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你们这是诬陷!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该让他们知道谁回来了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你的中医水平太次了

“好!”

可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

众人喝道。

一群人冲进医馆。

“等一下!”

“啊??”

学徒忙扶住他。

中年男子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

“什么?下毒?这...这从何说起?我是医生,只会救你们,更何况我又不认识你们,无缘无故我怎会下毒??”邵老爷子懵了,连忙解释。

邵老爷子急了。

中年男子倒也十分配合,直接撸起了袖子。

“我...我没对他怎样啊...我...我只是用银针稳住他的脉象,想要进一步为他做检查啊!”邵老爷子有些慌了,连忙说道。

林阳也立刻望去。

男子冷笑连连,领着人转身要离开。

“你们干什么?”

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来。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懵了。

邵老爷子回过神,意识到这根本就是对方在搞鬼,当即破口大骂:“老头我虽然爱惜名声,但在这种事情上,我还分得清孰是孰非!我就明说了吧!老头子我就算是命不要,也不会把我女婿交给你们!你们这样歹毒的手段是不会得逞的!就死了这条心吧!”

学徒傻眼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们若是来看病!就告诉我你们哪里不舒服!如果你们是来捣乱!那就请你们赶紧离开,否则我就报警了!”邵老爷子情绪激动,严肃喝道。

“老师!”

那男子将中年男子手臂上的银针拔下看了一眼,突然眼睛睁的滚圆,愤怒至极的吼道:“你居然下毒?你要杀人吗??”

旁边的学徒松了口气。

“臭老头!敬酒不吃吃罚酒!行!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了!走,马上去找巡捕,封了这医馆!然后给我找来全城的记者!给我日夜报道这件事!我要明天微博热搜跟新闻头条都是这家医馆,还有这个老棺材!!”男子恼怒叫骂。

“看病?”邵老爷子愣了。

为首的是一名戴着墨镜的平头男子,叼着根烟,看起来十分嚣张。

“哪不舒服啊?”邵老爷子一边抬起对方的胳膊为之号脉,一边问道。

邵老爷子认真的取针施针,动作很仔细,也很认真。

邵老爷子气的浑身发颤,情绪激动的捂着胸口,人都快气倒下去了。

这话一出,男子勃然大怒。

“怎么会这样?”

“你们...你们...”

旁边的林阳也微微凝了凝眼。

邵老爷子有些意外,认真的把了把脉,片刻后,脸色大变。

邵老爷子呆若木鸡。

却是见那银色的针头上绿油油的一片,正是被涂了毒。

但被那男子一把夺了过来。

众人止步。

“你想干什么?报警!快去报警!”邵老爷子忙对身旁的徒弟道。

“好!”

“做梦!!”

三针下去,尤为的完美。

“是吗?”

“报警?呵,老头,你也太敏感了!得!既然你不肯交人,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男子将烟蒂丢在地上,冷笑连连。

“请坐吧。”邵老爷子知道这是对方的诡计,但自己行医这么多年,从不会拒治,对方说有病,他怎样都得看看。

“你说你没下毒!那这银针上的是什么?”男子一把将银针呈现在了邵老爷子眼前。

“太乱了!太乱了!我从未号过这么乱的脉象!”邵老爷子脸上全是震惊。

学徒将大门打开。

“这这这....我没骗人!我真的不知道那银针上怎么会有毒?我不清楚啊!”

一想到自己即将身败名裂,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声誉尽毁,便是老泪纵横,摇摇欲坠,接受不了这事实。

邵老爷子立刻喝问。

男子表情很严肃,直接站在邵老爷子跟前。

但下一秒。

邵老爷子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这男子一眼,实在不觉得此人像是哪有问题。

“浑身上下,哪都不舒服。”中年男子平静道。

哐吱!

男子见状,眼底深处掠过喜色,忙是乘势道:“老头,如果你不想我们去找巡捕的话,只要你肯乖乖的配合我,将你的女婿马海交出来,那么,这件事情我们就当做是没发生,这个摄录的带子,我们也能交给你!你看怎样?”

邵老爷子更是目瞪口呆。

学徒赶紧要掏手机。

“老先生,我还有救吗?”中年男子平静道。

噗嗤!

“报什么警?我们是来看病的!”男子哼道。

“如此乱的脉象,需用火针稳住!然后再观察!找出病因!这位先生,你且撩起袖子,我为你施上几针看看。”邵老爷子道。

他这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颜面。

“老师,怎么了?”旁边打学徒忙上前。

“好你个庸医!你对我叔叔做了什么?”旁边的男子似乎是知晓了什么,一把上前,揪住邵老爷子,愤怒喝吼。

“喏!我这位叔叔身体不太好!麻烦老先生给我叔叔看看吧,放心,看好了,多少钱我们会付的!”男子轻笑着,脑袋一撇,他身旁立刻走出一名穿着中山装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突然嘴巴一张,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骤然苍白至极。

“老头,刚才行医的全过程我们的人已经用仪器摄录了下来,你这医馆根本就是害人的医馆!我们打算将他交给法院,交给巡捕,让人知道你这人究竟是个怎样丑陋的骗子医生!你一定会身败名裂的!”男子叫骂道。

到底是行医几十年的老中医啊,经验果然老道!

“银针?”

“老头,人呢?赶紧说吧,别耽搁咱时间,咱的耐心是有限的!”男子吐了口烟圈道。

“这脉象??怎么可能...”

却见林阳不紧不慢的上了前道:“其实,那银针上的绿色液体并非毒素,而是我们医馆里的一味药!你们怎么把它当毒素来看待呢?你们这样造谣!那就去报警吧,等巡捕来了,我们会解释清楚的!你们在诬陷我们医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