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挑战书

上一章:第七百五十二章 马上去道歉! 下一章:第七百五十四章 天骄厉无极

“这事怎么有扯到小阳的头上来了?”梁秋燕也皱起了眉头。

“我不接受!我也不可能帮你把这挑战书交给林神医!”

林阳来到医院,探望着梁玄媚。

“嗯...”梁玄媚点头。

男子站在门口,侧首说了一句,便领着一群人走出了病房。

梁秋燕跟林阳只得连忙解释。

“妈,咱们家之所以这么倒霉,照我看啊,就是这个灾星带来的祸事!”这时,旁边的梁平潮指着林阳冷哼道。

“抱歉,玄媚,都是我不好,没能及时的保护好你。”林阳低声道。

玄医派学院已经有不少专家教授赶来,为梁玄媚亲自医治。

“你不交给他也没关系,因为那样,我就只能找你梁家算账了!明日上午十点,我会等他,如果他没到,那么十一点前,我会前往梁家,倘若你们梁家承受的起我的怒火,那么,你可以把这封挑战书撕掉!”

却见梁秋燕早已是涕泪纵横,一把冲到病房前,哭哭啼啼道:“女儿啊,你怎么样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这是要挖了妈的心啊...”

男子直接一巴掌煽来。

转了转?

梁玄媚只得不住的安慰着母亲,陪她说着话。

得知梁秋燕没有性命之忧,梁秋燕才擦了擦眼泪,没再嚎叫了。

梁平潮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

“住嘴!”梁秋燕严肃大喝:“这跟小阳没关系!”

这应该不是林阳的血,可这已经能够说明什么了。

而燕京市医院也有几名主任是玄医派学院的学生,每年都会去学院进修,得知了此事,也立刻为梁玄媚进行诊治。

林阳起了身,将地上的挑战书拾起,撕开,扫了眼署名。

他捂着脸颊,急朝梁秋燕呼喊:“妈,你...你看到了吧?我出事了吧!我出事了吧!”

“平潮,你说什么呐?”梁玄媚急了,立刻喝喊。

不过男子早就离开了。

梁玄媚张了张嘴,旋而一叹:“但愿没事吧,武术协会的人...可没那般容易服软。”

梁玄媚闭起双眸,尤为的享受。

梁平潮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鲜红的掌印,整个人也是踉跄跌倒在地。

“妈,我就说过,那个林阳...是灾星了...”梁平潮捂着腹部痛苦不堪道。

尽管很少,但她还是看到了。

梁玄媚摇了摇头,虚弱道:“大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这其实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没想到武术协会的人那般贪婪...更是那般的无法无天...大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一股温润的暖流从林阳的手上传来。

“可我说的是事实。”梁平潮咬牙道。

说完,那人转身离开。

“那吴会长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能够当上协会会长,应该是有些胸襟与眼力的,玄媚,你就别多想了,好好养伤,别让干娘他们担心。”

梁平潮气不过了,又愤又怒,要上去讨个说法。

“咱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先是你爸出事,现在又是你出事,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不好吗?为什么总是祸事不断,梁家的先祖不保佑咱家吗?”梁秋燕不住的抹着眼泪,神神叨叨着。

梁玄媚呼吸一紧。

“以后不要再这般傻了,像这种事,应当让我去。”林阳沙哑道。

“哥...你去武术协会了?”梁玄媚虚弱的问。

男子扫了眼梁秋燕,再度开腔:“告诉我,谁是梁玄媚!”

“挑战书!!”

为首之人,正是梁秋燕。

在一众医生护士的治疗护理下,梁玄媚已恢复了些许的意识。

那人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放在了梁玄媚旁边的床头柜上:“帮我把这个交给林神医!告诉他,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在燕京阳山之顶等他!”

“大哥,这个人...是谁?”梁玄媚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阳也紧皱着眉头。

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梁平潮还未先前那事耿耿于怀呢,自然会处处跟他作对。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

“稍微去转了下,问了问情况。已经没事了。”林阳笑道。

“打...打人了...打人了...”梁秋燕惊的连连大叫。

仅是一眼,梁玄媚便注意到了什么。

“这是你自找的...”梁秋燕涨红着脸道。

却是见那信封之上,赫然是三个大字。

啪!

林阳见状,无奈一叹。

林阳将黑玉断续膏交给了她的主治医师,当敷上黑玉断续膏后,梁玄媚四肢的筋脉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林阳走了过去,拿起她的手,轻轻摩挲着。

病床上的梁玄媚立刻喝道:“我就是梁玄媚,你是谁?”

梁玄媚挣扎着,拼着仅有的一点力气,一把将那信封抓来,丢在地上。

砰!

林阳的拳头上还有些许的血渍。

说完,便大哭起来。

可下一秒。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别人对我说话大声。”

“厉无极...”林阳平静道。

“什么?厉...厉无极??”梁玄媚骇然色变。

“站住...你...你打了老子,就想这样走?”

梁玄媚没说话,只是闭目享受着林阳的抚摸。

嗖!

病房内。

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

“你干什么打我儿子?”梁秋燕赶忙跑过去扶起梁平潮,冲着那男子怒道。

但在这时,她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朝林阳的手掌看了一眼。

梁玄媚朝那信封望去,当即俏脸苍白至极。

“你...”梁秋燕尤为气愤。

林阳等人着目望去,却是见为首一名头发花白但模样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

但下一秒,那人一腿又踹了过来。

“请问,谁是梁玄媚?”

随后几个身影匆匆走进了病房。

“我是郑子雅请过来的人!”男子平静道。

林阳凝着眼扫视着这人。

医院内也骚乱起来。

忽然,门口又走进来了一群人。

梁平潮立刻被踹翻在地,滚了几圈,捂着腹部疼的直哆嗦。

“你谁啊?”梁平潮上了前,似乎很不爽对面的拽样,当即喝道。

这可让众人大为称奇。

“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他来的第一天,爸就出了事,第二天,玄媚就出了事,这要是到第三天,指不定我就出事了呢!”梁平潮苦口婆心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