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真龙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神秘的外孙婿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因为我就是林神医!

“你,不是我的最终目标!或者说,你没有资格成为我的最终目标!”

“好像是...”

可今天这位到来的冰上君,加深了他的怀疑。

这边的管家跟张忠华全傻眼了。

管家忙追上去。

林阳低吼,双掌朝自己双臂一拍,手在胸口交叉,继而松手,双臂处全是银晃晃的针。

林阳淡淡望着,双掌也蓄起大量银针。

张忠华对自己张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老爷,这是林阳少爷吗?他...他的武功居然这么强??连那位冰上君先生都能对抗?那位冰上君先生...不是天骄吗?”管家呆呆的问。

铛!铛!铛!铛...

顷刻间,他的气息疯狂升腾。

“我没事,刚才那声音是不是从后山传来的?”

“他说...后山很危险。”管家迟疑了下道。

砰!

“马上通知下去,立刻封山,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后山,谁敢靠近这里,一律轰走,若是不听,逐出张家!”

“尝尝我的轰天神拳吧!”

管家摇头:“不知。”

暴怒的杀意宛如千军万马,压向四方。

那把剑...居然是用纸做的...

冰上君低声笑道,身形再是一动,朝林阳冲来。

是冰上君的气,赋予了它无尽的锋刃。

虽然上一次闹出了风波后,他隐约感觉自己这个外孙婿有些不太对劲,但始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张忠华回过神,深吸了口气:“冰上君的确是天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天骄...走眼了!走眼了!我的外孙婿...竟有这样的实力....走眼了!”

远处的张忠华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许久,人终于是缓和过来,侧首沙哑道:

大量雪芒围绕着白夜旋转,连带着的还有冰上君那快若无影的恐怖长剑。

“哈哈哈哈,说得对!说得对!既然如此,那好!我就用上全力好了!只是林神医...希望待会儿你不要后悔!”

“快去看看那发生了什么!”张忠华大急,要往里头跑。

“老爷!老爷!”

双拳对撞。

说完,义无反顾的朝后山冲。

管家忙跑下去。

“怎么回事、”

冰上君一怔,继而哈哈大笑。

张忠华老泪纵横,望着那激斗中的身影,良久,呢喃:

“既是天骄之战,那就竭尽全力吧,不过有一句话我得告诉你,冰上君!”

“我张家...藏着一条真龙...”

二人齐齐一震,险些栽倒在地。

如此斗了大概数阵之后,二人再度分开。

远不至此!

那排名前十的天骄,有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手段通天的存在,谁都不可能是自己张家能招惹的。

张忠华对天骄的了解其实并不多。

就这么一息间的功夫,整个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似是脱胎换骨,令人心惊胆寒...

一人是冰上君。

“是,老爷!”

宛如火箭般朝上涨。

砰!!

“你的剑术也一样独特,不过我觉得你的体术应该是强于你的剑术的,何必用剑?那,只是在约束你的力量,限制你的发挥而已!”林阳淡道。

随后他猛地抬头,一拳砸向冲来的冰上君。

张忠华呐呐询问。

“他们要做何事?得弄的这般神秘?”

这时,冰上君步伐一点,人如幻影,提着长剑直接朝林阳杀来。

但这回林阳也不藏私。

林阳平静而立,冰上君紧握长剑,凝视着林阳。

然而入了后山,张忠华傻了。

后山又一度震动了。

“嗯。”

张忠华困惑的问。

冰上君微笑说道,继而送开了手。

这时,一记地动山摇的声音突然从后山处传开。

哐当!

管家走来,对张忠华作礼。

“应该不是地震,老爷,您没事吧?”管家站定,忙是询问。

“哼,你果然非比寻常,如此医武,我此生都不曾见识过!佩服!”

“很危险?”

而另外一人,正是林阳!

“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利剑与手撞击,迸溅出璀璨火花。

二人厮杀争斗于一起,打的是天昏地暗,地动山摇。

“若不如此,你来找我又是为何?”林阳反问。

但因为张家以前也有人涉及过武道界,张忠华对这还是听说过一些。

却是见此刻的后山上,所有树木全部被摧毁,地面被犁了数遍,鲜土翻出,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样子,场面好不狼藉。

这还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吗?

他们如同雕像般站在原地,怔怔而望,脸上全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依然矗立于那,如同泰山巍峨不动。等冰上君杀来,他抬起了手,朝那袭来的长剑抓去。

仿佛间是看到一名无往不利百战百胜的大统领率领大军,冲向林阳。

他已年迈,尚是知晓天骄榜上妖孽纵横的事情。

惊天动地的爆炸再度传开。

却是见那把剑竟如叶子般轻飘飘的从他手上落了下来,掉在地上。

“老爷!”

“什么话?”

然而林阳也毫不畏惧。

而在这狼藉的大地上,立着两个身影。

张忠华点了点头,平静道:“里面如何?”

“林阳少爷跟冰上君先生进入到后山,并嘱咐我,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却是见他那抬起的手上竟是闪烁着大量奇异白芒,宛如星辰夜空在他手中闪烁,美轮美奂,令人陶醉。

用一把纸剑便可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剑气。

“这么说,你是希望我倾尽全力?”冰上君问。

嗖!

随后大量雪芒从白夜的手掌心炸开,溅向四方。

不!

老人家心脏跳得很快,想要竭力平复却是不能,大脑已是一片混乱。

管家跟张忠华瞬间不能呼吸。

“老爷!林阳少爷先前说了,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前往后山!”管家再道。

张忠华云里雾里,但还是老脸一沉,哼道:“若是如此,那便越得去看看了,要是我外孙婿在我的地方出了什么事,那还得了?”

要空手接白刃?

“为何?”张忠华愣问。

张忠华忙扶住旁边的假山,连连急呼:“是地震吗?地震了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