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你不知道痛的吗?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沈玉明在哪?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不得好死

可是...此刻的林阳依然不动,稳坐于椅子上。

男女们眉头无不皱紧。

旁边的人立刻将林阳的双肩抓住,狠狠摁他在椅子上,让他起不来身。

那把叉子没有刺进他的皮肉里。

“给我把他裤子扒了!”女子嘴角上扬,大声喝道。

“什么?”

林阳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知道。”

清脆的声音响荡整个包厢。

那红领带男子直接将酒杯朝桌上一抛,冷笑道:“姓林的!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们喊你一声小妤姐夫,那是我们给沈总面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

林阳轻轻点头,将门关上,并将保险拉起。

“待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林阳平静道。

二人笑嘻嘻的伸出手,要将林阳摁倒在地,强行扒裤。

随后电话挂断。

“行呐!”

因为林阳的脸上没有半点痛苦,反而依然是那副平静的样子。

“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唯一一次机会,告诉我,沈玉明在哪?”

林阳沉默不语,继续给自己倒了杯酒。

女人又猛地一拔。

随后大量身影冲进了包厢。

女人笑嘻嘻道,直接拿起桌上的餐叉,喝道:“给我摁住他,让我在他的手上捅几个窟窿!”

“那么,他在哪?”

红领带男子眉头微皱,感觉不太妙。

太掉价了。

他们可不愿意跟林阳这么个废物坐一块。

可...

尖叉入体,又是几个血窟窿。

哧!

似乎要刻意如此,以此让林阳尴尬。

这话一落,林阳抬头望着红领带男子,眼神平静,神情古井无波。

“哟?小妤姐夫这是摇人去了?”

一切,似乎不曾发生。

“什么人?”红领带男子喝喊。

“你找沈总?”

“我们哪知道?”红领带男耸耸肩。

“我之所以一直不动他,是听说这人跟林董有些关系!据说林董看上了他的老婆!现在沈少跟林董杠上了,我本不愿意惹火,但这个废物居然敢在我的地盘撒野!我也不是软柿子!”那红领带男子挥了挥手,笑道:“小妹,你就按照你的方式处理吧!”

“马上来一趟紫金宫。”

他,也好似没有痛觉...

像是最后通牒。

众人愕然,顿时慌了神。

这回没人笑了。

周围人大笑。

酒杯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声音不掺杂任何感情。

“待会儿?哼,老娘还不信治不了你了!你们两个,给我把他摁在地上!”女人冷道。

“小妤姐夫,我们这是私人聚会,并没有邀请你,如果你想喝一杯,请去外面喝吧,消费多少算我的!至于这个地方,您可能不够资格在这喝酒!”红领带男再度开腔,眯着眼道。

“你们想什么呢?老娘就算是便宜一条狗,也不会便宜这种废物!”女人狰狞道,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把刀子,狞道:“老娘要剁了这废物的命根子,倒要看看这个废物看到自己命根子都没了,还会不会这样淡定!”

“你他妈不知道痛的吗?”女人恼了,直接破口大骂。

“在哪?”林阳平静道。

所有人都为之称奇。

“待会儿他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谁都没吭声。

旁边的人都听到了林阳这简短的通话,一个个直接放声大笑。

“二哥,我忍不住了,我给这个家伙点颜色瞧瞧吧!”那名女人愤怒道。

砰!

旁边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直接冲过来,一巴掌将林阳手中的酒杯拍掉。

“好嘞!”

“哈哈哈哈...”

“快点快点,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周围的人纷纷围了过来,一个个饶有兴趣,满是期待。

她朝林阳望去,笑容却不由一僵。

“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脑袋坏了吗?”

女人的脸上也满是狰狞的笑容。

哧!

“嗯?”

“哈哈哈哈,小妹,这个可以有!”

大门再度被踹开。

似乎他的手没有受伤。

女人眉头一皱,心生怨怒,一咬牙,再度拿起银叉朝林阳的手掌心狠狠刺去。

“哈哈哈哈...”

几人皆是一怔,随后一名留着平头戴着红领带的男子笑出声:“小妤姐夫,您可能找错地方了!沈总不在这,这个地方从今往后跟沈总也没关系,他已经将这个场子转给我们了,您在这里可寻不到沈总的!”

看的人心惊肉跳。

旁边的人笑嘻嘻道。

鲜血溢出。

人们哄堂大笑,讥讽言语不绝于耳。

周围人的所作所为,仿佛是跟他没关系。

林阳摇晃着红酒杯,大概十秒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便取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众人掩唇而笑,眼神里全是戏谑与轻蔑。如同看小丑般看待林阳。

林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问。

现场男女们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这回已是撕破脸皮,再不讲什么客气不客气。

而在这时。

“林董?”

“那可不是便宜了这小子?”

“那你为什么不挣扎?为什么不喊痛?你这样不配合,会让我觉得很没意思!知道吗?”女人冷道。

“好!”

所有人目瞪口呆。

“还喝酒?喝你妈喝!老娘让你喝了??”

“是。”

“他居然敢威胁我们?”

“呵,小妹,你想干啥?该不会是想在这里给大家表演一个吧?”

“你真当我们不认识你?呵!你不过是个给别人当上门女婿的废物罢了,真把自己当根葱?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给脸不要脸!赶紧滚!否则,本少今天让你爬着出去。”红领带男子继续道。

女子毫不犹豫,直接握着银叉狠狠刺进了林阳的手掌心。

银叉竟是穿体而过。

“南港这边。”

“哎呀呀,那我们可太害怕了!”

可对方压根不理他,而是快步跑到林阳跟前,鞠躬道:“林董,十分抱歉,徐天来晚了...”

“嘿嘿嘿。”

“太搞笑了。”

一人揪住他的胳膊,将其右手掌狠狠压在桌子上。

哐当!

“小妤姐夫?您该不会是生气了?叫人来揍我们吧?”

“我也想看看,哈哈哈...”

然而林阳浑然不理,自顾自的走到桌前,拿起旁边的红酒杯晃了晃,鲜红的液体在高脚杯内旋转。

几个鲜红的窟窿出现在林阳的掌心。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