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血魔宗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走的了?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杀人灭口

“我这人不喜欢放虎归山!任何潜在的威胁对我而言都如鲠在喉,不除不快!今不杀你,日后你再报复,我岂不是寝食难安?”林阳走来,面无表情道。

而其余人则一头雾水。

在血风的作用下,那些飞梭的银针飞行轨迹出现了松动,等靠近血南狱时,已能被之轻松躲掉。

元星、曹松阳等高手乘势追击上去。

“血魔宗比之古派如何?”林阳沉问。

那叫一个灰头土脸!

也相信以林神医的能量,就算再庞大,也断然不可能跟血魔宗对抗!

他知道,林神医妥协了。

“对,我们血魔宗会给予你想象不到的好处,大力支持你!能与我血魔宗合作的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林神医,你可得好好珍惜啊,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机会的,哈哈哈哈!”血南狱得意大笑。

“可恶!”

但血南狱猛地转身一拳砸来。

他相信林神医是个理智的人。

元星呼吸一颤,立刻后退。

插翅难飞了。

这便是他的依仗!

他发出一声叫喊,整个人跌倒在地,翻滚了数圈方才停下。

“我古派在血魔宗面前,不过是飞在皓月前的萤虫罢了,血魔宗对我们这种小角色根本不在乎,否则我们早便臣服于他们脚下。”曹松阳沙哑道。

“那是什么宗派?”林阳沉问。

潜在的威胁必须消灭,否则以血南狱这样的实力,日后若在林阳背后捅刀子,那根本是防不胜防。

“我们古派倒是对这血魔宗有些了解,根据我们的线报,血魔宗一直想要入世,但被多方力量打压,因此才这般低调!否则,怕整个华国武道界早就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曹松阳摇头道。

“血魔宗是什么?”

哧啦!

“你身后的人?据我所知,你不是散修吗?只身一人,了无牵挂,谁为你报仇?”曹松阳皱眉问。

这时,林阳突然抬起头,走上了前。

血南狱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这回他不敢再管。

血南狱哈哈大笑,满脸得意。

“难怪这个六臂魔头的实力如此歹毒而凶残,原来是师承血魔宗!”元星侧首,低呼:“神君,您看...”

“血南狱,放弃吧,今天你走不了。”曹松阳面无表情道。

曹松阳与元星同时失声。

血南狱知晓,一旦被追上,那是必死无疑!当即一咬牙催动全力继续前奔。

喝喊声起。

一记诡异的声音响起。

林阳绝不会做放虎归山的事。

哧!哧!哧...

元星、曹松阳等人以合围之势包夹。

林阳再度挥针。

人们交头接耳,困惑的很。

血魔宗竟这般厉害?

然而在速度方面,血南狱竟是占着上风。

“血魔宗?”

一众高手追击,居然难以追上!

不过也因为这些银针的牵制,血南狱的逃跑速度降低了不少。

“哈哈哈哈,林神医,你太不了解我了!你真以为我死了就再无顾忌?你错了!我今日若死在你手中,你的麻烦只会源源不断,因为我身后的人会竭尽全力找你报仇,那样你更加寝食难安!”血南狱大笑。

“方才曹长老不说了吗?我血魔宗一直想要入世,但被诸多势力阻拦,否则岂能不参加大会?毕竟大会好处,可是人人垂涎!不过也不打紧,林神医,你且放过我,待我回了血魔宗,向我宗尊者禀报此事,我血魔宗一直想找一个代言人,代替我们血魔宗参加大会!林神医,我看您挺合适的!你觉得呢?”血南狱笑道。

想到这,林阳一路狂奔,速度催到极限。

“是吗?”

林阳眉头一皱,望着越来越远的血南狱,冷哼一声,抬手而挥。

可他显然是低估了林阳银针的威力。

林阳没说话,犹豫了起来。

“我?”

“诸位,可曾听过血魔宗?”血南狱眯着眼笑道。

但当他站定时,才发现自身已然被包围。

周围人也愣了。

“像血魔宗这样强大的宗派,为何不曾听说他们会参加大会?”林阳立在血南狱的跟前,为他拔出身上的银针问。

却是见元星忙抱拳道:“回神君!血魔宗乃邪道第一大宗!但已隐没数百年之久,极少在世俗现世,关于这个宗派的信息,属下也知晓不多,但有一点可以明白,此宗之实力,超然卓绝,非常人能理解,且血魔宗人手段凶残,恐怖骇然,不可与之为敌!”

“对我也有好处?”林阳眯了眯眼:“杀了你,对我才有好处!”

嗖嗖嗖嗖...

“哼,看样子我小瞧林神医了!虽然林神医年纪不大,但手段着实不少!这回老魔我认栽!”血南狱冷冷说道:“不过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血海深仇,林神医!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但在下一秒。

轰隆!

血南狱感受到背后袭来的银针,脸色骇变,立刻反手一拍,掌心喷出血风轰袭。

“林神医!这血南狱精通轻功!身法矫健,我们实难追上啊。”曹松阳侧首,低沉喝道。

“啊!”

呼!

他怔怔侧首,才发现自己的右臂不知何时被林阳生生扯下...

“不曾听过。”

顷刻间,血南狱浑身轻颤,抖动的厉害,再不能朝前狂奔。

林阳面色不改,但心脏顿惊。

“血南狱!这下子看你还往哪逃!”

“呵呵,林神医,我知道你的顾虑,这样,我向你道歉,并在这立誓,再不追究我徒儿被你杀死这件事,也再不为我徒弟报仇!你放我离开,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血南狱道。

元星大步上前,一把扣住血南狱的肩膀,意图将他一条胳膊卸下,以废其战力。

随后便看血南狱的右臂突然飞空,鲜血如柱喷涌。

林阳亦是如此。

血南狱乘势起身,还欲奔逃。

那一拳竟分裂出无数个拳影,宛如奔涌厚撼的巨浪,袭冲杀到。

几根银针刺在他的背部,顷刻间一股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袭上血南狱的全身上下。

掌心立刻爆出大量银针,宛如流星般朝血南狱冲袭过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