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去,给他磕头!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他这是要挑起药王村内乱!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你有什么资格?

“怎么?乔师兄,是不是要我把四长老请来,你才肯乖乖跪下啊?”林阳面无表情道。

“长老,我们怎么办?”

“叫你的这个乖徒弟给我磕头认错,另外,就此事我也需要你向我们道歉!”苍淼沉道。

苍淼领着一众弟子气冲冲的走来。

若林阳此举只为拱火,那显然太过单纯。

苍淼若是答应,那遭羞辱的就是他自个儿,若是不答应,也会被人耻笑。

却是见王桥放下茶杯,面无表情的看着苍淼,平静道:“苍淼长老,看样子今天你是来找茬的?”

这话一出,人们都知道了。

“什么?”

“回禀师父,许诺的是谁输了,谁向对方磕头道歉。”乔战北笑道。

祠堂外。

“战北!”王桥突然道。

“苍淼长老,要么咱们就以医武对决,来结束这场闹剧吧!”这时,王桥突然开口。

“王桥长老,先等一下!”

王桥淡笑,侧首冲着那边的乔战北问:“战北啊,你先前与苍淼长老麾下的诸多师弟师妹们对决,是许诺的什么条件啊?”

“要不要动手,长老!”

苍淼骑虎难下,踟蹰了下,沉道:“行吧!这可能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案了!出来吧!!这里太小,我们到外面斗!”

“萧鸿,你又想干什么?”王一怒问。

乔战北闻声,如遭雷击...

祠堂内的王桥还在喝茶。

周遭人神情都不自然...

“去,给萧鸿跪下。”王桥淡道。

“承诺?什么承诺?苍淼长老,您能否把话说清楚?”王桥淡定道。

“王桥!”

“苍淼太愚蠢了,实力不济,也敢来找茬!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你...不要得寸进尺了!!”乔战北怒喝。

“苍淼长老,我想这其中可能会有什么误会。”王桥平静道。

乔战北脸色极度难看,拳头捏紧,没有吭声。

是那‘萧鸿’!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二长老王桥及其儿子王一已经收到了消息,早早在祠堂内等候。

“苍淼,你想如何?”王桥思忖了下,低声沉问。

“欺人太甚!”

毕竟苍淼这一行人乃至那四长老都不曾亲耳听见王桥答应了那承诺。

不过苍淼不是傻子。

“王一!退下!”王桥沉道。

更何况这是药王村,即便五长老敢跟二长老叫板,上面也不会坐视不理。

“你的人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谁找谁的茬你可得讲明白!”苍淼哼道。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比拼医武了。

“诶,别急嘛!咱们先按照规矩来办!”

苍淼人未到,嗓音直接喊开了。

他们相信,苍淼绝不可能是王桥的对手。

怎么这次苍淼态度如此强硬?

可自己是王桥的对手吗?

听到这话,王桥眼里才掠过一抹困惑。

“这...”苍淼哑口了。

苍淼闻声,双眼顿亮,忙叫道:“说的不错!二长老,你徒弟都不守承诺,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气势汹汹,直接冲进祠堂。

“嗯?”

而且一旦出了手,便是给了人把柄!

一众精锐弟子与管事也都汇于祠堂内。

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如果不是为挑拨内乱,那林神医此举目的又是什么?

弟子们热血而亢奋,有些按奈不住了。

“你....”王一气急。

“你...”苍淼气急。

“苍淼!你说什么?叫我父亲道歉?你们受得起吗?”王一看不过眼了,勃然大怒,一拍巴掌喝喊。

“是你的徒弟大放厥词!说我等针术皆不如他,我的弟子乔战北才气不过找他挑战,如果说我弟子战败了,那是他技不如人,如果说他对你们做了什么承诺,请你们找他!何必与我说?”王桥平静道。

“这些家伙平日里对我们就是尖酸刻薄,时常欺凌我们,今天如果不给他们些教训,他们真的会把我们当软柿子捏!”

“师...师父...”

王桥这是典型的耍赖了。

“是,父亲。”王一压抑着怒火,瞪了眼苍淼,不再吭声。

王桥眉头一皱,跟着众人顺声而看。

“王桥!决斗已经结束,由我弟子胜出!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履行先前之诺言了?”苍淼长老冷冷说道。

颜可儿是这般想的。

王桥眉头紧皱。

苍淼什么性格他是清楚的。

“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长老的?”

王桥这是打算赖账!

苍淼闻声,勃然大怒,哪还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便要拍手应下。

“二长老,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你徒弟不讲信义,那你与我家长老的对决,我们又怎会答应?到时候我家长老赢了,你们万一不认账,那我们岂不是亏大发了?”林阳摇头。

“苍淼长老,何事令你如此生气啊?”王桥淡道。

对于进来的苍淼,他并不显得慌张。

到了这个地步,有些进退两难了...

自己这点人要真动起手来,绝不是王桥那边的对手!

“我只是想说一下,乔战北师兄败了,似乎还没有给我磕头道歉呢!他是不是得先履行他所说过的话啊?”萧鸿也就是林阳道。

“怎么?苍淼长老气势汹汹而来,临阵却缩了脚?那可真是要贻笑大方了!”王桥笑呵呵道。

“误会不误会的我先不谈!你弟子跑到我的地方撒野,目中无人,蔑视本长老不说,还当着本长老的面欺凌我的弟子!王桥长老,这件事情你不给我个交代,恐怕今天咱们是没完了。”苍淼有些激动道。

显然,这回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一些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轻易之下,苍淼不会跟他翻脸。

众人愕然。

“放肆!!”苍淼震怒,瞪着王一而喝:“你个小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怎么?王桥长老,你是打算不认账了?按照先前立下的承诺,你得向我下跪!”苍淼冷道。

“是吗?那好,我问你,我的弟子对你做了什么?”王桥问。

“那成。”王桥道:“苍淼长老,咱们也立个这样的承诺吧!现在是我亲口而说,在场诸多弟子亲耳所闻,谁都抵赖不了,你看如何?”

王一等弟子们也笑出了声,全是眯着眼看着苍淼。

“这个...”苍淼脸色轻变,不敢立刻应下。

苍淼心里有些没底。

“呵,就是,跟他的那些徒弟一样蠢!”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