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痛苦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你想不想成为双令天骄?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这一批换你来!

“那为何...你们身上的伤势有处理过的痕迹?你们二人应该都不懂医术才是,谁处理的?”

“是,弟子告退。”

但星灿却显得极度紧张。

果不其然。

二女也一并跪地而呼。

“哦?没办成吗?”

星灿点点头,小心翼翼的退出楼阁。

“没有便好!否则你们便有通敌之罪!”

“大师姐,师妹,你们回来了?”

“人呢?”屏风后的人淡问。

但走了没几步,一个一袭黑衣的身影拦住了二人。

“不是不是!师父,这怎可能?我们跟林神医没有任何关系啊师父!”星灿忙摆手。

“林神医?不过一黄口小儿,你对付不得?”

“拜见师父!”

“通....通敌?师父,林神医何时成了我红颜谷的敌人啊...”

“回师父,是的,师姐所言非虚。”星灿忙道。

“请师父恕罪!”星灿也忙磕头道。

即便请罪,花玄的脸上也是无波无澜。

但二女不敢直视,只跪在屏风前。

楼阁的一层对着门的地方是一面大屏风,屏风后头是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是傅琳师妹啊,怎么了?”花玄看了眼黑衣女子。

出了楼阁,星灿直接朝汤池处赶。

“从他对抗花玄的那一刻起!任何人,都不得忤逆我红颜谷!林神医亦是!”

“事情是如花玄所说那般吗?”屏风的人再度出声。

楼阁内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

花玄独身离去。

荷塘内荷花绽放,不少白鹤立于塘边,景色如画,尤为醉人。

亦不知这莲花是真是假,但却栩栩如生,如仙人杰作。

“贪生怕死吗?”

屏风后的人显得颇为意外。

花玄面色平静,推门而入。

“进来!”

一直走到空谷深处,能看到一片巨大的荷塘。

“可是...大师姐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啊...师父,难不成您是打算亲自出马,对付林神医吗?”星灿小心翼翼的问。

一处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的空谷前,两道倩影正朝里头走去。

“还让师姐出手?这...师父,这怎能赢?”

“花玄,本来这次为师是打算只让星灿去便是,为保证不出意外,方才连你也派出去,为何还会失败?那小小张家,理应无人能拦你才是!”

到了汤池边,却是瞧见花玄双眸暗淡的看着汤池,脸上虽无表情,但瞳目之中,全是痛苦...

“谷主,花玄与星灿带来了。”傅琳立于楼阁前,跪伏而拜,声音恭敬。

花玄立刻俯首:“师父,人未能带来,弟子办事不利,还请师父见谅!”

“放心,下一回站在林神医面前的花玄,不会是今天这个花玄...好了,本谷主要修炼了,你且下去吧,去汤池旁,找你大师姐去!”

这楼阁十分独特,竟是以玉竹打造而成。

屏风后的人呢喃一声,又开了口。

“弟子岂敢?多谢师父饶恕。”花玄忙是再度叩首。

“这...好的师父,徒儿...徒儿先告退了。”

花玄轻轻颔首,紧随而上。

玉竹宛如美玉般无瑕绝美,似天工之物,而在楼阁顶部,是一座巨大的平台,平台上有一株硕大的莲花,直朝苍穹。

“怎么?你不乐意?”

这话一出,花玄那古井无波的秋眸终是出现了一缕松动,但很快又敛藏起来。

“杀鸡焉用牛刀?林神医还不值得本谷主出马,继续让花玄出手便是了!”

星灿还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这...师父,我...我们找了家医馆,稍微...稍微包扎了下...”星灿颤颤巍巍,低着脑袋道。

在荷塘的后方,是一座巨大的楼阁。

“武道方面,他不如我,但林神医之医术的确诡异无常,弟子不慎中其毒针,为保性命,只能放弃,还请师父治徒弟贪生怕死之罪。”花玄再度叩首,平静说着。

“不是林神医帮你们处理的?”

“既然如此,这次的筛选招新,就由你去主持吧!”

“谷主命我在这等候大师姐,并请大师姐跟师妹速速去见她老人家!”那叫傅琳的女子冷冽说道,便在前头引路。

“你去吧。”屏风后的人淡淡说道。

星灿则忧虑的很,迈步时都显得不太利索。

“师父,是林神医不许。”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