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易神仙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这是你玄医派学院最后的机会了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惊变

林阳起身,打算将老人家抬去下葬。

“老易,我再送你最后一程吧!”

慢慢的,老人双眼合了上去。

“那后续治疗呢?”中年男子急问。

因为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小兄弟,等一等!”这时,中年男子开口询问了一声。

“好!”

林阳眉头轻皱,懒得跟他们解释,扛着老易的尸体便去下葬。

床边,立着名年轻人,他淡望着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轻轻摇头:

众人鱼贯而入。

“是!”

“那小兄弟与易先生是什么关系?为何会在这里?”中年男子再问。

林阳走了出来,平静的看着外面这七八号人。

中年男子取出一张纸条,写下电话号码,递给林阳。

林阳长叹了口气,将旁边的针袋收好。

“我是老易的师父。”林阳淡道。

“老易啊...没想到数年不见,你竟已老成这般,真叫人感慨...”

中年男子急了,思忖了下,突然凑近林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递了过去。

老人望着林阳,继而长舒了口气,不再吭声。

接着大量蛇虫鼠蚁从围墙处翻过,冲向学院内部。

众人十分气愤,一个个吹胡子瞪眼。

一阵抑扬顿挫的笛声突然从玄医派学院的外围响起。

林阳连连摇头,从腰间解下针袋,取出银针来:“我帮你续命,可让你再多活个三五年。”

东皇教此次领队的人是元星,也就是东皇教的太上长老。

几人闻声,皆愠怒的很。

“年轻人不知礼数!成何体统?”

“先生,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如果有什么需求,请务必致电于我。”

“诸葛世家诸葛宇,求见易神仙,请易神仙速速出手,救救我父!”一个恭敬的声音飘然而入。

老易无儿无女,亦无牵挂,他想离开,林阳不会强求。

众人做下决定,立刻开始防范。

“师父...没想到我临死之前还能再见你一面,当真是死而无憾了。”老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握住林阳的手腕,激动道。

十余年轿车再度停在大门处,车上下来了近百个身影。

“小兄弟,此事...关系重大!影响剧烈,若你可治,请务必相助!”中年男子道。

但东皇教内部也有很多问题,林阳不敢抽调太多东皇教人。

“元星老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秦柏松问。

这话坠地,所有人皆是一愣。

林阳拿来,打开一看,眼神顿时凝紧。

元星抚须,老眉紧皱。

这时,一中年男子忙上前,对他拱手作礼:“小兄弟,敢问您是何人?可是易神仙之高徒?”

会议室。

“老易,我的事还未办完,不会在这久留,更何况天人洞府不需要有人守,它只需自行等待有缘人!现在我伤已痊愈,也该离开了,你且放心,我会料理好你的后事!至于这天人洞府,就放于此处,等那有缘人吧。”林阳低声安慰道。

“什么?”

“我此番过来,只为疗伤。”林阳摇头。

五分钟一过,男子将门合上,驾车离去。

“我?我不是。”林阳摇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药王村既然打算动用武力,我们何惧?”元星哼道。

“那你能不能帮我们去看个病人?那位病人身份独特,他现在病的不轻,如果治不好,影响将会是空前,小兄弟,易神仙不在,我们只能求助于你,无论如何,请你随我们去看看吧!”中年男子满是期盼的说道。

“说的对,总之决不能将颜可儿小姐交出去,否则我们有何面目去见林神医?”易桂林起身,沉道:“我马上去安排人!”

林阳默默的注视着老人,叹了口气:“罢了,既然你这般说,那我...依你!”

而在宾利车离开的瞬间。

“你在开什么玩笑?易神仙都已逝世!你居然还敢侮辱他?太过分了!”

“好!”

“老师,您是这千百年来唯一一个参悟天人洞府的人,若此处不由您守,又该...由谁?”老人虚弱道。

“嗯?”林阳侧首。

尤其是在斗医事件结束后,许多东皇教人认为林阳可能已经死了,那些堂口的长老们又生出异心,觊觎起教主宝座。

“直接抢!”为首一人面无表情道:“谁敢阻拦!杀!”

林阳思忖了下,淡声道:“我说了,我没空,但我可开点药物让他续命!”

自打林阳将其救活后,元星感恩林阳,便誓死追随。

“老师...我活够了...我也累了,我奉先祖遗训,守在这里,一守,就是一辈子,我不想再守下去了,我想...休息了...”老人张着嘴,声音愈发虚弱。

“老易啊,你执念太深,积劳成疾,心力交瘁,你本可轻松活到百岁不止,可现如今你严重透支,命数不多!可惜!可惜。”

“你们来晚了,易神仙已经去世了!”

“怎么了?”林阳淡问。

“等我有空了,再说。”林阳淡道。

“小兄弟,我想问下,你是否懂得医术?”中年男子满眼的期待。

这时,门外响起阵阵轻而急促的脚步声。

“易神仙...去世了?这不可能!易神仙乃仙神一般的人,怎么会去世?肯定是假的!”一少女接受不能,满面泪痕。

“药王村的人就来了?好快!我以为他们还得多等个两天。”

“懂一点。”

“不!老师,不要...”老人家突然道。

林阳随手接下。

滴!滴!滴...

老人颤颤巍巍,拉着林阳的手:“那么,这天人洞府...就交给老师您了...”

一座破旧且简陋的茅屋内。

“小兄弟,稍等!”

这些人,赫然都是玄医派学院的人。

“你们若是不信,他尸体就在里面,我正准备将其下葬。”林阳淡道,也懒得理会这些人,进屋忙活起来。

“什么?易...易神仙的师父?”

三小时后,一辆宾利轿车停在了玄医派学院大门前。

“我没空!你们找别人吧。”林阳淡道,并未放在心上。

“小兄弟,你听我说!”

“不是?”

但没人敢说话。

一名戴着墨镜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走下车,将后排座位的车门打开,便站在旁边等候了五分钟。

几人面面相觑,眼里全是失望。

“你才多大?还没我儿子大!”

深山中。

所以为了稳住东皇教本身,林阳将刘马留在教中与龙星红的秩序队坐镇东皇教。

众人色变。

.....

.....

“谢谢你,老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