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是梁玄媚的哥哥

上一章:第七百四十六章 亲自登门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八章 那我就废你四肢吧

而在这时,会议室的门也被打了开来。

“这人看起来好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嗖!

另外一人却是如一阵闪电般,瞬间贴近了那人,手指轻轻的在他额头上一点。

“阁下是谁?”郑子雅开口询问。

男子也就是林阳平静道。

其中一人的力气极大,每一次出拳,都能释出恐怖的气流,砸在台子上,整个擂台都能裂开,极为的恐怖。

少女回过神,却是紧咬着银牙,依然不依不饶,还要对男子动手。

少女勃然大怒,直接一手扣住了男子的肩膀,便是发力,竟要把男子的肩膀给捏碎。

“郑秘书给我们看这个,是有什么事吗?”老妪眯着眼望着郑秘书问。

男子见状,没再说话,而是踏步朝会议室走。

“我是梁玄媚的哥哥。”

前前后后,这人只出了一招。

这人生的很是俊俏,面部好似刀削斧劈,棱角有分,一身合体的西装,将他的气质彰显无疑。

一些人倒抽凉气。

可是...这人进来了。

少女瞬间被震了出去,整个人撞在了会议室的大门上,人都有些站不住。

没有她的命令,一般人是进不来这个会议室的,因为门口有阿红看着。

“这是哪位天骄?”一名男子沉声询问。

“照我看,这事...悬。”

当即,一段影像投影在会议室那巨大的帷幕上。

这话一落,众人恍然。

“还是少提此类建议好了,照我看,给些钱,给些名,就足够了,我们武术协会赏识他,那是给他的脸,他应该是个聪明人,会兜着这份面子的。”那人哼道。

但另外一人却是云淡风轻,并未出拳,只是不断的躲闪,宛如游鱼,灵动异常。任凭对方的气力多么恐怖,都不能触碰到这人分毫。

会议室里一阵激烈的探讨声。

郑子雅嘴角轻扬,微笑道:“是吗?那阁下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可男子却是微微一抖肩。

“那件事?”

“我也觉得悬。”

不过很快,他便将目光挪开了。

少女一手横起,冷冽说道:“郑秘书没有邀请你进入会议室,有什么事,在这候着。”

“你觉得给他些什么,他会为我们办事?”郑子雅微笑询问。

顷刻间,拳劲刚猛者好似触电般,浑身颤抖了一阵,随后僵在原地,再接着,就缓缓的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郑子雅脸色颇为凝重。

二楼办公室,郑秘书坐在会议室的正中,面前摆放着台笔记本,上面正在播放一段录像画面。

“天骄榜排名第十六的曼天河!属隐派强者。”

这一回...男子不打算留手了!

少女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扫视着少女。

咚!

那穿着西装的男子走进,并很是轻柔的将门合上,且还摁下了反锁按钮,这才转过身,看着现场之人。

一番较量后,那拳劲刚猛者,已是气喘吁吁,精疲力尽。

少女不言。

少女满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

帷幕上播放的是一个战斗画面。

“找死!”

会议厅陷入了沉默。

“郑秘书,恐怕这事不好办呐,这个曼天河,性情尤为的孤高,要想劝他加入我们武术协会,他多半是不会答应,除非我们许以重利!”一名妇人开了口。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头接耳议论着。

她不太爱看电视,对那些周边新闻也不怎么关注,一时间倒没认出此人。

不少人纷纷表了态。

“我只是给个建议,你不必这般激动。”叫横芳的妇人摇头道。

“寻常之物,他肯定是看不上的,依我看,把那件事情告诉他吧!他肯定对那事感兴趣。”妇人压低了嗓音道。

“站住!”

众人愕然不已。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男子注视着少女,轻声说道。

“这...”

现场众人纷纷聚目。

滴!

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会议室外的走廊处响起。

然而...少女还是不言,只是拦在男子的面前,不许他进入。

“麻烦让一下好吗?”男子淡淡说道。

她朝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旁人立刻在笔记本上摁了几下。

站在门口纹丝不动的少女凝视着走来的人。

只怕阿红是...

不少人眉头一皱。

“别人已经贵为天骄了,多少人盯着他,他岂能在乎咱的这点名利?大会召开在即,当下诸多势力急召外援,若能得一天骄,便可在大会上叱咤风云,谁不想得,又岂会来咱武术协会?”一中年男子道。

“是啊,我也觉得面熟...可一时想不起来了...唉,老了...”

“你是....”

少女一掌朝其拍击,但掌还未临近,便被男子反手扣住了手腕,继而朝走廊那一丢。

两名年轻的男子正在一座擂台上相互激斗。

“武术协会也是不乏有诸多优异的精英人才,但天骄稀少,迄今为止与我武术协会有挂钩的天骄只一尊,所以我希望诸位之中有人能够劝说曼天河,让他加入我武术协会!”郑子雅喝了口桌上的茶,淡淡说道。

“横芳,这怎么行?那个地方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对曼天河其实并不怎么了解,就这样把消息透露给他,一旦传开,分蛋糕的人多了,我们还能吃到啥?”立刻有人站起来反对了。

“这是许三震与天骄交手的画面,各位应该都认识许三震吧?号称淮南省第一天才!结果在天骄的手上走不过一招!各位有什么想说的?”郑子雅淡淡开腔。

少女的身躯立刻如同飞出去的箭矢般,直接装在了走廊尽头的壁画上,正面壁画当场破碎,少女也是滚落在地,灰头土脸。

细碎的声音冒出。

会议室的人纷纷起身,被外头的动静给惊住了。

人直视着会议室的大门,快步走过去。

“还是再看看吧。”

“怎么回事?”

脆响传出。

男子自顾自的开腔:“我想问一下,之前我妹妹梁玄媚来这后,是谁把她打伤的?”

郑子雅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