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燕京晏家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永生难忘的教训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林董,你可算回来了

“手术?”林阳怔住了:“龚喜云好端端的,为何又要动手术?”

“威胁?”

“不知道。”林阳直接摇头,他还真没听过晏家是什么势族。

极有可能是孤峰!

然而连拨了数遍,都无人接听。

林阳将颜可儿转移到了市人民医院,在走出大门时,他瞧见外面竟是罗列着大量大型工程建筑机器,脸色当即沉了数分。

试着拨龚喜云的电话,好一会儿才通。

但孤峰也没必要针对阳华等人啊!

“这可是我们跟马海亲自签的,先生,你还有什么疑问吗?”九公子淡问。

不可能!

“您好,请问您找谁?”

既是如此,那是谁做的?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个意外?

男子点了根烟,平静的看着林阳:“放手,然后离开,这样你走的时候能体面些。”

“的确是马海的笔迹。”

怎么这么巧?

药王村的人干的吗?

“林董?”

“现在是法治社会!这位先生,我不赞成你擅自使用暴力,如果你决定这么做,我会报警。”林阳不紧不慢道。

“晏家!”

听到这话,林阳几人纷纷侧首。

林阳望了眼电话簿,又快速翻到徐天的电话,拨了过去。

但他说的话可没这般斯文。

男子面色微白,穿着得体,目光柔和,看起来十分的知书达理。

“的确,既让如此,那我也不坚持!我这就带人离开。”林阳平静道。

林阳眼神一冷。

说完,人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现在你有三秒的时间离开这,三秒钟内你还没走...我废了你,听清楚了吗?”

“车祸?”

“报警?你现在是私闯民宅!你就算报警了,理也是在我这。”九公子淡笑道。

只是电话那边说话的人并不是龚喜云,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林阳凝着眼沙哑道,虽然很不想承认。

林阳有些意外,还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莫要呱噪!让人厌烦!”

林阳记得自己去药王村前,为马海诊治过的,按理来讲马海当下应该恢复了不少,接个电话应该没问题。

“白纸黑字,我们可没骗你!这位先生,你闯入了我的地盘,你这已经是侵害了我的个人权益与利益,我对你怎样,哪怕是巡捕来了,我想也是我在理吧?”九公子淡道。

苏刚闻声,点头哈腰:“是,是...九公子!”

倒是那苏刚硬气起来了,怒哼一声,嚷嚷道:“姓林的,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这位可是晏家九少!你一辈子都只能仰视的人!知道吗?”

然而男子却不生气,淡道:“你没听过就对了,你要是听过我晏家,或许我还得敬你三分!”

跟孤峰作对的是林神医,就目前外面流传的消息是林神医已死,孤峰没必要跟林神医生前创建的公司作对,毕竟孤峰这样的联盟,根本就不可能看得起这些公司。

怕是人为的!

“这是阳华的地盘!是林神医的地方,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了?”林阳眼神微凝,低声说道。

“既然是你办的手续,可知对方是谁?”

“阳华已经卖给我们家了!怎么着?我还得把合同出示给你们吗?”九公子微笑道。

“是吗?”

来电显示赫然是康佳豪...

“卖给你们了?”林阳傻眼了。

“算了,给你看看吧。”九公子接过旁边人递来的包,从里头取出一份文件,呈现在林阳面前。

“九少?九少!快救我,救救我!”苏刚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般,连连急呼。

他连忙接通。

“龚小姐在手术室内,她安排的今天的手术,我是龚喜云小姐的秘书,先生,您找龚小姐有什么事吗?”

“林阳,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九公子还没说话呢!”苏刚不想就这么放过林阳。

林阳一怔。

“佳豪!这是出什么事了?为何我打马海的电话打不通,龚喜云还进了医院?而且玄医派学院的那块地怎么卖给了别人?我走的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林阳沉喝。

“哪个晏家?”

“龚喜云在哪?你是龚喜云的谁?”林阳急问。

“先生您不知道吗?前天龚喜云小姐出了车祸,伤势比较重,这几天她已经连续动了三场手术了。”

“他们找到了马总,要求马董将阳华的半数股份跟玄医派学院转让给他们,他们会付出相应的金额,但马总不肯同意,他们便开始疯狂报复我们,马董现如今被转移到江城内一家私人医生的家中休养,龚喜云小姐跟徐天先生前两人相继出了车祸,很多阳华的高层都遭重了,不仅如此,我们阳华在商业上也遭受大量竞争对手的围攻,情况惨不忍睹,公司差点被人收购,马总为了保全公司,不得不把玄医派学院的那块地给卖了...手续还是我去办的。”康佳豪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与痛苦。

“我是你没资格知道的人!”男子平静道:“马上放开他吧,别让我发火!这对你有好处。”

却见大门方向走来一名戴着金丝眼镜长相十分斯文的男子。

但九公子制止了他。

然而...徐天的电话也打不通。

等将颜可儿安顿好后,林阳立刻去拨马海的电话号码。

只怕...是其他人!

林阳立刻接过看,片刻后脸色已是十分之阴沉。

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林董,您是不知,您走的这几天,我们被一群人威胁了!”

“你是什么人?”林阳问。

“我在药王村,那片地方应该没有信号!”

直到这时,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电话那边是康佳豪尤为激动的声音。

“让他走吧,待会儿施工队就要过来了,不要闹事,工期必须按时完成,如果有延误了,我不好交代,你也得吃不了兜着走!”九公子道。

“识趣!”九公子点头。

林阳拿着电话,陷入了深思。

“燕京的那个晏家!”

康佳豪长叹了口气,沙哑道:“林董,您走之后,我每天都给您打电话,但基本上都打不通!”

药王村都没了!真要报复,找他林阳就行,何必去对龚喜云下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