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逃跑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定叫燕京林家不得安生!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我曾经也是一名林家人!

林傲当即失声。

执白棋的人眉头轻皱。

众人眉头皆皱。

“师父!马上去机场,快!”林若男冲上车,立刻大喊。

林傲父女也止步而望。

“出什么事了?”执白棋人面无表情问。

这该是怎样一股可怕的力量?

林若男大喜,立刻朝那轿车冲去。

执白棋人径直起身,淡淡说道:“通知天龙堂堂主林中海,立刻集结天龙堂所有精锐,汇于大门处,提防黑家人袭击,你们几个,跟我去见见黑玉天吧!”

“我已经跟他说了,但黑家人来的这么快,师父肯定赶不及啊!若是家族没有与黑家协商好,肯定会把我交给黑家人,到时候我一定会被黑家人千刀万剐的父亲...”林若男哭嚎着。

林若男会意,急忙朝凉亭内的二人恭敬磕了个头。

“什么?”

二人走出凉亭。

林若男则是发了疯的往后门逃。

“你?”

“下去吧。”

“阁主!出事了!”那人跑来,跪在凉亭外,大声疾呼。

“大会召开在即,各方势力都已经进入到休战期,我们林家的敌人现如今也默契的与我们停止交手,这个时候与黑家斗个水火不容,无疑是白白浪费了这些年的所有准备!林傲,我希望你能理解。”

林若男尤为彷徨,悄悄的打量着二人。

林若男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傻傻而望:“这不可能!”

而其父林傲,就立在她的身旁,正弯腰鞠躬,不敢抬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且还带着黑家精锐...这分明是有备而来!只怕我们的计划败露了!”

那人挥手。

“不管,先跑再说!”

很快,她站在了林家后门前,屏住呼吸,盯着这大门...

“林傲明白,林傲都明白,不过林傲相信,黑家一定会认定事情由林阳所做,绝不会怀疑到我们林家头上!所以请二位爷放心。”林傲恭敬道。

林若男呵斥一声,一把拉开大门,朝外头窜,冲出后门,顺着后门的巷子朝马路口狂奔。

“若是如此自然最好不过,但事情的发展可不是你说了算。”

“爷,江城那边传来消息!”

所以她出门后,要在第一时间离开燕京。

“古派?”

“怎么回事?”

她不想死!

“黑家家主黑玉天携黑家所有高手聚于门外,讨要说法!扬言您再不出去与他们见面,他们便要闯进来了!”那人急切道。

“是!”

“父亲!”

对面执黑棋的人平静道:“有传闻言阳华与东皇教有些牵扯,可却不曾听说阳华跟古派有来往!”

林若男摸了摸口袋,也没有手机,叫不到出租车,只能一咬牙,打算先冲出去,拦辆车走人再说。

“什么?”

正在下棋的二人齐齐侧目。

林若男赶忙抓住林傲的手,抹着眼泪喊。

大门的后头是有监控的。

“嗯?”

众人齐呼。

“若男,你干什么?”

“林褔死了,是她引起的,罪不可恕,但改怎么定罪,还得看事情的后续结果,倘若黑家默认事情是由林阳做的,没有责怪于我们林家头上,那你女儿自然是会从轻处理,可如果黑家找上门来,按照家族规矩,我们只能将你女儿交出去,以平息黑家人的怒火。”

“阳华跟古派前段时间因为玄医派学院的事可是有过间隙,甚至双方明争暗斗,阳华损失不少,然后双方突然就罢兵言和,再不交手!这让很多人感到意外,现如今古派人又出现在江城,莫不成....阳华跟古派达成了某种协议,双方...合作了?”执白棋人道。

“好!好!林傲明白了。”

林傲大喜,忙用胳膊撞了撞林若男。

林若男竭力挣扎,并不想去。

想到这,林若男的步子加快了几分。

林傲呼吸微怔,便忙低下头:“是。”

左边那名执白棋的中年男子平静道。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凉亭内,两个身影正在下棋。

二人准备离去。

林傲脸色难看,但无可奈何,沉道:“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林傲立刻跟上。

“我们的人看到有古派跟东皇教的人出现在江城!”

林傲神情变幻了下,低声问:“你师父来了没?”

这话可是听的在场人心惊肉跳。

一座凉亭外。

她还想在这个花花世界里一直生活。

但二人至始至终视线都落在棋盘上,并未注意二人。

没时间了!

“什么消息?”执白棋的人问。

林傲哼了声,沙哑道:“行,你去吧!你现在老大不小了,多余的话父亲也不说,你该面对现实了!”

阳华跟古派合作?

她只要一出门,林家的高手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并立刻对她进行抓捕!

“是。”

“爷,林傲愿意亲自前往,调查此事!以弥补劣女犯下的过错!”林傲立刻上前,抱拳说道。

执黑棋人上下扫了眼林傲,淡淡点头:“行,就给你这个机会!希望你能好好把握!”

“爷说的是。”

“带你女儿下去吧,先关禁闭七天,七天后黑家无任何反应,由裁决堂林霖进行审判决断。”

林若男苦着个脸,双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极为不安。

但在这时,一名林家人拿着部老式电话快速走来。

执黑棋人也是一脸惊讶:“黑家人....怎么就来了?”

黑家人已到,她明白,一旦去了前门,必死无疑!

“这件事情需要好好调查一下,毕竟我们跟阳华之间,可不算友好。”执黑棋人道。

林若男浑身一颤,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只能低垂着脑袋道:“父亲,我...我没打算逃,我只是...只是肚子不舒服,我能去上个厕所再过去吗?”

说完,林傲独自随着众人朝前门赶。

“你该不会是想逃跑吧?若男,你应该知道,如果你逃了,会有怎样的影响!到时候我们一家人都会在家族里抬不起头,而你,也逃不脱家族的追捕!”林傲面如寒霜,冰冷喝道。

与此同时,一辆轿车突然驶来,停在了巷子口。

可在这时,又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我可以不去吗?”

林傲大喜,正要带林若男离开。

如此过了足足十分钟,林傲的腰都酸了,才有声音回复。

她想好好的活着!

“谢谢二位伯伯!”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