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死不如生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你们根本不懂医!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绝望中的希望

只怕连渣...都剩不下了吧?

“那林神医...完了吗?”

但就在这一群人僵持之际时。

“这就是上位的实力吗?太...太可怕了!”

“你们...”

首命转身便要离开。

咆哮声再起。

他们...如何不惧?

“师兄,师姐,我们知道这样做很不仁道,但是...我们也没办法!”

“呵呵呵,林神医,现在知晓我毒云的厉害了吧?你根本逃不出这里!你,只会死在这里!”

他们发出凄惨的叫喊,便看脸上的肉就像是融化的冰块般朝下落,不一会儿,整个人竟是直接化掉了。

“师姐,您这样让我们很难办啊...”那弟子凝了凝眼。

“大师姐,熊师兄,你们走没关系,但请你们把可儿小姐的尸体交给我们,如果没有小姐的尸体,我们如何向村里请罪?”一名师弟沉声说道。

啪!

剧毒入体,腐蚀着林阳的身躯。

众人的牙齿都在打颤。

颜色的变化令人心惊肉跳。

“你们想干什么?”熊戒天意识到不对,上前一步,恶狠狠的瞪着这些人。

啪!

一记声足以撕裂天地的爆响声响荡四方。

啪!

上位的手段,已经打破了他们的底线。

“啊!!”

可在这时,那几名弟子突然拦住了首命跟熊戒天二人。

“什么?”

便看那广博的毒云竟是在缓缓变幻着颜色。

“我们不如...不如把颜可儿小姐的尸体交给村子,然后向村子请罪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那弟子颤颤巍巍道。

熊戒天与首命皆怔住了。

“闭嘴,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之前你们不是说的很仗义吗?说绝不惧死!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却想着苟且偷生!我熊戒天以与你们为伍为耻!”熊戒天吐着唾沫骂道。

“唔!”

“结束了!!”

正片毒云瞬间化为了煮沸的开水,沸腾起来。

“熊师兄,那你说怎么办?逃又逃不掉,难道要在这等死吗?”那弟子暗哼道。

人们瑟瑟发抖,惶恐的很。

光是一缕毒气就能把一位成年人融化,这要是在毒云的中间,又该如何?

看到熊戒天伤势如此,这几名弟子略显紧张的眼神立刻轻松了不少。

举目看去。

大量气泡翻滚炸开。

只要林阳没能成功的逃出这片毒云,那他必死无疑。

熊戒天一怔。

毒云外的上位瞧见停止朝外冲的林阳的身影,冷笑连连。

只见上位围绕着那朵毒云疯狂的拍打着毒粉,为毒云增加毒力。

“师姐,这...”

“师姐,我们...能逃到哪去?村子的能量您是知道的,我们纵然跑到天涯海角...怕也会被捉回来啊。”一人满脸哭腔的说道。

“那你想如何?”首命瞪着他问。

“向村子请罪?你疯了?我们都已经背叛了村子,村子岂能放过我们?”熊戒天低吼道。

啪....

村外山头,首命跟熊戒天领着几名弟子跟颜可儿的尸体,趴在石头旁望着村中心那恐怖的景象。

药王村内的那片毒云,炸了...

弟子们面面相觑,继而齐齐抱拳。

怕是最厉害的硫酸也比不上它千分之一吧...

“完了!肯定完了!”

“落到上位的手里!是死这么简单吗?若是如此,那倒还好!就怕会生不如死!永受痛苦啊!”

二人沉默不语。

“那毒云...怕是能将一栋百层高楼融成粉末,就更不要说一个人了!”

然而这话落下,几名师弟的眼都红了,其中一人冲着熊戒天咆哮:“死?我们才不怕!我们怕的是生不如死!”

“不必,就此别过吧。”

“熊师弟,不必多言,人各有志,既然他们想走,那就让他们走吧!”首命沙哑道。

周遭的人瞧见,吓得魂都快没了,疯一般的朝外逃。

现在想要冲出这毒云尤为艰难。

本是朱黄色,又化为漆黑色泽,慢慢的又变成浓郁的幽绿色。

毒云沸腾至极,且不断旋转,就像是一个不断旋转的巨大火球,看得人头皮发麻,灵魂都在颤栗。

只要沾染到了哪怕是分毫,身躯就会被其彻底融穿。

哧啦!

只能看到那些长老们不住的后退,已经不敢再靠近那毒云了。

“这还能称之为人吗?”

“你们干什么?造反吗?”熊戒天勃然大怒,立刻吼道。

每一个人的脸上却写满了骇然。

熊戒天还欲说什么,但首命却止住了他的话。

人们已经无法知晓这毒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恐怕林神医是活不成了...你们趁着村子里的人还没有回过神,赶紧走!”首命侧首,凝声说道。

“怎么?你们还想带小姐的尸体走?你们把我首命当什么了?”首命冷哼:“我们之所以还活着,是林神医拼了命的结果,既然林神医将可儿小姐的尸体交给我,我就绝不会轻易把她交出去!你们要走就走,休要打可儿小姐的主意!”

所有人灵魂齐颤。

咚!

宛如毒液般的气意朝四周溅荡。

是啊。

谁都不敢再靠近这毒云。

一些挨的过近的药王村人根本来不及躲闪,直接被这溅开的气意喷了一脸。

“当初行动的时候我就说了,若不愿意,可以退出,我不会去强迫你们做任何事情,每一个决断都会经过你们自己同意,但前提是,任何后果,你们都得自己去负责!现在你们既然选择去向村子请罪,我也同样不会阻拦你们!”首命平静道。

但他伤势不轻,不过说话稍微用大了些气力,便是一阵咳嗽,嘴里喷血。

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谁对说错。

“我们居然妄想着跟这样的人作对...”

这时,上位突然大吼一声,眼神一狞,直接张开了嘴朝面前的毒云猛地吐出一口鲜红的血。

或许现在的毒力还不足以杀死白夜,但只要能将他困住,上位就能慢慢增加毒力,慢慢让这毒云的威能往上拔。

“多谢师姐!”

林阳发出闷哼声,浑身上下已是没了多少气力。

比死更可怕的,不就是生不如死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