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有什么吩咐?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统统给我住手!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惊吓

却听徐天道:“熊鲜啊,出息啊!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厉害?你手下的人都敢叫我下跪道歉?看样子我得叫你一声熊爷了!”

刚才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陈老大,为何突然之间变得这般温顺有礼?

“满...满意...满意...”陈老大满头是汗的点头。

“没必要解释了!这个人应该有点身份,但你也是清楚我是谁的人!你怕的人,我刘建飞可未必怕!”刘建飞哼道。

“刘老板,你听我解释...”陈老大支吾道。

“好...好喝...好喝...咳咳咳...”陈老大捂着脖子,发出沙哑而痛苦的声音,一张脸通红。

电话响了几下,便传出一个诚惶诚恐的声音。

“老大,这...”

“你们没有到达过那样的高度,自然是无法想象!”刘建飞哼道。

“这位先生,是你要的二狗子咖啡吧?你看是不是这杯?”徐天将手中还冒着烟的咖啡递了过去,面无表情道。

然而陈老大的认怂,让刘家人尤为不悦,尤其是刘建飞。

“哟,天爷,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吩咐吗?”

随后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了。

一杯咖啡下肚。

岂料陈老大依然不加理会,忙是转身要向徐天打招呼。

此刻的徐天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看起来颇为狼狈。

这一幕愈发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滚烫的咖啡还冒着烟,直接冲进他的喉咙里。

看到徐天进来,刘家人不悦了,刘满燕直接嚷嚷出声。

其余人也傻眼了。

却是听徐天继续道:“既然咖啡已经给你送来了,就麻烦客人马上喝掉吧,冷了...可就不好喝了!”

旁人看的头皮发麻。

“陈老大,事情你做的了就做,做不了就走,何必在这丢人现眼?你难堪,我脸上也挂不住!”刘建飞哼道。

“你谁啊?”

“哦?那你是谁的人啊?”徐天侧首,望着刘建飞淡道。

“不错!看样子你是听过我们熊董了,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熊董的能量了吧?”刘建飞道。

“闭嘴!”陈老大怒道。

徐天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那人欲说话,但被陈老大直接打断了。

嘟嘟。

刘建飞脸色不自然:“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刘满燕微微一怔。

说话已经不利索了。

“你闭嘴!”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城这一带的扛把子!

不少刘家人上下打量着这人一番,发现此人举手投足间...根本就不像是个卖咖啡的人...

徐天!

那人怔住。

但他手里端着的咖啡,却是让陈老大的心脏凉了一大截...

“是,马上给我跪下道歉!还有那边那个小子,否则熊董出了手,那后果可就不一般了!”刘建飞哼道。

林阳没表态,只淡淡催了一句。

陈老大是疯了吗?还是脑子犯抽了?

“这位客人,我这二狗子咖啡,好喝吗?”那人眯着眼说道。

“陈老大!这个人应该不是卖咖啡的吧?”刘建飞沉问。

刘建飞不耐烦的将他推到一边,怒道:“怂货!你怕这人,我可不怕!我刘建飞还没被人这般欺负过!”

徐天猛地转身,对林阳赶忙鞠躬道:“林先生,实在抱歉,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是熊鲜的人,是我管教不到位,十分抱歉。”

陈老大赶忙扭头瞪了眼刘满燕。

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陈老大打人作甚?

陈老大吓得差点没跪在地上。

陈老大傻眼了。

这是要人命啊!

陈老大浑身一颤,忙是伸出双手接过,如小鸡啄米般不住点头:“是是是...是这杯...是这杯,谢谢,谢谢...”

啪!

“佳药总公司熊董,你可听过?”刘建飞冷道。

徐天呼了口气,沉声冷道。

“听到了!你说你是熊鲜的人?”徐天暗暗咬牙,盯着刘建飞问。

“这么烫,怎么喝啊?你们咖啡厅还催客人喝咖啡?”刘满燕看不下眼,再度嚷嚷。

“你是熊鲜的人?”徐天眉头紧皱。

这话一落,电话那边的熊鲜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我?我只是个送咖啡的!”

只见陈老大一咬牙,突然张开嘴,仰着头将那杯咖啡灌入嘴里。

然而徐天置之不理,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朝这边走来,眼睛看了周围一圈,开口道:“是谁要二狗子咖啡的?”

刘建飞到底算是半个老江湖,敏锐的嗅到了不对劲,他忙看向徐天,却是觉这人颇为眼熟,但始终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陈老大,你没事吧?”刘建飞感觉不太对劲,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或者说...是这个送咖啡的人的缘故?

“是吗?看样子那熊董的能量很厉害了?”徐天冷问。

但他刚要喊出口,徐天却快他一步堵住了他的话。

谁都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

陈老大的巴掌狠狠的煽在那人的脸上。

“客人,我们咖啡厅的服务,你可还满意?”徐天面无表情,再度询问。

他这幅诚惶诚恐的样子,再度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刘建飞微微一怔:这个声音...好熟悉啊!

“啊?”

陈老大的身子都在颤抖。

“赶紧把事情处理了吧。”

“滚开!”

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妈的,你谁啊?送个咖啡这么嚣张?你他妈是不想活了吧?”陈老大旁边的人不快了,径直叫骂。

“别说了...刘老板,不要再说了...”这边的陈老大突然上前,一把摁住刘建飞的手臂急切道。

那人原地旋转了一圈,脸上是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印,人捂着脸蛋,委屈而迷茫的望着陈老大。

然而这话一出。

尽管他说话的声音尤为不清晰,但谁都能看到陈老大脸上的焦虑。

陈老大本想解释,但滚烫的喉咙让他话多说上几句,便疼得不行,即便强行把话说出来,也是含糊不清。

“送咖啡的居然这么嚣张?这家店的服务态度也太差了!难怪别人会闹了!”刘满燕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