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幽冥禁术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你确定你们的毒是最强的吗?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杀你们的人!

“首先,五长老苍淼那莫名出现一个绝世天才,已经是让我有几分怀疑,现如今使出这幽冥禁术,更令我生疑!这种禁术不可能会出现在我药王村内,若说是先祖石碑所悟,那么,以药王村之先祖的脾性,怎会将这种致毒致阴的恐怖禁术记录在石碑上?这是断不可能的事情!既是如此,便可说明你不是我药王村的人!”

简单的一句话,再度令众人震惊。

速度奇快。

这时,上位开了口。

“萧师弟!”

而林阳的脚边,四颗血淋漓的头颅在那翻滚。

嗖!

“他施展了什么术法?”

仿佛那死去的是一个跟他毫不相干的人!

先前死去的人可都是药王村实力非凡的强者!

才发现这四人的头颅已然不见,成了四具无首之尸。

上位凝视着林阳,沉声道:“若我猜测不错,他这应该是隶属于幽冥禁术中的一种,是致毒致死的恐怖禁术,非一般禁术能相提并论。”

众人战战兢兢的靠近,连称呼都改了,对林阳害怕的紧。

“遵命!”

颜三开愣了下,继而冷哼:“若说禁术,我药王村何惧于他?我们也用便是了!”

“师兄,您放心...”

“好...好的...”

“绝有可能!我记得萧鸿以前资质平平,算不得出众,怎么突然之间这般厉害了?”

“禁术?”

手似半月!

首命急呼。

颜三开呼吸一颤,继而大怒,咆哮呼吼:“杀,给我杀,斩除此人!!”

“混账!你还敢反抗?”

从未想过这样狂躁的感觉。

或许,他从未被人这般触碰着自己的底线,践踏着自己的禁区。

那一刹,林阳的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奇妙的气流,朝四周吹荡。

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了。

“怎会这样?”

人们惊呆了。

世人惊骇。

颜三开也吓了一跳,声音都在颤抖,连连呼道:“快!快!快上!继续上!把此人拿下!”

但这回他们并非身首异处,而是他们的身躯,竟被大量蛛网般的裂痕覆盖,像是碎烂的玻璃。

但即便如此,将来真的救活了,颜可儿的大脑也会留存有不可逆转的创伤。

“什么?这萧鸿是奸细??”

那四名药王村人的身躯当即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便看那些冲向林阳的人,全部定格在了原地。

这时,林阳喊了一声。

“幽冥禁术?”

“无忧,这人,我来杀!”林阳沙哑道。

四名药王村人直接伸手,要把林阳摁倒在地,带走颜可儿尸体。

其人再度消失。

仅只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吓疯了。

“就是,他若能参悟石碑上的医术,怎么早不参透?偏偏得是这个时候?”

她的大脑受损极为严重,处于脑死亡状态,林阳只能尽全力去锁住她的命脉,让她留有一丝生机。

这种差距,绝不是人数能够弥补的。

这已经不能用狼心狗肺来形容。

林阳捏出银针,轻轻刺在颜可儿的额间。

声音不带半点感情。

“滚过来!”

不过他出现后,人们发现他的双掌各自有一团漆黑的火焰在那燃动。

这边的上位微微侧目,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首命也是哆哆嗦嗦,颤抖的回应。

几名药王村的人快步上前。

但这回,没人再敢听从颜三开的命令。

药王村无论是人还是事,都深深的触碰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最不许被触及的地方。

正是先前林阳的幽冥毒火!

但这回他消失的时间很短,人刚不见,便又出现在了原地。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首命,熊戒天!”

对于自己女儿的死亡,他竟没有半点表情的变化。

“上位,为何这般说?”颜三开错愕不已。

这一刻,林阳已是被杀心填充了思维。

场面惊悚骇人。

仔细去看,这并非是真正的火焰,而是气。

四周之人齐齐看去。

哗!

“萧...萧鸿师弟,怎么了?”

哧啦!

一阵风吹过后...

人们议论纷纷。

“此人既是萧鸿之貌,那必然是易过容,待本座生擒此人,将其真面目示众了,尔等便知此人是谁了!”

却见上位轻举步伐,朝林阳走去。

却是见林阳侧首,望了眼四周的药王村人,继而步法一动。

“他是谁?”

然而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林阳秒杀。

四周再冲来数尊药王村高手,扑向林阳。

“你们过来,帮我守住可儿尸体,勿要再让人靠近她!”林阳面无表情道。

上位双手后附,平静上前。

这话一出,现场沸腾一片。

“怎么?你还要质疑本座的实力?难道说....本座当下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你看清楚现实?”上位淡淡望着林阳,眼里尽数是冷意。

林阳从未有过这般愤怒!

颜三开愕然不已。

“胆子还真不小,居然敢跑我们药王村撒野!”

现场顿时一静。

“那是什么手段?”

“敲断他的四肢,带过来!”

声音一坠,上位浑身毒力爆发,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剧毒无比的毒物,冲向了林阳...

“嗯?”

上位平静说道。

此气一出,药王村的元老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朝那些靠近林阳的药王村高手们望去。

颜三开喝道。

蔑视他这个未来的王者!

人们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尔等休要呱噪!”

“弄清楚他身份,定要将其灭族,杀光所有与之相关的人!”

“我们的禁术,可能比不上他这禁术!”

这人完完全全是在蔑视上位者!

连上位都忌惮三分,可见这禁术之非凡。

这蝼蚁三番五次挑衅他,他已经不耐烦了!

上位喝开。

可在这时,林阳突然起身,抬手朝后猛地一抓。

“这个家伙,为何比方才还要可怕数倍?”

然而林阳却没再看他们,而是将那枚漆黑的银针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处,整根没入。

所有人的身体立刻变成了米粒大小的碎块,随风而落,撒了一地。

这怕不是比挫骨扬灰还要可怕...

“你不是萧鸿吧?”

“什么?”

“是,村长!”

“三开,不要叫他们上了!此人用了禁术,你们不是对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