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败了?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你是林神医?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飞花神针

四周人瞪大眼睛,看的奇特。

“师父,逐他出去吧!”

乔战北将银针全部收回,小心的放入针袋内。

大概3分钟后。

但话一说完,就赶忙捂住嘴。

“我原本是想让让你的,但看到五长老在这,得顾忌一下他老人家的面子,所以就我先上吧,希望待会儿你看到了我施针的手法,能够知难而退。”

“天呐,乔师兄几针下去,小姐的手居然好了?”

那也太丢人了!

“今后他就不是我们这一脉的人了!”

“这个时候您若是不这样做,难不成真的去二长老那磕头谢罪?那样一来,您还能在村里立足吗?”

这根本就是换了张脸嘛!

“师父,把这家伙逐出去吧!”

虽然银针细小,但此刻的她骨肉筋全断,只是轻轻一碰,便是钻心疼痛。

却见乔战北连施十二针后,突然松开了手,不再捏针,却是五指摊开,在那些银针的上方隔空舞动。

易容术?

仿佛乔战北的手是一只充满了魔力的手,正在操纵着这些银针!

然而这手一捂住嘴,颜可儿大脑更是懵圈了。

谁都接受不了!

这个萧鸿,那是输定了!

“治的了。”林阳道。

要是输了,难不成真让苍淼去磕头?

它们在一点点的抚慰着自己的筋脉,在一点点的愈合着...

“师父,乔师兄说的对啊,这都是萧鸿惹的祸,没必要让您老人家去承担!”方师姐低声道。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作为二长老的高徒,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可是她相信,这一定是林神医!

她发现自己的手...居然能行动自如了。

林阳望着乔战北,淡道:“咱们不浪费时间了,谁先动手?”

一枚银针刺入。

她忙望着掌心。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萧鸿,莫要怪师父...”

“可这件事情是萧鸿惹起的,萧鸿闯下如此大祸,还连累了师父及一众师兄弟,他要真把自己看做是师父的好徒弟,那就不该让师父自己开口,他自己就应当跟师父断绝关系!!”方师姐严肃喝道。

然而乔战北到底是乔战北。

颜可儿眼露困惑,但不敢表露。

“就这种神鬼莫测的医术,萧鸿,你凭什么跟我们师兄斗?”

“看见了吧?萧鸿,这就是乔师兄的实力,我看你啊,根本就没胜算!”李妹妹冷哼一声,瞪着林阳道。

而就在这时,苍淼终于是出了声。

乔战北貌似跟这整件事没什么联系吧?

哧!

“莫要走神。”萧鸿...也就是林阳低唤了一声。

嗤嗤嗤...

颜可儿也是见过易容术的,但有谁的易容术会如此的完美无缺?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是在给林阳添乱吗?

“说的对,若要医治,就这点伤,在场之人谁都可医,而谁能医快医彻底,才是我们要比的!”

“乔师兄是华佗转世吗?如此厉害...”

颜可儿颇为不可思议。

不过她很好奇....林阳怎么跟乔战北杠上了?

有人失声呼出。

“这太神奇了!”

他混进药王村到底要做什么?

众人连连摇头,笑意不断。

“什么?意念针法?”

他们惊讶的发现,那些银针竟是随着乔战北不断舞动的手指而轻轻晃动...

然而林神医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颜可儿瞪大秋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脸。

颜可儿浑身不由抖动了下,小嘴儿发出倒抽凉气的声音。

苍淼立刻纠结了起来。

乔战北微笑着上前,取出银针,解开绷带,在颜可儿那惨不忍睹手掌上施针。

她相信,以林阳的实力,要战胜乔战北绝不难。

发现掌心皮肤下那些被踩断的筋脉竟全部被这股温暖如水般的触感裹住了。

众人纷纷说道。

“手好了!她手好了!”

这现象不知是何等的神奇!

仿佛是有一股暖流顺着乔战北施下来的银针,浸入她的手掌心。

“五长老,这人如此狂妄,不仅闯下了这滔天大祸,还让你们得罪了二长老,颜面无存,依我看不如将他逐出您这一脉,也免得您受连累,若让你去二长老那磕头,你面子上挂不住,二长老那也会为难!你看如何?”乔战北淡笑道。

虽然动起来还会有些隐隐作痛,可与先前那严重的伤势相比,简直是有着天差地别。

“传闻此针一念一针,一针一念,念想之间,可痊愈伤患,宛如魔术般令人称奇!”

简单的一句话,已让众人知晓了苍淼的意思...

“哦...好,好...”颜可儿忙是点头。

“你自己输便输了,还把咱们长老也给搭进去!这下看你如何向长老交代!”方师姐也哼出了声。

“怎样?师兄,治得了吗?”这边的薛芙迫不及待的问。

林阳稍稍检查了一番,便起了身。

颜可儿满怀愧疚,她很想说句对不起,可这种情况,她不能开口。

“这是意念针法!”

“这可是二长老的成名针法啊!没想到乔师兄居然学会了!”

这话一出,立刻引起了方师姐这边人的附和。

薛芙张了张嘴,已不知该说什么好。

三针过后,颜可儿手掌的疼痛感直线下降,竟还泛起了阵阵轻微而温暖的感觉。

不会吧?

“治谁都治的了,但要看怎么治,治几针,恢复如何!咱们比的是针术,自然要在针术的过程与成效分个高低,而不是单纯的结果,你说呢,萧师弟?”乔战北淡笑道。

这张脸怎么看怎么跟林神医没联系。

只见他趁势又下了三针。

颜可儿也不反抗。

若是一个不曾相识的人,不可能给她带来这样的感觉。

“颜可儿小姐,你现在感觉自己的手如何/”乔战北微笑问。

一众二长老的弟子们激动而得意,纷纷用着挑衅的目光望着林阳。

“师父,不要啊!”薛芙立刻站了出来,哭泣着劝道:“萧师兄好歹也是您教出来的弟子,如果您将他逐出去了,世人该如何看待您?师父,不能这样做啊!”

“没想到乔师兄把这样的手段都给用上了!那这萧鸿基本是没戏!”

“好...好极了,我没感觉到疼痛了,好像没事一样...”颜可儿呢喃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