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跟我鹏宗作对?”

易桂林一众闻声,意外的很。

林阳点头,便走出会议室,朝后操场行去。

只听单永出了声:“林神医!刚刚打伤你人的,就是这几个家伙,你拿去发落吧,要杀要剐,随你心情!”

几人面露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几人脸色煞白,忙是呼喊。

“掌门!”易桂林忙恭敬道。

几人闻声,头皮发麻。

几人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你不能把我们留在这啊!”

“过去!”

“告诉我关于鹏宗的一切,然后我会放你们回去,不日后,我会亲自带领东皇教高手,前往鹏宗!”林阳平静道。

“副掌门!副掌门!”

“啥...啥路啊?林神医...”一人小心的问。

“好了,都起来。”

莫不成是想先血洗了鹏宗??

“恨,当然恨!”

呼喊不断。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

“但愿林神医不要让我等待太久,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

单永脸色愈发的不自然,拳头暗暗捏紧。

“那好!”单永挥手低喝:“我们走!”

易桂林嘴角上扬,忙侧身道:“单副掌门,您这边请!”

几人停下,小心翼翼的望着林阳。

林阳朝单永看。

“我们真的不是故意要动手的。”

“我们也是有爹有娘的人,凭什么单永要我们留下来背锅?他根本没把我们当人看!”

他们这些虽然都是鹏宗精锐,对付一位尚且捉襟见肘,对付两个,那几乎是找死。

“那我跟你鹏宗作对,你有意见?若是不快,跟我一战就是了!”冰上君的眼里略过一抹浓浓的杀意。

真要打起来...单永能不能活着走出玄医派学院的大门都是个未知数。

几人脸色发白。

噗咚!

一些人倒抽凉气,全部被林阳这大胆的想法给吓到了。

等冰上君出了屋子,林阳才将目光放在了面前鹏宗的这几个人身上。

“当然。”

众人哭喊着,地面都被他们磕的砰砰作响,一个人的脑门都磕破了。

“副掌门!”

几人立刻跪在地上,发了疯般朝林阳磕头。

“副掌门?”

“林神医!求求您饶我们一命吧!”

“说的对!我们干了!”

“求林神医放我们一马吧!”

“老师!”秦柏松面露担忧,忙唤一声。

“怎么?林神医还要耽搁吗?”冰上君颇为不耐,语气也不善。

林阳点头,对旁边人道:“把冰上君先生带到后操场去,将那里的人清空并封闭,我就在那里与冰上君先生一较高下。”

冰上君淡哼,甩手离开。

“是!”

这是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林阳喝喊。

“是,林神医!”

“这...这可是第九天骄啊...”

天骄榜前十无论是谁,那都是妖孽,实力超凡。

“鹏宗待我等无情,我们何须有义?”

林阳轻轻点头:“今日之事,单永绝不会善罢甘休,孤山十三盟也一定会找我算账,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你们几个如果愿意配合我,我可以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同时给予你们想要的一切。”

“就是我。”

“等我处理了这几个人,自然会去那找你,你且稍等。”林阳道。

单永大喝。

鹏宗的人都紧张起来。

“易桂林!”

恐惧与绝望充斥在他们浑身上下。

“这...好的...”秦柏松无奈一叹。

更何况面前还有这么多东皇教的影御。

“两条路,你们选。”

林阳这是干啥?

“行。”林阳点头。

“林神医,您是想...要我们如何配合您?”先前那人再是小心询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