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家警告?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我如何求自己?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前往黑家

果不其然,林阳的眼神变得无比森冷。

“是的,她听说你们黑家有至宝,便潜了进去盗物,东窗事发后我林家不愿得罪黑家,便将这件事情栽赃到林阳身上,毕竟林阳是我林家弃子,他的事与我林家无关,这一切...都是陷害,都是我们陷害林阳啊!”胖子林褔满是哭腔道。

“那小妤那边呢?”

这带着笑意的话一说完,电话便被直接挂断。

三人目瞪口呆,脑袋就像是一团浆糊,乱糟糟的。

“林褔,好端端的,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些?”

胖子浑身一个哆嗦,瞪大了眼,脸上的汗水如同雨点般往下落。

“林阳少爷,您...您真的就是林董?”胖子张着嘴,颤颤巍巍的问。

胖子三人赶忙举目。

林阳瞳目几乎裂开:“她怎样了?”

最终,胖子还是颤颤巍巍的接过了手机,摁下了拨通建...

“呵呵,告诉林阳,这种方法是没有任何用途的!后日清晨,他不提头来我黑家谢罪,那么,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得同他陪葬....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也顺带告诉他,因为担心怕他不来,我们黑家已经给了个警告给他!”

赫然是龚喜云的来电。

林褔呼吸一颤。

嘟嘟!

“苏妤小姐也没事,方才的确有一些人想对苏妤小姐下手,但被我们挡住了,我们的人在全力追捕他们。”

胖子几乎是尖叫出声,继而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道:“林阳少爷!没想到您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董,太好了!太好了!少爷,我这便把消息告知老爷跟族长,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老爷也一定会以你为傲的!”

“谁?”

马海点头。

“啊!!!”

门外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

林阳走了过去,接过徐天的枪,又取了一部手机,递给胖子,同时将手枪指在了胖子的额头上。

林阳立刻夺门而出。

胖子当场吓得几乎瘫坐在地上,一张脸瞬间发白,鼻涕眼泪止不住的飙出。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

“林董,小倾小姐人没事,可她...受到了惊吓....您最好还是来看看吧....”

“我...我....我是来向你说清楚事情真相的,实际上你们家族的圣婴棺木,不是林阳盗走的,而是我们林家林傲之女林若男所为...”

人都快尿出来了!

龚喜云欲言又止。

“那便好。”

“小倾?”

林阳走了过去。

二人几乎来不及哼声,便倒地死去。

片刻后,是也戏谑的笑声。

却是见林阳凑近几分,低声道:“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但是...这个世界是讲道理的世界吗?我如果不是林董,现在的脑袋,应该已经放在上湾市麻口镇内了吧?”

那胖子林褔怔了下,旋而失声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林阳少爷!你少骗我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林阳平静道:“我被林家陷害,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证明我的清白!”

“林董,这三人如何处置?”马海恭敬的问。

砰砰!

才发现走进来的人赫然是马海...

林褔瞪大眼睛,重重的倒在地上。

“是,又如何?”林阳平静道。

“林若男?”

“但是....”这时,龚喜云又开腔。

林阳刚刚放下的神经立刻又绷紧了...

“是!”

“是!”

“是!”

这话啥意思?

“天呐!”

“出什么事了?”林阳立问:“是不是苏颜那有什么状况?”

胖子笑容顿僵。

“腿好些了吧?”林阳沙哑的问。

“拨下这个号码,告诉那边的人真相!”林阳沙哑道。

而这头,鸦雀无声。

徐天赶忙掉头就跑。

可马海没有再理会三人,而是走到林阳跟前,恭恭敬敬的对林阳鞠了个躬:“林董!”

“林董放心,苏颜小姐这边一切安好!”

“你...你好,我是林家的人,我....我叫林褔....”胖子颤抖的说道。

“林阳少爷...”林褔哭道。

林阳骤然意识到不对劲,当即接通。

近乎咆哮的声音惊的龚喜云耳膜都要裂了。

林阳接过电话,扫了眼号码,侧首道:“立刻去查。”

“马总?”

“等我!”

林褔看了眼匆匆跑出门的徐天,忙是朝林阳而喊:“少爷,那我...”

他已语无伦次....

“你应该是被林阳胁迫了吧?”那人继续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林阳应该就在你身旁吧?”

一声枪响传出。

“托林董洪福,虽然还不算利索,但已经能够行走了。”

鲜血汩汩溢出。

警告?

“哦?为什么要以我为傲?我又不是林家的人!”林阳面无表情道。

徐天跟马海瞳孔放大,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阳。

“是。”马海微微垂首。

电话那边是一个略显沉厚的声音。

“但是苏小倾小姐她....”

“但是什么?”

林阳掏出手机一看,呼吸顿紧。

旁边的徐天直接上前,掏出手枪对着那两人便是一人一颗子弹。

“不着急。”

“把他们两个,处理了。”林阳扫了眼胖子旁边的两名保镖,沙哑说道。

三人失声。

砰!

“是吗?那就好!务必要将那些人抓住!”林阳松了口气,严肃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阳华公司,一直就是林阳先生创立的,除此之外,玄医派学院以及那几个非凡的也药方,也都出自于林阳先生之手!林阳先生!就是林董!而林董!就是林阳先生!”

但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少爷,这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都是他们的主意,跟我无关啊!”胖子吓得嚎啕大哭,说话都在发颤。

“这个....”林褔不知如何回答。

“叫人去准备下,后日一早,立刻出发,去上湾市!这件事情,该有个了结了!”林阳面无表情道。

“如何求自己?”

难道说...

“林家的人?”电话那边的人颇为意外:“你们打电话到这来干什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