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十秒内消失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林阳在哪?叫他出来!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逼迫下跪

那叫雷哥的男子走上前,指着林阳道:“这个不识好歹的狗东西!竟然要杀我!张老爷子,这件事情我怎么样也得讨个说法吧?您说呢?”雷哥淡淡说道。

“杀你?”

他们可不会跟张老爷子那般,为了个没用的外孙婿就得罪这样身份显赫的人。

现场张家人也是哗然一片。

“为了个林阳,把咱张家搭进去,值吗?”

“呵呵,这下子咱们可以慢慢算账了。”汪晓曼当即冷笑。

张家的亲戚们议论纷纷。

“林阳要杀雷老大?”

“混账!”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哪能看不出里面的端倪?肯定是这姓雷的夸大其词,但他不能戳破,只能先问清楚情况。

“你...”张老爷子气急。

“不不不,雷公子,我们老爷子绝不是这个意思!您可千万别误会!”

“你们什么意思?叫老头子我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任意欺负我的家人,我却只能干看?我忍不了!他雷老大要打就打,我张家不怕!”老爷子满面通红,激动嘶吼。

雷哥点点头,侧首道:“动手!他既然不肯舔,就给我把他摁在地上,把舌头拉出来,我自己噌!”

“他疯了吧?不知道雷老大什么身份?”

张家的亲戚们不干了,忙站出来,陪着笑脸道。

“我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这到底是张家!谁都不得放肆!”张老爷子沉喝。

“我知道你不怕我,但我得让你明白,我张家人不是好欺负的!我现在给你10秒钟的时间,马上带着你的人滚!要是十秒后你的人还没走!就别怪我不客气!!”张老爷子推开旁边劝阻的人,大声喝道。

这一嗓子可把现场张家人都给震住了。

林阳眉头一蹙。

“简单,叫这人跪下来道歉,然后舔下我的鞋底板,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雷公子面无表情道。

“张老爷子,你是了解我的!我雷鹏在广柳虽然不是什么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也是有些脸面,今天被这么一个上门女婿顶撞,颜面尽毁,我今天不找回场子,来日事情传了出去,你叫我如何在人前立足?”雷公子道。

这一言出,所有张家人全傻了。

张老爷子自然也是知道,可既然林阳承认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雷公子,你想如何?”张老爷子沉问。

“雷公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外孙婿与你素未谋面,好端端的,他为何要杀你?”张老爷子忙起身问。

“小曼!雷公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张老爷子站起身,双眉紧锁的问。

“这广柳省还得靠您跟您父亲多多关照呢!”

左右的人立刻上前要抓林阳。

“就是,爸,我这个当丈母娘的都不在乎,你在乎个什么劲?更何况雷家当下在广柳省是什么身份能量,您不是很清楚吗?难道你希望咱张家跟雷老大那伙人碰一碰?”张晴雨轻哼一声,冲张老爷子道。

“老爷子,这话就得问这个姓林的了!小颜因为他才变成这样,我不许他靠近小颜,害怕他又伤害到小颜,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骂我!雷公子说了几句公道话,他就对雷公子恶语相向,甚至要打要杀!老爷子,我汪晓曼吃点亏受点委屈没什么,可雷公子在张家受了委屈,如果我不带他来讨要这个公道,那我汪晓曼还有什么脸待在广柳省?”汪晓曼哼道。

张老爷子紧皱眉头:“雷公子,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些?我可以让林阳给你跪地道歉,这舔鞋底板...有些不太合适吧?”

“你们干什么?”张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

“我们张家哪能与您过不去啊?”

他脾气本就硬,性情护短,哪能容忍这样的事?

这话一出,张家人愕然不已。

“是,老大!”

林阳转身。

“张虎?”那叫雷哥的人扫了眼,冷哼道:“林阳在哪?叫他滚出来!快!”

“老爷子,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方才好言相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你觉得我还会这般客气吗?”雷公子哼道。

“你....来人!来人!”张老爷子勃然大怒,连连喝吼。

“林阳不就在堂上咯?”张虎指着那边背对着汪晓曼、雷哥等人的背影道。

“张忠华!你真以为我雷鹏怕你了?”雷鹏勃然大怒,沉声喝道。

“张老爷子,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们张家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雷鹏也恼了,大声喝道。

林阳思忖起来。

“张老爷子,我可没有与你过不去的意思,此次苏小姐出事,我本不愿插手,也是小曼请我过来!现在我遭了辱,张老爷子却要偏向于你的外孙婿,怎么着?老爷子是看不起我雷某人?”雷公子脸色微沉。

张老爷子勃然大怒,一拍茶几,猛地起身而喝:“雷鹏!你什么意思?真的是不把老头子我放在眼里吗?”

张老爷子眉头紧锁,沙哑道:“这么说,雷公子今天是一定要羞辱老夫的外孙婿,让老夫颜面无存了?”

“雷老大,您这是...”张虎忙上前,一脸谄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样的事,那林阳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张老爷子的子女们纷纷劝道。

“有,不过我可没打算杀他。”林阳平静道。

“看样子张家今天是想跟我雷某人过过招啊...”

“雷哥,别废话了!再耽搁下去,这姓林的还以为咱怕了他呢!”汪晓曼哼道。

“爸!你少说两句不行吗?”

“怎么回事?”

雷鹏环视了周围一圈,嘴角扬了起来。

张老爷子脸色难看,朝林阳望去:“林阳,真有此事吗?”

“张老爷子也在这啊?那这事就好解决了!”

不一会儿,张家来了不少人,直接将正厅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以前来广柳省,可是从不曾听过这什么雷老大,是从哪冒出来的?

“雷老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