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这是你自己选的

上一章:第七百四十三章 我废你武功!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五章 要出大事了

林阳点头,便走出了屋子。

说完,郑子雅站起了身,朝那梁玄媚走去。

“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梁玄媚瞪了眼那老妪,懒得辩解了。

“没事的,这是我们该做的。”梁红樱微笑道,旋而又道:“林先生,你明天早上...该不会要去武术协会吧?”

他是清楚梁锋严的想法。

梁平潮愤怒的将林阳推开,随后一股脑儿的钻进了屋子里。

“是。”

“按照药方上的做就行了,这段时间多照看照看,辛苦你了。”林阳道。

“说不说!”老妪骂道。

“小子,我警告你,要是我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家族里的那群白痴也真是过分,居然让你这个家伙去治我爸,他们是想害死我爸吗?”

“小阳,等一下...”这时,梁锋严突然喊了一声。

“好很多了...谢谢你,小阳。”梁锋严挤出笑容,虚弱说道。

这话一落,梁红樱的呼吸顿时紧了几分。

“姓林的,我爸怎样了?”梁平潮忙是跑了过来,一把揪住林阳的衣领,愤怒质问。

那墙壁立刻出现了几道裂缝。

林阳没有犹豫,淡淡说道:“要消除这后遗症,你至少得花三年的时间调养。”

“义父,怎么了?”林阳止住步伐,奇怪的看着他。

其实...他的野心很大。

可梁锋严出了这档子事,家主之位很有可能不保。

但话没说几句,又是扯到了伤口,人是疼的直抽凉气。

“行了,我这点医术也上不得台面,只能做些简单的处理,你好好休息吧,我再给你准备些药,让红樱定期给你熬制,休养个把月,应该就差不多了。”林阳说道,便是要起身离开。

却是见梁锋严犹豫了一阵,小心翼翼道:“那个...我以后练功...真的有后遗症吗?”

林阳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朝大门外走去。

“我...真的...不知道...”梁玄媚虚弱道。

......

会议厅门口立着的那名冷面女子立刻走了进来,站在了梁玄媚的跟前。

“混账,看样子今天老婆子不好好修理你这个臭丫头,你是不知道老婆子的手段了!”老妪愤怒至极,直接冲上前,一脚狠狠的踹在梁玄媚的小腹上。

“好的...没想到你的医术这般精湛,看样子大家都误会你了。”梁锋严笑道。

还好距离梁家大宅的不远处有一件大药房,林阳抓了足足一个月的药量,便折返回来,写了份药方交给了梁红樱。

砰!

梁玄媚捂着胸口,擦拭掉嘴角的鲜血,一双眸子愤怒的盯着郑子雅,咬了咬满是鲜血的粉唇,才冷冷道:“郑秘书,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只会这些忘忧岛的功夫,我在忘忧岛时日过短,根本不可能接触的了忘忧岛的核心武学,忘忧岛真正的手段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就算是把我打死了,我也使不出真正的忘忧岛武学!!”

“到底...要我重复多少次...我说了...我所学的就只有这些....忘忧岛的真正武学,我真的...不知道...”梁玄媚虚弱的开口,整个人已经没了力气。

“毒老太婆!别打了,她或许真的不知道!”先前那名中年男子看不过去了,立刻起身喝道。

“义父,好点了吗?”林阳扶着梁锋严,开口问道。

这话坠地,不少人也是纷纷点头。

咕咚咕咚咕咚...

不过他并不会被自己的野心控制住,该放手时,他还是能学会放手...

“你的伤口很深,我用银针给你做了局部麻痹,但麻痹的效果一过,肯定会很疼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不要乱动,等伤口愈合,明白吗?”林阳叮嘱道。

“是。”林阳平静道。

“你们...岂有此理!简直一派胡言!罢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不管了!”那中年男子气急,也懒得淌这浑水,一甩袖离开。

郑子雅轻轻颔首:“既然大家都这般说了,那成,常前辈也就不要再为难这个丫头了,咱们就直接结束这事吧。”

郑子雅深吸了口气,沙哑说道:“那这是你自己选的!”

她摘下了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眼神显得有些森冷,人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梁玄媚,轻轻开了腔:“梁玄媚,我问且只问最后一遍,你到底给不给我等展露忘忧岛的真正武学?”

人们都以为梁锋严生性懦弱,没什么野心。

“义父情况还不错,另外麻烦你客气点,松手!”林阳面无表情道。

梁玄媚再度飞出去,背部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放屁!你是被忘忧岛长老亲自挑选入岛的,忘忧岛岂能不好好栽培你?我看分明就是你这个小贱人藏私!不肯展露出来!”老妪破口大骂道。

梁玄媚呼吸一紧,猛地抬起头来,却是见一只手好似利爪一般,狠狠的锁在了她的手腕上....

自打梁玄媚从忘忧岛回来后,梁锋严这一脉的声势可谓是大涨,上面的几个老人也有意栽培梁玄媚,所以考虑过让梁锋严接任梁家家主之位。

“三年吗...我都这般年纪了,三年之后,我哪还练的动...算了,我的天资本来就不高,武功平平,练不练也无所谓,小阳,你去忙吧。”梁锋严笑了笑道。

“死丫头!”老妪盛怒之下,还要动手。

“你女儿都同她这般大了,你也不嫌羞的慌!”老妪哼道。

“其实胡掌门说的也对,我们这么多人欺负个丫头,要是这事传出去了,各位的面子多少还是挂不住的,依我看,就别逼问她了!免得事情闹大,对大家都不好。”又有一人出了声,开口说道。

......

一碗苦涩的中药喂了下去。

“胡掌门,你三番两次的为这丫头说好话,怎么着?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丫头了吧?”旁边一浓妆艳抹的妇人阴阳怪气的笑道。

说完,朝门口看了几眼。

她从墙壁上翻滚下来,整个捂着腹部,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