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给我找出真相!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愈演愈烈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沈玉明在哪?

“快拦下他!”那巡捕吹起哨子。

那巡捕一头雾水。

他虽然猜到会是如此,但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用,不用,长官,其实这位先生也是很专业的。”先前那李医生忙挤出笑容道。

不过现场可不是林阳说的算,众人自然不会同意。

“准备冰棺,速速冰封冷冻!”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查!查清楚小妤为何要自杀!是谁逼的他自杀!明白吗?”林阳面无表情道。

苏泰无力的后退两步,身子有些站不稳。

苏泰则坐在客厅里,一根接着一根烟的抽,他的模样苍老了十余岁,双鬓骤白,虎目通红,也有泪要夺眶而出,但他忍住了。

“实际上...你女儿早就死了,我们只是走走程序而已!”李医生叹了口气道。

“医协会?你....你是医协会的人?”

而在这时,林阳已是起了身。

“这位先生,苏妤小姐她...已经死了啊...”

那医生有些困惑,可当看到小本子上的几个字时,脸色瞬间煞白至极。

“女儿啊!”

“不要紧,不要紧,就让这位先生检查吧,实际上...我们也无能为力了。”那李医生忙道。

正在施救的医务人员吓了一跳。

林阳几乎是咆哮出声。

苏泰将烟头掐灭,走了过来沙哑道:“林阳,不要闹了,你...你快出来吧。”

“是,林董。”

两名巡捕也跑了过来,低声道:“先生,麻烦你赶紧出来!否则我们只能强制性带你走了!”

好在康佳豪及时出面,调动关系,强行将苏妤的尸体带去玄医派学院。

然而林阳依然没有搭理,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递给了面前的那名医生。

但林阳哪还管这些?直接拉起警戒线,发了疯般朝里头冲。

随后,在林阳的注视下,苏妤的身体被冰霜一点点的覆盖,整个人沉睡于冰棺之中...

“马上把苏妤小姐送到玄医派学院去。”林阳面无表情道。

“长官!这是误会!这位是我的侄女婿!他不太懂事,请你们见谅。”

赶来的康佳豪连忙解释。

“好的老师。”

刘满姗撕心裂肺的哭声传了出来。

林阳冲进浴室,大声咆哮。

他几乎是夺门而出,驾车朝苏妤所在的小区冲。

众人点头。

“喂!你太没礼貌了!”

这时,一名巡捕看到冲过来的林阳,立刻将他拦下。

本子里头的记录,立刻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现场排除他杀的可能,苏泰先生,请你们配合我们做下笔录,然后...料理下苏妤小姐的身后事吧。”一名巡捕叹息道。

但先前那名医生却把众人给拦住了。

“无能为力?”苏泰急了,忙道:“医生,那我女儿她...”

苏妤穿的很漂亮,画着妆容,但面容苍白至极,右手腕的口子处是一道恐怖而狰狞的痕迹,旁边的浴缸里全是血,人已经没了气息。

那人一怔,继而哼道:“我救不活,那你能救活?你这什么话?啥都不懂,还在这里胡言乱语!我说你到底滚不滚?你再不滚!出了什么事,小心家属追究你法律责任!”

“送去吧。”

苏泰又惊又愕。

而且此刻林阳的双眼...已经是血红一片了。

周围阳华的人都没吭声。

“李医生,你这...”

巡捕看不下眼,立刻低喝。

“先生,请你不要捣乱!”

林阳不语,直接推开左右的人,为苏妤施针检查。

“长官,那位是死者的家属!请您见谅!见谅!”

“专业?”

林阳不敢迟疑,立刻取出银针,要给苏妤检查。

“巡捕!巡捕!快把这个无关紧要的家伙轰出去!这捣什么乱呐?这样我们还怎么救治伤者?”一名生的瘦弱留着山羊胡须的医生大声嚷嚷道。

刘满姗当场崩溃了,嚎叫一声,朝卫生间冲去。

但旁边的两名医务人员立刻将他拦住。

林阳沙哑道。

林阳紧捏着拳头,咬牙说道。

还有医务人员,似乎正在抢救。

“把这个闲杂人等拉走!”

林阳疯了。

周围的巡捕立刻围堵过来。

苏泰吓了一大跳。

一名医务人员大声喝道。

“闭嘴!!”

闻讯赶来的秦柏松点头。

几名医务人员生气道,要上前阻拦。

人们严肃说道。

“动用一切关系与能量,哪怕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真相挖出来!”

“区医院的。”

“麻烦你立刻出去!”

谁都无法想想得了此刻林阳内心是有怎样滔天的怨恨与痛苦。

这里依然拉满了警戒线。

人们费解。

林阳浑然不理,眼珠子紧盯着苏妤。

“你们是哪个医院的?”林阳侧首沙哑询问。

这是一场有准备的自杀。

却见那李医生将那个小本子打开。

大量巡捕聚于内外。

此刻这小区已是人山人海,巡捕拉起了警戒线,大量记者蜂拥而至,朝这里赶来,疯狂的抓拍着每一个可能与新闻有关的画面。

林阳亦是如此。

“好...好的!”苏泰重新点了根烟,拿烟的手都在颤抖。

林阳冲进小区,几乎一步一个楼层,电梯也不走,不过十几秒,便来到了苏妤所住的楼层。

他还从未见过林阳发这么大的火!

“你谁啊?捣什么乱?出去!”

旁边的人赶忙将她拉住。

“林阳,你别捣乱。”苏泰忍不住道。

“统统滚开!”

林阳低吼。

“救治?怎么?你救的活她?”林阳狰狞的问。

“我这侄女婿的确看过几本医学方面的书,对这个也颇感兴趣,但要说他专业...”苏泰没再说下去。

“喂,你干什么?你不能进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