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强悍的花玄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定叫你跪地求饶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说了,你带不走她!

“你早该认真了,林神医,我也一直很期待见识见识你的医武手段。”花玄平静道。

“爸...这是怎么了?”

林阳一言不发,手指一挥。

后头那些张家人顿觉呼吸困难,一个个连连后撤。

“怎么回事?这丫头是那个星灿丫头的师姐,二人应该同属一人教授,怎实力却是天差地别?”张忠华困惑询问。

以柔克刚?

“林神医...”张忠华忙上前,老脸全是急色,低声问:“你怎样了?没事吧?”

林阳吐了口浊气,眼神森然。

林阳嘴里直接喷吐出一口鲜血。

“师姐小心,这家伙跟刚才不一样了!”星灿扫了眼林阳,忙是呼道。

但这回林阳巴掌拍过去之际,花玄依然立于原地,没有躲闪,而这一回,她一臂抬起,小手朝后轻举,纤纤五指握成了拳,继而轻喝一声,一拳朝林阳的掌心轰来。

其人狠狠撞袭在后方破碎的山壁上。

也不摆架势,就这么轻盈矗立,像柳树下等待才子的佳人...

“天罡...术?”

这时,乱石被顶开,林阳从乱石堆里站了起来。

稍作检查,才发现自己体内多处血管都被震破。

咚!

这回,她竟主动出击!

蛮劲巧劲气劲,他皆烂熟于心。

他踏平了数个武学宗派,得到这些武学宗派之精髓,虽然他的武学套路懂得并不多,但万变不离其宗,武学之精髓,他已拿捏在手。

花玄轻声说道,便迈着莲步,朝林阳走去。

一股奇异的响声传开。

花玄定神而立,面无骇色,仿佛是看不到那轰来的一拳...

惊呼不断。

噗嗤!

“太极?”

着目看去,林阳像是没受什么伤,但却是灰头土脸,颇为狼狈。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要紧,快些走!”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暂时的。

他不是没见识过一些太极大家,但像花玄这样的,他还是很少见。

林阳点头,也不墨迹,几步上前一拳而轰。

林阳默默点头:“看样子我得认真起来了!”

那一瞬,林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不大的拳头上裹卷而来的罡风!

一枚枚银针从他指尖跃出,继而稳稳的扎在林阳的臂膀上。

林阳也懂!

这回又斗,他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做成个武场。

林阳深吸了口气,神情认真了起来,继而双臂也弯曲柔绵,拳化为掌,朝花玄重新展开攻势。

如此暴戾的拳头,可比方才对付那星灿要猛烈的多。

闷响传出。

就在这拳头即将袭砸在花玄身上的瞬间,花玄终于动了。

“啊?”

“没事...这个人...好强!”

“莫要多言,你们几个快些离开这!走!”张忠华低喝。

他急忙取针封穴,稳住身躯。

“原来如此...”

“不是什么高奇的手段,很多人都会!太极,林神医应该听过吧?”花玄平静道。

林阳大脑有些混乱。

随后便看林阳的身躯突然如同利箭般朝后面倒飞过去。

“林阳...林神医,你没事吧?”张忠华关切的问,差点又喊错。

“您没事吧?”

然而就在这一拳重重打在花玄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上时...

太极有这么厉害?

一些人吓得直接闭起双眼,不敢去看。

林阳也是一脸的震愕,急忙深吸口气,稳住自己体内的气血。

等林阳到来,她便站定。

这一动手,便倾尽全力。

咚!

张老爷子也来不及翻修。

“那是什么?”

呼!

这不是在找死吗?

巧劲?

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味儿。

花玄竟没有再用太极!而是背道而驰!以刚攻柔!

“啊?这...”

“快,快把石头扒开,救出林神医!”张忠华急的老脸都白了,连连呼喊。

张家人止步。

本就破碎的山壁立刻爆碎,大量落石滚落,将林阳掩埋。

林阳眼神凛然,不做留手,全力而攻。

“不碍事,下一击,我会败他的。”

“天罡术!”

林阳沙哑道。

且同一时间,林阳将落灵血也一并催动。

“老爷子,我没事!”林阳呼道,双目凝重的盯着花玄:“你刚才所用之力...是巧劲吧?但与寻常巧劲不同!你这巧劲,尤为精妙,已不是四两拨千斤这般简单!你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哗啦!

世人震惊。

张忠华严肃道。

“林神医!”

嗖嗖嗖...

“什么?”

拳掌再度碰撞。

“好!”

张家后山经过上次林阳与冰上君一战,已是支离破碎,狼藉一片。

“那爸你呢?”

张华歌颤声问。

张华歌等人迟疑片刻,让些年迈或年幼的人离开,而他们几个则陪在张忠华的身旁。

星灿用手与林阳的拳头正面碰撞,后果是五指尽断,这花玄的小手看起来比星灿还要精致纤细,这要是吃上一拳,不得跟摔碎的冰块,四分五裂啊?

林阳颇为意外。

张家人惊呼。

“这总不能又是太极吧?”林阳朝花玄道。

她没有躲闪,而是抬起仿若无骨的小手,对准了那轰来的暴戾之拳,竟是想要用自己的手挡下来。

砰!

不管了!

“我红颜谷所学之术,包罗万象,我并未言我只懂太极。”花玄淡道。

张家人大急,赶忙冲上前。

“林神医,这下子知道我们红颜谷的厉害了吧?”星灿大笑,极为得意。

这回林阳没有飞出去,而是不断后退,地面被他踩出一个又一个深坑,身上被一股澎湃的力量撼动着,等站定后....

霎时间,林阳的气意疯狂上涨,人也变得尤为的暴戾。

“我也不知。”

林阳愣住了。

“林神医,可以随时动手了。”花玄轻声道。

这样漂亮的小丫头怕是要遭重了!

花玄行至后山,望着这支离破碎的场景,星眸里掠过一抹思绪。

“当然不是!”

咚!

但是...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