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师兄不一样了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我会竭尽全力,像你一样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潜伏

萧鸿淡淡而立。

“你刚才...用迷药使我昏迷,定是对我做了什么不轨之事!萧鸿!你刻意将我骗到这种人烟罕见之地,便是对我图谋不轨,你这种禽兽!畜生!我定要在长老乃至村长面前告发你!让世人都知道你究竟是怎样禽兽不如的东西!”女子咬牙切齿,双眼溢泪道,瞳孔里全是仇怨。

她的脑袋还有些昏涨。

“师妹,怎样?你没失身吧?”萧鸿问道。

便看躺在地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捂着额头起了身。

女子一愣。

真是叫人奇了!

“啊!!”

岂料仅是一眼,她的脸色就苍白到极点。

“太好了,这里应该足够十五株同庆药根!”薛芙欣喜道,但片刻后她的脸色又垮塌下来,忧虑无比:“这些同庆药根好是靠近沼泽内...只怕采摘起来极为困难,师兄,我们半个小时定是难以完成采摘的,这采摘难度太大了,时间定会逾期,我们...我们完了...上面肯定会严罚我们的,完了...”

“师妹,我们回去吧。”

“补偿就不必了,只要师妹别再向别人提及此事就行。”

“师妹,怎么了?”萧鸿低声问。

二人属于最慢的一队。

这的确很容易查清。

“唔...”

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萧师兄吗?

“没...没有...”女子薛芙不好意思道。

“师兄,你难道忘记了?队长要求我们4点之前将药单上的药采集完毕,现在只剩下半个小时了,咱们现在连一株同庆药根都没有采集到!这是铁定完不成任务了!要是没有按时完成任务,耽误了药祭典礼,咱们可就全完了!”薛芙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师兄,你去哪?”薛芙忙是跟上。

萧鸿淡淡一笑:“罢了,师妹,这深山老林的,你突然晕倒,的确会往这方面想,我不怪你。”

萧鸿没有停歇,直接一口气采到底。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现在几点了?”这时,薛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位师兄没有以前那般反感了...

“谢谢你...不过师兄,我才发现你的谈吐怎的与先前不一般?”薛芙奇怪道。

然而萧鸿却是轻轻一笑。

“呸!你少要在这狡辩!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女子显然不信。

她与萧鸿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在她看来,萧鸿这人,并无长处,且行为举止有时候给她一种龌龊的感觉,但这会儿不知怎的,这个萧鸿让她有些迷茫了。

“嘿嘿,萧师兄,看样子您是把薛师妹给拿下了?厉害厉害!咋样!薛师妹这身材,味道肯定很够劲儿吧??”其中一人用胳膊肘撞了撞萧鸿,笑嘻嘻道。

“这有什么厉害的?”

一刻钟后,他已是握着十五株同庆药根折返回来。

“不是...师兄,我怎不知你采摘的功夫这般了得?采药也是门学问,天呐,师兄,你可真是深藏不露...”

但片刻后,她猛地的意识到什么。

“大概是师妹你误会了我一次,我就正经了些,我不想再让你误会我了。”萧鸿道。

他的手法很是娴熟,且眼神精准,立刻找寻到深埋泥内的同庆药根,一抓便是一株。

“啊?好...好的...”薛芙回过神来,却是瞪大眼睛:“师兄,你好厉害...”

怎么回事?

女子发出惊叫,急忙捂着衣服后退,双眼充满惊恐,望着面前的男子。

说完,便窜到了旁边的灌木丛中,躲了了起来,像是在检查。

“师兄,你现在的谈吐...比之前要稳重的多,先前的你说话好是轻佻,甚是讨人厌,现在...倒有几分风度。”薛芙忍不住道。

“嗯?”薛芙错愕的看着他。

“好!”薛芙点头。

一记轻微的呻吟声冒出。

“萧鸿!你好卑鄙!你个人渣!下流!下贱!”女子悲愤咒骂。

“回去吧。”

“师妹,若是如此,你完全可以自行检查一番!你我皆为学医之人,你自己是否为处子之身,岂能查证不清?”萧鸿道。

“不必着急!同庆药根很好找!采集更是不难,半个小时足够了。”

沼泽地的周围有不少特殊的植被,而这些植被的根部,就是二人需要的同庆药根!

女子奇怪的看了眼那萧鸿师兄,却是见师兄神情严肃,目光清澈,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与先前猥琐、狡诈的模样截然不同。

然而男子却是一脸淡定,解释道:“师妹,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先前并非是对你用迷药,而是用的清药,刚才我看到这四周有毒瘴气飘过,便立刻使上清药,避免你吸入毒瘴气而昏迷,不了我终归还是慢了一步,致使师妹你当初昏厥,不过还好,毒瘴气量很少,已经散去了,我也为你解了毒,现在没事了。”

短短四五分钟,便取了五株同庆药根...

“什么?”

却是见萧鸿小跑一阵子,来到了一片低洼的沼泽地带。

“好,好的,师兄,你等等我!”

却见萧鸿径直上前,撸起袖子,蹲伏下去采摘。

“师兄,对不起,我...我误会你了,请你不要生气。”薛芙难为情道。

等二人回到之前的分散点时,大部分出去采药的药王村人都已回来。

大概三四分钟后,女子顶着个大红脸走出灌木丛。

“师妹,你醒了?”男子平静出声。

薛芙一怔,苦涩笑道:“师兄,您莫要再耿耿于怀了,这件事,是师妹错了,师妹回去一定好好补偿你。”

另外两名同龄男子凑近了,脸上挂着玩味且猥琐的笑容。

“不一般?何意?”

“那师妹还去不去长老那揭发我啊?”萧鸿再度问道。

薛芙赞叹道。

“什么?下午三点半了?”

先前那大汉不悦的走来,拿走萧鸿手中的同庆药根,检查起来。

“萧鸿,薛芙,你们怎么这般慢?”

想到村里面的酷刑,薛芙便是一阵后怕,身子都发起抖来。

薛芙瞠目结舌。

薛芙忙喊。

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师兄为何突然之间有这样的变化?

女子一头雾水,撇了他几眼,沉道:“你在这等我!”

“师妹,这采摘有何难度?”

难不成我真的误会他了?

“师妹为何要这样说?”男子眉头一皱,不解的问。

此事方才作罢。

萧鸿看了眼周遭,突然拨开面前的灌木丛,朝前轻跑。

而且...她也不觉身体有哪不适。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