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真相大白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他的毒,我来解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你们的针术太拙劣了

众人吐着唾沫,一脸不屑。

“是的。”萧鸿点头。

“怎么会这样?”

萧鸿一言,惊诧了众人。

“大言不惭!”

王一事情败露,肯定会选择妥协,他背景非凡,能量出众,薛芙一众即便抓住了他的尾巴也奈何不了他。

薛芙紧咬了咬唇,深吸了口气,朝王一看去,又望向了方师姐。

“萧师兄,你...你能解他身上的毒?”薛芙错愕的问。

“看样子师兄的针灸造诣很高了,薛芙当真是走了眼。方师姐他们对师兄的针灸造诣也大为惊讶呢,此番她们要我来,是想通过我向您说一声抱歉,先前她们对您言语多有冒犯,希望师兄您不要见怪。”薛芙小心翼翼的说道。

“师妹,你自己做决定吧,你想救他,或救你自己...或许,只能牺牲了。”方师姐也颇为绝望。

“我也来看看....天呐,居然是真的?”

一名弟子暗暗后退,附耳于王一身旁:“王师兄,您不是用了二长老研制的摧心毒吗?若无解药,必不能解...为什么...这个萧鸿几根银针下去...毒就解了?”

“好,那就看看他怎么解!”

事情的结果最终是双方协商,各退一步,不了了之。

薛芙闻声,俏脸发白,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爽快!”王一大笑。

萧鸿倒是不慌不忙,道:“薛师妹,去给我取针来吧,我说了,我能医。”

这话一出,所有人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

方师姐最先按奈不住,立刻蹲伏下去,以银针检测。

“师兄,你是如何为那位师弟解毒的?”薛芙微笑的问。

“我来看看!”

片刻后,她惊讶至极。

“诸位师姐,你们怎能说这样的话?”薛芙急了。

“求二长老根本就无用,要求,你只能去求王一!”旁边的人道。

他现在只想当个隐形人。

众人眉头紧锁。

“就是,萧鸿!你可别添乱了!”

但萧鸿却觉得这一切十分无趣,转身离开了祠堂。

“假的吧?”

方师姐这边焦急万分。

“萧师兄,且慢!”

“萧鸿!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连方师姐都不知此人身上所中何毒,你如何能解?你的医术可是连方师姐都不如呢!”旁边的李妹妹不屑道。

现场混乱了起来。

“诶诶诶,你们听我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家伙糊涂了,这件事跟我无关!”

二人一震,纷纷朝声源望去。

“还有事?”

“真的吗?如此我们就放心了。”

“开玩笑,我们这么多人都解不了,你随便扎几针就解毒了?你以为我师弟中的是什么毒?”王一冷哼。

“师弟,你可还好?”李妹妹忙是询问。

她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萧鸿眼神顿紧。

“萧鸿,你...”

“怎么可能?他身上的毒...居然全部消失了!”

“我看这事,还得赖你!”

但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王一赶忙狡辩,但却无用。

“好!”

药王村人皆知医理,稍作检查,此人是否中毒,瞒不过他们。

“我...我没事,师兄,事情解决了吗?薛师姐来找您了吗?”那年轻的弟子似乎还有些迷糊,望着王一。

“好!”

“我压根没放在心上。”萧鸿摇头道。

“走,把这个师弟带去见村长!”

岂不知这话彻底激怒了方师姐一众。

“我当然知道他所中是何毒,给我一副银针,我能医好他!”萧鸿道。

“也没啥,就是想问问萧师兄,你这要是没有成功清除掉这位师弟身上的毒...该如何啊?”王一眯着眼问。

“别搭理他了!”方师姐哼道:“这个萧鸿惹的事,咱不管,到时候医不好或把人医死了,咱就说是这萧鸿的过错,跟咱没关系。”

“师兄?怎么了?不是你叫我喝下毒药,要我帮你吗?我只是问一下都不成吗?”那年轻的弟子一脸天真。

一记呼喊让萧鸿从思绪中回过神。

萧鸿如此自信,难不成...真的解毒了?

他之所以出手,就是要息事宁人。

一药王村人立刻跑去取来银针,交给萧鸿。

毒已解除,那昏迷的弟子也缓缓睁开了眼。

薛芙没得选择,只能痛苦的做下决定,准备开口。

“薛芙师妹,有什么事吗?”萧鸿侧首。

“你问我,我问谁?”王一脸色难看,眉头紧皱。

“这么快?”

“萧鸿,你知不知道我这位师弟是中的什么毒?你就这样胡乱给他医,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想过该如何是好吗?”这时,王一蹲伏下来,眯着眼冲萧鸿笑道。

“师兄...”薛芙进退两难。

“都是你的错!”

王一则哈哈大笑,挥手道:“行呐,既然咱们的萧师兄这么有自信...来人,给他一副银针!我倒要看看,咱们的萧师兄如何为这师弟解毒!”

王一神情顿变,急道:“你在胡说什么?你脑袋坏了吧?你给我闭嘴。”

“你如果不信,可以自行给他检查。”萧鸿道。

“让村长给我们主持公道!”

“萧师兄!”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萧鸿,必须低调着。

几个女人纷纷说道。

只见他不慌不忙,将银针收好,动作云淡风轻,浑然天成。

“解毒了?”

“你还以为自己真是什么神医了?”

“太神奇了!!”

但在这时,一声惨叫突然响起。

这是萧鸿最想要的结果。

“他的毒因你们而起,我也不为难你们,我要你跟薛芙去向二长老求解药,解药没拿到,或延误了时间,你们二人去谢罪,没问题吧?”王一道。

人们面面相觑。

“说的对!”

“好啊王一!这一切果然是你策划的!”

“要不,我...我去求求二长老试试吧。”她颤声道。

赫然是想把锅甩到萧鸿身上,以保全她们的薛师妹啊。

“师姐,现在该怎么办?”薛芙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啊!!”

这时,王一又喊了一声。

“好了,施针结束,他的毒已经解了!”

“你就结束了?”一人颤问。

“这...是怎么回事?”

惊呼声越来越多。

“那你想怎么办?跟他一起去承担责任?你是不知道上位新立的规矩?采摘错了药物致人死亡这种事,最少也得是关五毒房起步,你是想死吗?”李妹妹忙劝道。

萧鸿解开那师弟的上衣,捏起银针,便要开始施。

“你想如何?”萧鸿反问。

只是...事与愿违。

“就随便解了下。”萧鸿不愿多做解释。

萧鸿几乎是满口答应。

是萧鸿!

“师姐,这怎么行?是我跟萧鸿师兄一起采的药啊!”

薛芙松了口气。

“方才薛师妹说那些同庆药根都是你采摘的,而且你只花了半小时不到就摘完,以我们的采药手法,要采摘满十五株至少得要一个小时,你半小时结束,肯定是采摘错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