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泾龙针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真正药王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你药王村的毒就这?

这条气龙太过凶猛,气势太足太过恐怖!在这面前,从草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了。

“你输了!”

药王村的人瞪大双眼,震惊而望。

“小姐,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可就落空了!”旁边的人道。

“输了?怎可能?”

四周观众无不面色呆滞。

他到底是阳华的总裁,是玄医派学院的创办者,他的目的是复仇,是参加大会。

“再等一等!”林心落面无表情:“若药王村真的就这般被打发走了,我们只能启用第二套方案了。”

台上从草难以接受情绪变得激动,咆哮着想要把针。

“赢了?哈哈哈,好!好啊!哈哈哈哈...”

从草呼吸发颤。

“发...发生了什么?”

林阳捏着银针,朝从草走去。

二人挥针争斗的动作实在太快,一般人的肉眼根本跟不上。

“我们别无选择了。”

“这难道是...泾龙针法?”台下的中年男子再度失声。

孙思邈更是以虎为坐骑,医治泾阳之龙,晚年云游四方,治病不收分文,施医无类,其境界与造诣,是无数人一辈子都无法瞻仰的。

据说,孙思邈路一次遇他人送葬,队伍过后,地上落了几滴鲜血,引起他注意,追上寻问一番,才知棺内装着位因难产刚刚去世的少妇,孙思邈俯身嗅那鲜血,断定此人或可一救,遂说服丧者亲人打开棺椁,只见他找准穴位,一针下去,片刻,少妇全身抽动,慢慢苏醒,顺利生下一名男婴。

“林神医太厉害!”

许多观众还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

可林阳并未将银针刺进死穴,结果掉他的性命。

它旋转一圈,竟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朝前扑腾过去。

“那个家伙怎么就认输了?”

先不说他所著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等医学著作对后世影响之巨大,单单就说他自身的医术,据史书记载便已到达一个超凡入圣之境地。

而且还是失传了的《千金针方》中的要诀!

“不可能的!重叔!此人针法,绝不可能是老祖宗的针法!他绝对是假的!绝对是!”

有人愤愤不平,咬牙切齿。

噗咚!

林阳所用手段,旁人不知,但他们心知肚明。

中了泾龙针法的从草根本反抗不得,此时的他甚至连抬头都成了奢望。

这是华国妇孺皆知的历史人物。

这些针竟是排成了一条龙的形状,精妙而诡异。

“老师!太好了!”

“不!我不会输的!我药王村的人怎么会输给你这样的人?我不会输!绝不会!”

隐约间,四方之人似乎听到了有龙在咆哮。

他那根一直绷紧的弦可算是放下去了。

无数守在电视屏幕前的人神情各异。

然而真正的药王只有一人,那便是孙思邈。

林阳平静道。

从草嘶吼,还欲释出手施针。

吼!

从草当即连连后退,身躯踉跄,人几乎站不稳,一直退到了平台的边缘,险些栽下平台,方才停住。

呼.....

“我认输!我认输!!”

但不管怎样,从草的认输,宣告着这场斗医对决已经结束。

中年男子紧捏着拳头,双眼阴冷的盯着从草与林阳,眼底深处是阵阵杀意。

当下所谓的药王与其相比,不过徒有虚名。

等人站稳了身躯一看,才瞧见他的胸口上刺着大量银光闪闪的针。

却见林阳面前所化之气,幻拟成龙。

不好!

从草所释出的大网完全被这头气龙给撞散。

“真...真的?”

毕竟有传闻说药王村的先祖曾得到过孙思邈的指点,虽然不多,但也因此众人对孙思邈的医术是有所了解。

“赢了!”

噗嗤!

如果跟药王村血拼起来,林阳必然会吃大亏。

高楼窗户前,林心落柳眉紧皱,脸色尤为的阴沉:“药王村就这般不中用吗?”

但那泾龙针法的威力已经作用开来。

“那无疑是与虎谋皮!”旁人呼道。

谁都不曾想过林阳居然学会了孙思邈的针术!

从草瞪大了眼。

铛!铛!铛!铛...

再者,杀死一个从草,并不能解决药王村这个问题,相反,这会彻底激怒药王村。

他的手刚捏起了针,手掌便开始疯狂的打着摆子,慢慢地,他的全身也开始抽动,仿佛触电,亦如重度帕金森病人。

“什么?”

至于网络直播或论坛,已经彻底炸开了锅。

从草直接张开大嘴,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也立刻白了一圈,身躯摇摇欲坠,战力困难。

接着是璀璨的火花在半空中迸溅。

如果在这里杀死了药王村的人,对他造成的负面影响太大!

“虽然你我签了生死协议,但我并不想杀人,你若认输,我可放过你!”林阳面无表情道。

林阳紧盯着从草,迈步走了过去。

但一根针刚刚被他拔下。

但...来不及了!

药王村的人齐齐起身。

是受所有中医崇拜的大拿。

便像是那泾阳之龙,灵韵而雄浑。

从草那充满惊惧的双目里荡漾着一抹生还的希望。

从草瞳孔狂颤,意图躲闪。

从草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手里的银针尽数滑落,已经难以起身了。

郑南天最先控制不住,一拍巴掌,猛地站起来大叫。

历史上被称为药王的人不知凡几,哪怕是当下拥有药王称号的人两只手也数不过来。

不过现场观众却是表现的最为明显。

现场沸腾一片。

“刚刚我好像看到了一条龙从林神医的手中飞出来,是不是我出现了幻觉?”

“当然。”

“天呐,这就是斗医吗?太刺激了!”

药王孙思邈。

药王村人脸色骇变。

“从草!”

气龙径直撞在了他的胸口。

这也是他手下留情的主要原因。

秦柏松等人亦是手舞足蹈,激动的连连大叫。

所有人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态。

而当他竭尽全力将脑袋仰起时,却是见林阳的一根针,抵在他额头上的死穴前。

只听大量银器的撞击声响起。

泾龙针法是什么他们最为清楚。

“你...你还在犹豫什么?”从草颤声问。

这简直骇人听闻!

“这简直跟武侠片一样!”

此刻谁都看得出,从草已败!

从草终归还是不想死在这里,立刻扯开嗓子叫喊。

有人欣喜若狂,喜极而泣。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