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洗劫药王村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调虎离山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这是你玄医派学院最后的机会了

“二??两滴??”旁边的人颇为意外。

先祖药园的大门是以特殊钢铁打造,炸弹都炸不开。

枣僧实力卓绝非凡,在药王村内都是能排的上号的绝顶人物,按理来讲,有他在,先祖药园应该万无一失才对。

整个药园的珍贵药草全部被人强行采摘走,除此之外,药园旁边存放极品药材的库房也被打开,里面摆放在架子上的丹药、药材全部被人一扫而空...

枣僧一直在先祖药园居住,他的职责是打理及守护药园。

“哼,两滴还不多?你可知一滴落灵血是多么珍贵?而且两滴落灵血发挥出来的威力与一滴落灵血的威力是截然不同的!你莫要小瞧了落灵血!”老人冷哼道。

“莫不成偷袭我先祖药园的人...是拥有落灵血的存在?”老人沉道。

“好!来两个人,跟我把枣僧抬走!”

念生一众火急火燎的朝先祖药园冲去。

“落灵血?”念生一怔。

“好像得手了。”

至于那名洗劫了先祖药园的人,却没有再理会...

“二...二...二.....”

人们赶向声源。

“必须送去上位那儿!”

所有人全部朝监牢冲去。

“枣僧,可知那人有多少滴落灵血?”旁边的人忙问。

“枣僧,你说什么?”念生赶忙俯下身躯询问。

“这一定是假的,我肯定是在做梦...”

呼喊声起,两名药王村的人赶忙上前。

“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我们药王村当下已经被封锁死!各个出入口都有人把守,那人刚刚洗劫我先祖药园,定还没有逃出药王村,我猜想他可能还藏匿于我药王村中,诸位速速随我去搜,定可将那人揪出来!”念生沉道。

那人忙低下头。

所有人脸色骇变,且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枣僧突然出了声。

他们个个身手不凡,都是强大的医武。

“他们被人用银针封了穴位!”

念生沉喝。

终于!一个呼声传开。

银针三分之二已经没入体内。

念生一众全部炸了毛。

“我们辛苦培育的药材,还有从别的地方移植过来的珍惜药草...都被人抢走了!”

药王村的人大惊失色,急忙朝那儿冲去。

他去了何处?

人们四处搜查,找寻着枣僧的下落。

念生赶忙冲过去,稍稍检查了下,发现这些人的脖子处,皆有一枚明晃晃的银针。

“声音的源头...那是先祖药园!!不!先祖药园出事!!快去救援先祖药园!快!!!”

“我们溜!”

现场瞬间骚乱起来,人们也不再搭理那些戴面具的家伙们,掉过头疯一般的朝先祖药园冲。

可现在...药园遭劫,枣僧呢?

“发生什么事了?”念生猛地回首急。

但此刻这大门已经被人强行轰碎,大门歪扭,残片撒了一地,一个巨大的洞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

“必须把监牢给我死死围住!不准放任何一个俘虏离开!要是跑走了一个,我们药王村就完了!”念生凄厉嘶喊。

众人齐呼。

“小心什么?枣僧,你说清楚些。”念生急问。

“应该不止这般简单!若只有一滴落灵血,还不至于让枣僧如此!要知道,早些年枣僧可是击败过拥有落灵血的天才!所以我猜测,那个袭击枣僧的人,应该是拥有很多落灵血才是!他借助着落灵血的力量,方才洗劫了我们的先祖药园!”念生沉道。

却见枣僧嘴巴长的巨大,眼里全是恐惧,艰难的发生。

“怎么会这样...”

“快去里面看看!”先前那老人急呼。

可在此刻,一个药王村人突然冲了进来。

然而临近先祖药园,却是见大门口处立着几个好似雕像般的身影。

“不好了!各位,不好了!出事了!”那人气喘吁吁的叫喊。

“哎呀!我们药王村数代的心血,全没了!全没了!!”

现场所有药王村的人头皮发麻,大脑一片空白。

冲进先祖药园,才看到这儿此刻已是一片狼藉。

这些戴面具的人商榷一番,立刻撤离。

人们这才意识到先祖药园内还有一名药王村的隐世高手,枣僧。

“枣僧在这!”

那是驻守先祖药园的卫士。

“落...灵...血...”枣僧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

“调虎离山?”

不一会儿众人便跑的没影。

人们色变。

众人鱼贯而入。

“那不多啊。”

“先祖药园怎么能出事?这可是我药王村的根基啊...”

“若不施针,枣僧怕是撑不了多久!”

才瞧见在最后一个库房的门口,发现了躺在地上难以动弹的枣僧。

“要小心...要小心...”声音依旧微弱,枣僧有些神志不清了。

“监牢暴动!监牢暴动!!”那人大喊。

“完了...这下...全完了...”念生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

先前那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竟是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三位针法?”旁边的老人失声。

“要小心...要小心!!”

药王村的人一个个神情呆滞,不住呢喃,都无法接受眼前这景象。

人力砸开这煽大门?那得是有多大的劲儿啊...

“什么?”

“不知是谁将监牢的牢门全部打开,里面的俘虏全部跑了出来!”那人欲哭无泪。

“好!”

“念生,不可施针,否则会激发三位针法的效果,一旦三位针法的威力被激发,枣僧就没命了!”

“这是....人力砸开的?”有人颤声道。

可此刻他们像被人定了身,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只能保持着最基本的呼吸。

一名药王村的老人凄厉呼喊。

极为微弱的声音。

“对了,枣僧!枣僧在哪?”这时,念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连连呼道。

此刻的枣僧双手皆断,一条腿也折了,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不过所幸还有一口气在。

念生赶忙上前,为他施针,但刚要落针时,才瞧见枣僧的腰部与双肩都插着一枚银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