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磕头?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我独自去解决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受尽折磨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敢跑?要不是你,我们药王村会惹来这么多麻烦吗?要不是你,我们药王村至于死那么多人吗?都是你这小贱人害的!”妇人恼怒叫骂。

“哼,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虽然我只是你的继母!但我依然是你母亲!我叫你往东,你就不准往西!马上给我死过来,要是再敢跟我啰嗦,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泡酒!”

“哼,要不是看到你快要去当祭品的份儿,你以为我今天会放过你吗?马上给我起来!听见没?”妇人喝喊。

更何况药王村这些年来得罪的人也不少,若跟东皇教打了个两败俱伤,那敌人来袭,如何抵挡?

可如果真的打起来,东皇教也将死伤惨重。

药王村的后山墓地。

她岂不是得磕上万个头?

这些新立的墓碑足足有上百个之多啊。

一记巴掌声骤响。

妇人喝骂,便转身离开。

剑暗心默默的注视着林阳离去的背影,深吸了口气,悄然隐没于黑暗之中。

“啊,疼...快放手...疼...母亲,放手...”

“教主...您只身去动药王村,实在太危险了,让属下帮您吧!”剑暗心忙道。

颜可儿根本不敢反抗。

大会临近,药王村岂能不想着保存实力?

若是在数日之前,剑暗心对药王村必定是嗤之以鼻,不放在眼里。

“回去吧。”

他之所以这般说,是想告诉林阳,可以此来胁迫药王村,逼迫药王村让步。

一名少女坐在院中间的石桌前,望着石桌上的茶水,怔怔发呆。

便看颜可儿娇躯轻颤,后退了两步,人险些栽倒在地。

少女也就是颜可儿瞧见来人,俏脸瞬白,人猛地站了起来,低着脑袋颤声道:“母亲...”

实际上他刚才建议林阳发动东皇教的力量去对付药王村,并不是十拿九稳的办法。

那妇人闻声,下手这才轻了些。

妇人一把抓住颜可儿的头发朝外头走。

却见妇人一脸厌恶,反手又是一巴掌。

妇人停住,转目而望,脸冷的跟覆盖了一层寒霜一样。

药王村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要强悍的多。

啪!

颜可儿悄悄抹掉眼角的泪,艰难起身。

“母亲...你要带我去哪?”颜可儿又害怕又委屈的问。

说完,林阳转身离开。

“听着,这些都是被你害死的药王村人,去给每个新立的墓碑磕一百个响头!记住,是每个墓碑一百响头,少一个就给我重磕!听见了没?”妇人严肃道。

泪珠子不断从她的眼窝里吧嗒吧嗒往下坠。

“对不起...母亲...”颜可儿委屈至极,低垂臻首道。

“夫人,如果让老爷看到小姐身上有这么多伤,恐怕会不太好交代。”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的说道。

药王村不希望如此,东皇教亦是。

“混账!”

这是药王村不想看到的。

颜可儿痛苦的喊,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忍受,当即挣扎着将妇人的手臂打开。

贵妇大骂,再是揪着颜可儿的头发往前走。

先不说东皇教刚刚统一,教内不稳,哪怕教内稳定,教众都愿意跟着林阳杀向药王村,也打不下药王村。

妇人打扮高贵,穿着奢华,神情傲慢,因为保养得好,皮肤白皙水嫩,即便有些年纪了,依然风韵犹存。

片刻后,颜可儿身上已是青一块紫一块,遍体鳞伤。

林阳淡道。

啪!

妇人彻底怒了,猛地撒手,对颜可儿拳打脚踢。

倘若林阳举东皇教全教之众攻杀药王村,就算药王村能挡住,也势必是损兵折将,两败俱伤。

“你们两个给我监督她,她磕的每一次头都得听得见响声,要是被我发现她有偷懒而你们不举报,你们就给我陪她一起磕!”

颜可儿呼吸一颤,呆呆看着前方。

颜可儿愣了,抬起眸子朝妇人望。

“不必,你回去吧,让他们好生养伤,加强防备,我明日会动身前往药王村。”

“你还有脸哭?滚过来!”

这时,庭院的门被推开,几个身影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妇人,身后则是一群侍卫与丫鬟打扮的人。

她也知道反抗的下场是什么,只能卷缩着身躯,瑟瑟发抖。

颜可儿疼的几乎要晕厥,急忙掐住妇人的手。

实力差距还是有的。

她那白皙的小脸蛋上是一个清晰而刺眼的巴掌印。

在妇人的推搡拉扯下,她终于是来到了目的地。

颜可儿有些发懵,泪珠子在眼窝里打转。

寂静的庭院。

可在与他们交手之后,剑暗心发现,自己错了。

这还不得磕死?

“你居然敢反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