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那你知道我有多强吗?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章 卓绝天才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天理不容

“那你知道我有多强吗?”林阳平静的问。

片刻后,她脸色骇白,骤然明白了什么。

“此次大会,我药王谷胜券在握啊!”

林阳却摇了摇头。

“太好了!”

秦唤急喊。

“你知道上位有多强吗?”颜可儿痛苦道。

“村长,小姐之病,我或可一试。”

“什么?”

“我...我难受,我心口疼的难受!”

“毕竟是我们先祖留下来的针法,岂能一般?”

“是啊!”

“是啊是啊...”

村长低眉沉思起来。

“小姐,你怎么了?”

村长眉头紧皱,沉道:“走,去看看!对了,萧鸿,你也一起去看看!”

众人激动的很。

一座幽静的房间内。

毕竟恢复时间太短。

“没想到飞花神针如此神奇,连这等奇毒都能解!着实厉害啊!”

林阳走到颜可儿身旁,低声道:“你是在装病吧?你的身体除了先前的伤势外,并无其他症状!”

“秦唤先生,外头是怎么回事?他们在讨论什么?好是热闹啊。”

“先请诸位离开吧。”林阳说道:“我需单独为小姐治病。”

“真的?”

她满脸失望与无奈,转身回去。

“说到底这也是弟子萧鸿天资卓绝啊!我们参悟不透,却让他参悟透了!可见此人之天赋,非比寻常呐!”

颜可儿已能下床走路。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了口。

“村长,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小姐的命,若小姐在药祭典礼前死了,我药王谷这些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我药王谷光明的未来便不复存在了!”一元老情绪激动道。

她或许没想到林阳竟是如此的狠辣。

颜可儿柳眉紧蹙,思绪起来。

“谢村长!”

“我准备在后天的药祭典礼统领这等人才推荐给上位,让上位好好培养,大会召开在即,若是上位能够在这个时间段内将他的实力拔高一个层次,或许此子...可成为我药王谷的杀手锏呐。”颜三开眯着眼笑道。

“你真觉得,我的实力,不如上位吗?”

林阳将针袋收起,满脸大汗,面带微笑的对身后的人道:“村长,诸位元老,重木先生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他没有性命之忧了!”

“真的?”村长大喜。

林阳默默望着,一言不发。

“村长,萧鸿这样的人才,必须要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定可成为我药王村的中坚力量啊!”一名元老忙是上前,对颜三开道。

“话说秦唤先生,重木先生的毒...还没有解吗?”颜可儿小心询问。

秦唤不语。

“这...好吧!”村长点头:“事关重大,萧鸿,若你能治好小姐,重赏!”

岂料颜可儿突然起身,一把握住林阳的手,情绪激动道:“林神医!告诉我!你是不是要杀上位??”

在场的人赞不绝口。

“小姐!你没事吧?来人!快来人!”

“他们在讨论飞花神针能不能医治重木!”

这样一来王桥那边的人不得忌惮于林阳的实力而不敢动手?这样反而是起不到拱火的目的,引发不起两边长老之间的争斗吧?

入了疗养院,看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颜可儿,村长等人立刻上前查看病因。

这个节骨眼上,颜可儿怎会出事?

“你疯了?你这是在自杀!”颜可儿急的都快爆炸。

“啊!”那恐怖的猜想竟让她尖叫一声。

“什么?”

颜可儿大吃一惊。

“如此甚好啊!”

检查一番,却无任何收获。

“是,村长。”林阳点头,眉宇却有一丝困惑。

众人风风火火的朝疗养之地进发。

不过击败了王桥...又能如何?

“王桥败于萧鸿之手,若非村长来的及时,王桥怕是连命都没了!”秦唤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

但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嗓音传来。

疗养院外。

“没错!我是在装病,我不装病,你怎来的了?”本是虚弱不堪一脸苍白的颜可儿突然打开眼。

“哦?你猜到了?”林阳淡道。

颜可儿不由一颤,忙看向秦唤,甜甜一笑:“秦唤先生,我就知晓你这人面冷心热!”

“哼,那林神医的毒着实了得!它似乎是用某种极为稀缺的古药草提炼而成,纵是村长,也无法解掉,奈何上位这段时间一直在深谷闭关研药,众人不敢打扰,重木的毒便拖到了现在!先前给你医手的那个萧鸿无意间参透了村口先祖古碑上的字,学得了飞花神针,村长便希望能让他这飞花神针来医治重木身上的毒。”秦唤道。

“原来如此...不过方才,那萧鸿似乎跟苍淼长老他们去找二长老了,他们这事的结果...如何?”颜可儿再问。

颜可儿撩起帘子,望了眼外面匆匆走动的药王村人,忍不住开口询问。

若非林阳与乔战北为她医了双手,她下床恐怕都不便。

一定是!

“秦唤先生,能否跟我说说?我哪都不能去,在这待的着实无聊了。”颜可儿再度问道。

“突然疾病?”

“好是古怪的症状!”村长眉头紧锁。

秦唤脸色一变,立刻喝问。

这时,一名弟子快步跑来,抱拳急呼:“村长,小姐突发疾病,卧床不起,村内元老查看不出病因,请村长速速前往,救治小姐!”

不过她身上的各处伤痕还未痊愈。

现场哗然。

在场的药王村人激动的很。

.....

秦唤依然不语。

随后众人稀里哗啦的离开了屋子。

颜可儿痛苦的喊着,人连连后退,接着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再起不来身!

“你故意骗我来这是要做什么?”林阳询问。

“你既是将死之人,让你知晓一些也无妨!”秦唤淡道。

林阳肯定另有原因!

颜可儿凄苦一笑:“秦唤先生,我已是将死之人,在死之前,再想知道些这世上的新鲜事,新鲜的人儿...连这点小小要求,都不能满足吗?唉,罢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