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走的了?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垂死挣扎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血魔宗

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林神医的眼皮子底下...

砰!

“哦?血南狱,你真这般厉害吗?我怎不知?”又一个声音传出。

血南狱暗吸了口气。

为之奈何?

就在这时,林阳突然冒了一句:

沈浩胜本欲出手,但蹲伏下的林阳根本让他无处下手,匕首刺不到心脏部位。

一定要刺心脏!

“还不动手吗?”

想到这,沈浩胜不再犹豫,手死死的拽着刀柄,呼吸凝固,紧紧盯着林阳,只等他露出破绽,便一击毙命。

沈浩胜大惊失色,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掉出来。

血南狱阴冷而笑,转过身来,竟是想逃。

“那你说的神君....难不成是东皇神君?”

人如蓄势待发的毒蛇。

但是,若不出手,血南狱便也不会出手!

“你腰间的匕首,我早就看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若是突然偷袭,可是很有机会的,但你犹豫不定,岂不是错失大好良机?”林阳道。

“好你个沈浩胜!竟敢出卖老夫!老夫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凌空响起一记沉闷的响声。

他清晰的感受到林阳没用气劲,纯粹的靠肉身断铁...

“是!”

“血南狱?”林阳眉头一动:“六臂魔头?”

元星震怒,纵身跃起,与那血风相撞。

“你是来给你徒弟报仇的?”

林阳淡道,突然拿起旁边的一把刀,直接伸出手指,竟是以指为刀,狠狠劈在那把刀上。

怎么办?

“拦下他。”

他的身躯也不断颤动,等站稳时,眼露愕色盯着元星。

“林神医,并非是浩胜想对您下手,实在是....是....血南狱那个老狐狸逼迫所致啊....”

“是!”

要是违背他的意愿,沈家人依是在劫难逃,且死的会十分凄惨。

一定要刺心脏!

“呔!”

若是自己不肯出手,血南狱不出面,必然秋后算账,沈家也就完了。

林阳走上前。

就在沈浩胜向林阳坦白的刹那,一个恢弘之声传出。

“血南狱,给我束手!”

“没错!林神医,便是我东皇教的东皇神君!”元星冷冷道。

顷刻间,那口子里喷出大量的气体,本几乎昏迷的沈家人也停止抽搐,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元星落地后不住后退,身躯狂晃。

看到这里,沈浩胜犹豫了,握着刀的手缓缓松开。

“你就是六臂魔头血南狱吧。”

林阳眼露狰狞,步伐一点,疾追而上。

“林神医,咱们走着瞧!”

“古派太上长老?”血南狱识得曹松阳,脸色再度变得古怪起来。

但...那血南狱也不是寻常人物啊。

“他的气脉受堵,需要顺气,我来帮帮他吧。”

那是出了名的魔头!

随后一股血风朝这冲袭而来。

林阳平静道。

自己这样偷袭,怕是不能杀死林神医啊。

林阳摇头,捏着被斩开的刀片,在那沈家人的身上割几道口子。

沈浩胜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脸上尽是冷汗。

既然两边都不好得罪,那干脆顺从血南狱,配合他杀了林神医。

“老夫元星!贼人宵小,竟敢伤害神君?找死不成?”元星哼道。

沈浩胜脸色不断变幻,最终是一咬牙,猛地跪伏于地,朝林阳磕头。

“你是何人?好深的内力!”

“林神医,您...您在说什么?什么动手?”沈浩胜挤出笑容。

沈浩胜心头暗暗呢喃着。

那个家伙老奸巨猾,虽然嘴上说不惧林神医,可看到这么多强者,他断然不会随意现身。

沈浩胜浑身一颤,继而挤出笑容道:“林神医竟能以指为刀,劈金断玉...真是叫人佩服。”

“这算什么?”

赫然是曹松阳。

他其实并不想对林阳下手,毕竟连家传之宝他都交了出来,没必要再节外生枝,引得族人在受劫难。

而另一个身影正是血南狱。

血南狱低吼着,人再化血风,朝远处遁走。

便看两个身影于空中分开。

若林阳能以指断刀,便可说明林阳的肉身强度非比寻常。

“什么?”

“元星?”血南狱思忖起来,突然脸色一变,失声道:“你莫不成是东皇教的太上长老元星?”

“怎么?”林阳侧首看着他。

而林阳也盯着他,神情平静。

大意了!

却是见林阳靠近之后,直接蹲伏下来,伸出了手在那沈家人的身上摸索着,像是在进行着某种检查。

“走?你能走哪去?”

刹那间,利刃被林阳的手指生生切成数段。

沈浩胜猛然一颤,抬头看着林阳。

“当真是不得了!原来林神医有这样的能量!不过元星,你以为我惧你吗?仅靠你,还拦不住老夫!老夫要杀谁,谁就得死!”血南狱冷哼道。

元星、曹松阳等一众高手全部扑杀过去。

如此不仅可报大仇,也能灭去一心腹大患!

杀意迸发。

“大胆!”

这是沈浩胜最后的机会了。

一个元星已经颇为棘手,再加上个曹松阳....也难怪沈浩胜会向林神医低头了。

沈浩胜心头沉晃,心里已然没了底。

“呵呵呵,林神医!这世上还没人敢招惹我血南狱,我承认你能量巨大,不过没关系,咱们走着瞧,只要老魔我一天不死!我想你定然不得安宁!”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