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放长线钓大鱼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断绝关系!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大喜事

他的身上有多处包扎,人是刚出的院。

林阳早早离开了张家,并让麒麟门跟忘忧岛派遣精锐前来守护。

这种事,他不愿插手。

张忠华陷入沉默,没再多问。

“是药王村下的毒吗?”张忠华问。

“外公,药王村那边不用再担心了。”林阳突然道。

林阳摇头。

吕弄潮坐立不安,极为忌惮。

一到江城,马海便找到了林阳。

“爸!您不要冲动!”

“不用担心?”张忠华一怔:“何意?”

“我告诉你臭老头!虽然你是张家的家主,但张家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想要老婆子走?行啊!你要有本事,就亲自把我轰走!”张老太吼道。

秦柏松满脸伤感,颇为痛苦道。

徐天起身离开,房门关好。

吕弄潮大喜。

其实他知道张家在这样的争锋当中力量是微乎其微的,但这个时候他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张家人张着嘴,皆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阳走来,平静说道。

张忠华严厉大吼。

“看样子外公在张家也过的很不如意啊。”

这时,清脆的响声传出、

马海接过,立刻退离开来。

“放长线,钓大鱼!”马海低声简单的回了一句。

床前坐着的人正是古派之人吕弄潮,他岂能不仇视?

“我会派人来这守着小颜,目前小颜身上的毒非比寻常,我还未能研制出解药!我需要点时间。”

徐天也忙是起身,态度恭敬。

张家人也稀稀落落的离开。

“柏松!”

“糟老头子,你敢?”

“秦老先生!”

林阳取出一个小瓷瓶儿,递了过去:“让秦柏松去做吧。”

“是。”

“知道你是个大忙人,那你去忙吧。”张忠华点头道。

“药王村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张忠华迟疑了下道:“网络上把药王村传的神乎其技,很是强大,而且我听说你的阳华目前被打压的奄奄一息,几乎崩溃....小子,你有什么打算?有需要张家帮忙的地方吗?”

吕弄潮脸色煞白到了极点。

吕弄潮忙起身看着秦柏松。

吕弄潮一愣,隐约间意识到什么。

吕弄潮大喜,猛地起身。

“徐先生,辛苦你了。”

“好!”

咔嚓!

“这还不是死老婆子那边有人为她撑腰!所以她才有恃无恐!”张忠华愤愤不平。

林阳淡道。

但张老太已不愿再搭理他,直接转身离去。

“柏松,你这话的意思是....”

“弄潮,我能带你出去,但这还得看你自己,你若想出去,自然能从这安然离开,如果你不愿走,那谁都帮不了你了。”秦柏松淡淡说道。

众人脸色难看,不敢违背,只能应下。

“老二,老三,你们几个人什么意思?是不听你们老子的话?”张忠华瞪着几人道。

“没...”张忠华呼吸一紧,大脑瞬间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子,你是说...”

秦柏松点头。

“知道。”

他前段时间遭遇袭击,死里逃生,后证实这一切都是古派所谓。

“柏松,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吕弄潮情绪激动的问。

徐天怨恨的盯着面前床上颓废坐着的人,眼里全是仇恨。

“管家!马上给我把她送走!快送走!”张忠华大声喊道。

“你...”

“我已经解决了!”

但张老太显然不肯这般轻易离开。

“好,老先生您慢聊,我先出去。”

“老先生太客气了,请问您来是有什么事吗?”徐天问。

“快照做!”

得知此事,林阳松了口气,立刻返回江城。

不过好在这消息还未传出去,也就是说林阳控制了苏刚跟晏九几人,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还无人知晓。

“这里有两瓶药,是我老师交给我的,我推荐你选左边这瓶,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选右边,但我希望你不要选它,因为选了它,那你我...这次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

但张忠华不管,气的满面涨红,歇斯底里道:“怎么着?你们是要造反吗?不听我的话?这张家!到底是我做主,还是这个老太婆做主!!”

“不是,这情况很复杂,外公,我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向你解释。”

吕弄潮浑身一颤,举目望去,却见房门打开,一头银发的秦柏松走了进来。

张家人纷纷反对。

“外公,我该走了,此次过来,我只是想看看小颜这边的情况,当下她既然无恙,我也得去处理我的事情。”

“因为药王村,已经没了。”

关于苏刚之事,他也让张忠华去调查了一番,才知道就是张晴雨透露了苏颜的位置,才让晏九等人知晓了。

林神医这是要迫使他给其当内应。

林阳淡淡一笑:“看样子咱两意见一样!那么,知道如何安排吗?”

吕弄潮一旦服用,必然当场毙命!

他听过徐天,林神医居然让徐天来看守他,他明白自己想跑绝对是异想天开!

“你有什么打算吗?”林阳询问。

“老头子!你疯了你?为了个没用的苏家赘婿!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了?”张老太坐着轮椅赶来,气愤的喊道。

“爸,我们...”

张忠华满脸担忧。

“林董,古派与吕弄潮、晏九他们断了联系,已起疑心,今天派了不少人来江城调查消息,玄医派学院的四周有不少实力不俗的医武,我们该如何处置?”马海小心的问。

“老师让我来单独与吕弄潮谈几句。”秦柏松严肃道。

很明显,左边这瓶是延迟性的毒药,是林阳交给秦柏松用以控制吕弄潮的,右边这瓶...则是致死毒药!

要他背叛古派...

张老太勃然大怒。

“行!”

“柏松,我就知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还在!我就知道!”吕弄潮满脸泪痕。

一间幽暗的房间里,徐天坐在桌子前抽着烟。

张忠华气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