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离开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我的毒你解的了?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药王村遭袭

他这一手比在所有人面前战胜从草更为的致命。

但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

“我可以将《千金针方》公布出来,但不是现在!”

人们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我们走!”

这是药王村人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林阳可是会《千金针方》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呼吸骤然发紧。

如同丧家之犬!

现场人纷纷感慨。

“既然不肯给,那就带着入土吧!”

易桂林呼吸一颤:“林神医,你的意思是...”

是啊。

众人忙围上来。

但说话之际,他却是剧烈咳嗽了起来,脸上的黑线也逐渐退去,原本红润的面庞逐渐苍白起来...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易桂林,你留下!”林阳淡道。

龙手暴怒,便要动手。

却见寇冠嗫嚅了下唇,低声道:“林神医,老夫本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您,更不该说这种话,但老夫怕错过了便再没有机会,林神医,请问您所学的《千金针方》...是在哪学的?方便传授给我们吗?”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灼灼的看着他。

他是漫石教的代表,漫石教一直想要与药王村交好,这次过来,也是一直在敌视林阳这边的人,并不断的亲和药王村,现在药王村败了,他自然是不爽。

“寇老先生想说什么?”林阳扫了他一眼,觉得这个老人家话里有话。

“滚吧!”林阳淡道。

但林阳朝他看了一眼,那人便一哆嗦,不敢吭声。

“你说什么?”龙手怒骂。

不一会儿,操场内的人七零八落。

毒若解不掉,便意味着药王村的医术根本不如林阳!

他哪敢跟林阳作对?

研究室内。

“其实,逆转针的后遗症是可以解的。”

林阳神情平静,简单的回了一句。

她眼眶发红,秋眸闪烁着些许的泪光,灼灼的看着林阳。

“林神医...”

龙手几人尤为恼火,但无法反驳。

若是林阳就这么死了,那《千金针方》怕不是又要失传...

他微微喘息,低声道:“你们所有人...都跟我来!”

这话坠地,现场瞬间寂静无声。

“我不知道。”

却见寇冠走到了林阳的跟前,看了林阳一眼,微微鞠躬,便开了口:“林神医,你天赋无双,医术登峰造极,何必为这一时之气而葬送生命?”

“老师,你...你说什么?逆转针可以解?”秦柏松几步上前,情绪颇为激动。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了口:

“林神医!”

“你们放心,我死不了。”

“老师...”

“我死不死,与你们无关,麻烦各位请离开吧,不要逼我采取强制性手段。”林阳侧首冷冷说道。

“你...找死!”

郑南天心情复杂,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说的是事实,有什么不对的吗?”

然而,林阳却摇了摇头。

龙手身躯微停,看着林阳:“林神医...”

这些宗派世族的人愤愤说道,甩手离开。

每一个宗派世族的代表此刻脑海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易桂林单独留下。

“麻烦让一让!”

“你现在不公布,哪还有机会?你快死了啊!”有人忍不住叫道。

“龙手!”林阳低喝。

秦柏松老泪纵横,抹着眼泪问。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林阳摇头。

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再过半个小时,逆转针的效果便会结束,那个时候林阳也将暴毙而亡。

“可惜了。”寇冠长叹一声:“林神医如此年轻,却有这般卓绝的医术,假以时日,必可成为名留青史的大医,然而现如今...只能等死...林神医,可惜了...”

这赫然是天行省的活菩萨寇冠!

“看样子我们都走了眼,这位林神医,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大多了。”任家的代表也开了口。

“林神医,有什么吩咐?”易桂林小心的问。

林阳深吸了口气,沙哑道:“我会在这里稳住伤势,让逆转针的后遗症晚个一日发作,然后离开江城,大概五天左右的时间,我会回来!”

“那你现在...到底还有多久的时日可活?”颜可儿抬头,目光坚定的问。

“这就是林神医吗?”周家的代表深吸了口气,呢喃说道。

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林阳咳嗽了几声方才止住。

“何必跟个白痴计较?”林阳淡道。

“哼,将死之人罢了!”

他不知道林阳的毒在药王村面前算什么水准,但如果药王村解不了林阳的毒,那几乎是在煽药王村人的脸呐!

众人欣喜不已。

“寇老先生?”有人呼道。

“太好了!”

一个声音从门口响起。

他们何时见过那个不可一世的隐世势力,会如今天这样惨败的?

这时,几个身影从人群里穿了出来。

“哼,你们莫要以为林神医胜了那个从草跟重木,就胜了整个药王村,这不过是药王村的冰山一角,若药王村认真起来,区区林神医算什么东西?药王村的实力可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一名光头戴着眼镜的男子冷喝出声。

“说的不错,如若张鹤副会长说的是真的话!那这场对决就没有所谓的赢家,林神医也命不长久了!林神医赢了决斗,丢了性命,真要算得失,他可是亏大发了。”又有人开了口,轻哼出声。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林阳的意思,但没有再违背,纷纷走出了屋子。

“我要你跑一趟,立刻前往东皇教,以我的名义调动东皇教的七个堂口精锐,来玄医派学院镇守。”林阳说道,从腰间取下令牌,放在了桌上。

林阳坐在研究台前,看着台子上摆放着的瓶瓶罐罐,陷入了沉思。

“老师,当下如何是好?”

一看,是颜可儿。

“这...”郑南天的脸色十分难看。

人们齐齐看去。

“是,不过过程会十分繁琐,而且有不小的失败几率。”林阳道。

他们何时见过药王村的人像今日这般狼狈的?

“失败几率有多大?”

“我还不稀罕呢!”

众人皆伤感不已,甚至有人在低声抽泣。

四周的人怔怔而望。

那两名药王村的人忙不迭的冲过去,颤颤巍巍的架着重木便往外逃。

“你说什么?”那人生气了。

“我走之后,必然会再有事端,需提前做好应对措施!”林阳凝肃道。

“老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