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挑衅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趁火打劫?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我有说给你吗?

单单一个药王谷就让林神医窒息了,倘若再有这帮人倒戈,站在药王村那边,林神医拿什么跟药王村的人斗?

林阳的态度让众人有些忘乎所以。

却是见原本属于他的主人坐位上正坐着一名扎着辫子的年轻人。

“是的,您与药王村大医即将斗医对决的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听说这次斗医,是关乎身家性命的,我们觉得林神医如此年轻有为,若就这样丧命于药王村大医之手,实在可惜,所以便过来相助林神医,赢下这场斗医对决!”那人笑道。

林阳递给他。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诸位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呢?”林阳扫了众人一圈,平静的问。

毕竟先前他们来玄医派学院索要颜可儿不成,怀恨在心。

会议室内乌烟瘴气。

“静坐?”秦柏松一头雾水,还不知这话何意。

静坐?就是什么都不坐!意味着老实着就行。

看着烟雾缭绕的会议室,众人眉头无不紧皱。

周围的人也是一副戏谑表情,眼神里尽是嘲讽。

“太过分了!岂有此理!”秦柏松暗暗骂道。

“你...不可教!”秦柏松气急,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咔吱!

“如果林神医不愿答应,那就别怪我们不老实了!”

易桂林看了眼林阳,方才压抑住胸中怨怒,就此作罢。

“先生,你这是何意?坐着主人位置也就罢了,为何还出言挑衅我们易先生?你这样是不是太不知礼数了?”旁边的秦柏松看不过眼,沉声质问。

“这...这太过分了!这是要挖空我们玄医派学院与阳华啊!”秦柏松气的吹胡子瞪眼,怒不可遏:“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答应的!”

“老师,他们写了些什么?”秦柏松忙上前问。

年轻人一只脚架在桌子上,背靠着椅子磕着瓜子。

这话一落,人们都笑了。

“诸位,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诸位远道而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既然坐在了这里,但讲无妨,若是有什么林某人能帮得到的,林某人必然竭尽所能,不会推辞。”林阳淡道。

林阳粗略了扫视了一圈,脸上没什么变化。

“都说林神医有天人之姿,今日一见,果然传言非虚啊!”

先前那人眯着眼笑道。

“我们每个人的需求都已经写好了,林神医,您可以过目过目!”

这是赤裸裸敲诈!

会议室内。

门被推开。

如此客气的话,可不像是先前强势拒绝他们的林阳会说出来的。

旁边立着两个挺拔的身影。

他们的要求就是要林阳花些代价,安抚他们。

“我有说错什么吗?”那人继续漫不经心的吐着瓜子壳,完全不把易桂林放眼里。

“什么?要将阳华百分之六十的股权转让给他们?”

“他到底是知道怕了!不过也是,要是咱们全部倒戈药王村,那可有够他受的!”旁边人侧首低笑。

这种武道人的场面,有易桂林在会好处理的多。

这是林阳最不想看到的。

“我不知礼数了又如何?你有意见吗?”年轻人平静道。

“哎呀呀,林神医!幸会幸会!”

“诸位好啊!”

秦柏松也反应过来,当即咬牙切齿。

栩栩如生,却显狰狞!

的确。

林阳意外的挤出笑容,冲着众人拱手回礼,便朝会议室桌子的最上方主人坐位走去。

“易桂林?”

“林神医,别来无恙!”

会议室的人瞧见进来的林阳,一个个嘴角上扬,暗暗交换着眼神。

旁边问讯跟来的易桂林失声低呼。

林阳制止了暴怒的众人,随便找了个空椅子坐下。

太挑衅了!

“在家静坐即可!”那人微笑道。

但没走几步,他停住了步伐。

片刻后,他的脸色煞白至极。

林阳让他们不好受,他们又岂能让林阳舒服?

年轻男子继续吃着瓜子。

“你说什么?”

如果林阳不给他们好处,他们就不会老实,必定会站在药王村那边一起对付林阳。

那是一个好似蝎子般的纹印。

“嚣张跋扈的臭小子!”易桂林哪忍的了这股子气?立刻抬臂要动手。

三人的气息都十分非凡。

秦柏松、龙手、易桂林是越看越气,但林阳不愿计较,他们也没办法。

“连我们玄医派学院的十大珍药也不放过?全部要无条件给他们?”

现在有药王村的人出面,他们还惧那林神医?

秦柏松赶忙抓来扫视起来。

“帮我?”

年轻人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撇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想不到堂堂麒麟门的门主,居然会做别人的走狗,而且还是给一个这般年轻的小辈当走狗!当真是可笑,麒麟门先祖的脸可都被你丢尽了!”

“好了!都别说了!”

一名留着寸头皮肤微黑的中年男子直接开口道:“林神医,我们这些人来您这,其实是来帮您的!”

易桂林大怒。

“还得交出脑梗特效药、鼻炎特效药的秘方?”

不少大佬级人物起身,对着林阳拱手而笑,打着招呼。

龙手赶忙上前,将这些写满了字的纸收好,递给林阳。

林阳淡喝一声。

“呵,老子要颜可儿,你不是态度挺嚣张的拒绝老子嘛,怎么现在又怂了?真是个笑话!”一名留着山羊胡须的男子暗暗冷笑。

然而易桂林跟林阳却是立刻明白了。

“林神医都这样说了,那咱们也就不弯弯绕绕了。”

而最令人瞩目的,是男子手臂上的一道纹路。

四周的人满脸笑意,望着林阳也不着急。

林阳一言,让秦柏松等人恍然大悟。

人们纷纷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放在了桌上。

大量宗派家族的代表坐在里头,或抽着烟,或喝着茶,一个个歪头撑额,瞧着个二郎腿,潇洒而嚣张。

林阳、秦柏松、龙手等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话里的意思很直白。

“那诸位打算如何帮我赢?”林阳问。

这根本就是勒索嘛!

这个节骨眼上那些宗派家族的人岂能袖手旁观?他们肯定得插上一脚。

“桂林!”

“天蝎教?”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