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你们要的宝藏在我这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是谁欺负我林某人的徒弟?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真叫人失望

“报警?你看看你手机有信号吗?”张雅沉道。

发生了什么?

“话说回来,我不记得我有过你这么一个徒弟!你是叫席子义对吧?你是什么时候拜于我门下了?”林阳回首,看着席子义问。

然而那肖凯枫毒杀冒牌林神医的景象却是深深震撼到了她。

“傻子!之前那个是假的!这个才是货真价实的林神医!”

林阳从怀里取出几本事先准备好的书籍,呈示于众人。

就这一手....谁还敢质疑面前这人的身份?

“林神医,咱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别来无恙了!”

若是这样,他这小小的灵剑门拿什么去跟别人抗衡?

“何意?”

“不会有错了!我还以为林神医会当个缩头乌龟,不敢来这,没想到他居然来了,呵呵,有趣!太有趣了!哈哈哈...”

“怎么又冒出了一个林神医?”

现场议论纷纷。

“我...”

“赵毅!你闭嘴!”席子义低喝!

“既然如此,为何叫人假扮我?”林阳淡道。

“这几本书,是我自己所著,记载着我的毕生所学,谁能得到,就能学得我的一身医术!”

“是....那时候是秦柏松老先生接待我的,不过我并非是以灵剑门人的身份拜访玄医派学院...”席子义忙道。

“林神医??”

“你在玄医派学院学习过?”林阳颇为意外,望着席子义。

她从未见过这样残忍的手段。

林阳不愿跟灵剑门的人多说废话,扭过头去,看向那边的古派一众,还有毒皇肖凯枫,神情逐渐变得阴冷。

“呵,他连林神医都能找个人假冒,自己冒充林神医的徒弟算什么?”

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

席子义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忙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林...林老师,请恕罪,请...请恕罪。”

“感情席子义这家伙是冒充的啊!”

他的心思与众人一样,怀疑着这人的真实性。

她跟许晴一路心惊胆战,终于抵达这里后,便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拍摄工作当中。

肖凯枫面露兴奋。

“什么?”

但看一人走上前。

“也不算是!”林阳摇头。

“雅姐,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席子义前来,也多半如此。

“雅姐,快看,是那个人,是那个林阳!”许晴忙道。

林阳立刻明白了。

毒皇肖凯枫则是默默打量着林阳。

公孙大煌很是大方的开口。

“这可说不准,指不定这个也是假的!”

“席子义,你们灵剑门的账,我以后再算吧,我现在得处理些正事了。”

却见那人将帽子摘下,露出一张天神般的俊颜。

许晴默默点头。

二女也觉宽心。

公孙大煌动了动眼,淡道:“看样子这位是正主。”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席先生!我不服!他肯定也是假的!看我来揭穿他!”

举世震惊。

随着这鸭舌帽男子的出现,众人全部将目光聚集。

“骗?林神医,这么说来,你是耍了我们所有人了?”公孙大煌淡淡问道。

周围人一听,恍然大悟。

这根本不是她这种普通人能接触的。

后头跟随而来的张雅、许晴二女顿时双眼发亮。

不过...面前这人真的是林神医吗?

古派人与灵剑门的人神色各异。

“这暗龙潭内,根本就没有什么绝世医典!这一切,都是我骗你们的。”林阳平静道。

“这...这个....我....我以前在玄医派学院里学习过一天...林神医...严格来讲,这...这也算吧。”席子义小心翼翼的说道。

所有人的脑海里全是这个想法。

这一刻,她方才明白强大的武者对普通人而言到底代表着什么。

“你就是古派的话事人?”

有这么多人在,至少比先前空无一人要好。

四周惊呼。

这句话冒出,立刻引得四面八方所有人的瞩目。

“你们想要的医学典籍是存在的,但不在暗龙潭中央,而在...我手上!”

林神医居然敢跑这来?他是想找死?

然而结果令人绝望。

那叫赵毅的人叫嚷,竟是直接上前,一手抓向林阳。

“我这人最恨别人假冒我了,这样可不只是败坏我名声这般简单!除此之外,我也十分讨厌别人借着我的名头招摇撞骗,席子义,你可是把我最忌讳的两件事都犯了!”林阳摇头。

包括席子义...

“这个是真的?你确定?”

他现在得罪的可不仅仅是古派,怕是连林神医都得罪了。

“混账!席先生,你别被他骗了!他是不是林神医还不知道呢!你干啥向他下跪?若他也是假冒的,岂不是丢尽我灵剑门的脸?”有灵剑门人不服了,站出来大声嚷道。

席子义有些迷茫。

这里人虽然多,但没人注意二女。

“是他!虽然看不清脸,我认得他衣服。”许晴道。

“何事?”公孙大煌问。

但他的手刚伸过来,其人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击,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当场昏迷。

“他想干嘛?”张雅一脸困惑。

“那是林阳吗?”张雅回过神,忍不住问。

满面煞白正在拍摄着现场画面的张雅也回过神。

“嗯?”

其实每天都会有不少宗门势族的人来玄医派学院探寻阳华乃至林神医的底细。

世人呼吸凝固,瞪大眼呆望。

“林神医?”

这边的席子义有些紧张,也在打量着来人。

席子义害怕的紧。

“我们能做的太少了,事已至此,只能把这一切记录下来,若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至少我们还能还原真相。”张雅道。

“我跟你说个事吧。”

“正是。”

公孙大煌眉头微皱。

许晴忙掏出手机拨了几个紧急电话。

玄医派学院作为公共场所,几乎不设防,任何人都能进出。

不过就这种事便想认林阳这个师父,未免想的太多。

“不清楚!不过这些人这么可怕,他....他该不会出事吧?”许晴紧张万分,颤颤巍巍道:“雅姐,干脆我们...我们报警吧...”

一古派人冷冷询问。

这是一名穿着随意戴着顶鸭舌帽的男子,帽檐压低,看不清脸。

“你是何人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