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终于结束了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斩尽杀绝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返回江城

声音一坠,便毫不犹豫的举臂而锤。

这是干啥?

“那林神医,现在该怎么办?您需要治疗!”薛芙焦急的说道。

等林阳返回来时,他已全身是血,宛如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别动我!”林阳急喝。

村外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多谢林神医,谢谢!”

首命微微一笑,捏针上前,为他们施针敷药。

“薛芙?”

大概一个小时后。

“林神医,您没事吧?”

薛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望着后面都快吓傻了的方师姐等人:“师姐,师父,你们快些走吧,林神医不杀你们了!”

“不碍事。”

屠村??

“啊?”

林阳狰狞道。

剩余的药王村人哪还敢跟林阳叫板?一个个发了疯般的四处奔逃,如无头苍蝇,慌不择路。

三人愕然,首命忙是要上前。

林阳狠狠吐了口浊气,躺在地上像是睡过去了。

首命浑身一颤,刚要触碰林阳的手不由一抖,又缩了回来。

首命、熊戒天二人的脑袋瓜子几乎是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他何尝不是?

见林阳坐在旁边的石头上,不住地喘息着,首命小心翼翼的问。

薛芙倒是想走,但她断了一条腿,走也不方便,本是想喊两名师姐师妹来帮帮她,可等她转过身去时,才发现方师姐等人早就跑的没影了,哪还有人管她死活。

“不必了大师姐,你也够累了,你还是处理自己的伤势吧,我们没关系的。”熊戒天摇头道。

林阳救了她的命,在首命看来,自己即便为林阳死,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们谁都没想到过,药祭典礼的这一天,会是药王村覆亡的这一天...

“好,好的...”

林阳虽然满身杀意,但理智还在。

“我要你们为我隔空施针。”林阳微微喘息说道。

“多谢林神医不杀之恩!”

“薛芙!你师父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本欲杀,但你既然替他们求情了,那我就放他们一马,你马上让他们滚吧!”林阳沉道。

“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吗?”

许多人跪在地上,哭喊磕头。

“啊!”

“林神医!你欺人太甚!”

林阳喘着气道。

这一回,他宁愿当一回恶人,也不愿就此作罢。

看到林阳痛下杀手,药王村的人彻底恼怒了。

侧首看去。

但话说完,人却躺在地上,难以动弹。

纵然是知道林阳不会杀自己,可首命三人还是害怕的紧。

林阳在沉睡了半天后,也苏醒过来。

“林神医!”

可他们哪能是林阳的对手?这一交手,就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赶尽杀绝?

首命满头大汗。

他这是打算以毒攻毒。

“林神医,您要我们怎么做?您说便是!”首命忙道。

“求您饶我们一命吧!”

“隔空施针?”

几乎没几个人能招架的住林阳一招一式,甚至连元老都不过一拳轰杀。

“我现在已是一个毒人,浑身上下都是剧毒,你们若是与我有接触,会瞬间染毒,一命呜呼!”林阳沉道。

看了眼薛芙,继而步法一点,朝其他人追杀过去。

药王村的人愤而反击,咆哮着冲向林阳。

前前后后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药王村的人已是死的死,逃的逃。

“多谢林神医!”

“熊师弟,薛芙师妹,我也帮你们处理下伤势吧。”首命道。

“大家一起上,杀!”

二人面面相觑。

“林神医,隔空施针对我们而言并不算难,但此刻你体质特殊,而我们又身负伤势,我担心我们我们施起针来....会有意外...”首命迟疑了下,小心翼翼道。

几人立刻明白林阳的意思。

“呼!!”

“是啊大师姐,你伤的不比我们轻。”薛芙道。

他心中的仇恨,是任何人都无法熄灭的。

几人脸色煞白。

“是啊...”薛芙苦涩一笑:“但有些时候,你是明知道他们会这样对你,你还是会去这样做,不是吗?你的目的不是要对得起他们,而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首命吞了口唾沫,点了点头,取来银针,按照林阳所说去做。

林阳沉默了。

“我需要你们的帮忙!”林阳虚弱道。

“林神医,求求您放了我师父他们一马吧,求求您了!”薛芙泪流满脸,痛苦说道。

他将身上的银针拔掉,丢在地上,望着那一根根漆黑的针头,长呼了口气。

“饶你们一命?当初你们药王村用活人炼药,残害无辜,毒杀那些与你们作对的人时,你们怎么没饶他们一命?”

“救命!”

满身泥泞狼狈不堪的薛芙跪伏在地,朝林阳磕头哭喊。

“林神医,求求您放过我师兄师姐跟师父他们吧!”

周遭的人也全傻了。

“林神医,我们是无辜的啊!我们药王村的人都只听命于上位跟村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指使的啊!”

首命、熊戒天、薛芙怔怔而望。

“林神医,怎么了?”首命小心的问。

此时此刻的他力量大的惊人,一臂膀下去,无论是谁,身子都会如破碎的鸡蛋,被生生打爆,当场惨死。

林阳一路追杀,手段无情。

很快,众人伤势得到了控制。

“终于...结束了!”

苍淼的人感激涕零,纷纷跪在地上磕头,便狼狈离开了。

大量药王村人死去。

人们瑟瑟发抖,面色骇白,一度以为自己听错。

“看见了吗?有些人,并不会在乎你对他的好,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这样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林阳淡道。

“林神医,你...你说什么?屠村?这...这怎么行?”

“不要杀我!”

他的身上插满了银针。

“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林神医!”

“没关系,我会教你们如何施针的。”林阳沙哑道:“你们取来针袋,去沾那毒潭内的毒,然后以气御针,按照我所说的口诀落针....可相安无事!”

这时林阳要动手将面前几名药王村人杀死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哭喊。

“没事。”

沾染毒潭之毒?

这个林神医...是魔鬼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