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那就卸任吧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章 第三块天骄令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二章 低头吧!

“林神医,我...我错了...求求你放我一马吧,求求你了...”郑子雅几乎哭出了声。

厉无极不再去想,坦然接受。

“林神医...我...郑重的向您道歉。”

“送什么送?他都成废人了,送医院有什么用?让他死这算了!”郑子雅哭喊道。

郑子雅头皮发麻,绝望到了极点,人哆哆嗦嗦的走到林阳的跟前。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双令天骄啊!

如果就这样卸任了,那他这二十年的努力岂不白费?他所有的人脉岂不化为泡影??

“真是个薄情寡义的女人啊!”他呢喃着,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但那笑,却是痛彻肝肠的笑。

他才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多么的愚蠢,多么的傻。

可若是他们知道林阳手里实际上是有三块天骄令,只怕一个个都得活活吓死。

但她明白,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天大的运事了。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毁掉了自己的一生...

“关你什么事?你在这瞎嚷嚷什么?要不你来照顾这个废物?”郑子雅冲着那人尖锐的嘶喊。

三块天骄!

“那就把武术协会的会长之职卸了吧。”林阳随口道。

但这一幕被厉无极看在眼里。

卸任?

她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败的这么惨。

“郑子雅,谁让你走的?”

“子雅!你...你去哪?”厉无极忙问。

那人被打翻在地,捂着脸喊:“你怎么还打人啊?”

“怎么?要我请你过来吗?”林阳淡道。

可吴会长哪敢说话?

“放心,我没打算杀你,刚才那一针,只是废你武功而已!你身上的血管跟气脉会在三天内逐渐崩坏,跟厉无极的情况是一样的,不过你的没他那么严重,你还能行走!”林阳淡道。

根本就超脱了人的范畴!

“我们的账还没有算呢。”林阳淡道。

“郑秘书,你还不快点把无极送医院去?”

但就在这时,林阳开腔了。

无数双目光齐齐聚集在林阳的手上,聚集于那块令牌上!

郑子雅吓得连连后退,急是抚着自己那被扎的位置,颤抖道:“林神医,你...你对我做什么了?你对我下毒了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打的就是你这不知好歹的狗东西!老娘心情本来就不好,你还来找老娘的晦气?信不信老娘打死你!”郑子雅怒气冲冲的吼。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的那些人际关系根本是鞭长莫及!

“当然是回家!难道你以为老娘会给你找车送你去医院?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早点死了算了,别想着拖累老娘!!”郑子雅气冲冲道,便是要离开。

“现在道歉,还有必要吗?”林阳问。

吴会长长叹一口气,低声道:“好,林神医,我就按照你的意思,主动辞职,从今天起,我...吴开愁...不再担任武术协会会长一职!”

厉无极深吸了口气,闭起了双眼。

“郑秘书,你这也太绝情了吧?别人是为你才变成这样,你把他送医院去也是理所当然的啊!”有人看不过眼了,立刻出声道。

“那谁能放我妹妹一马呢?”林阳望着她反问。

郑子雅一听,差点没软倒在地。

“你们谁爱照顾这个废物,谁去照顾,反正老娘不管了!”郑子雅抹掉脸上的泪,转身便是要走。

这个林神医,究竟得有多恐怖??

这话一落,郑子雅的步伐当即一僵,她脸色发青,颤抖的望着林阳:“林神医,你...你想干什么?”

郑子雅被激怒了,直接冲上去对着那人就是两巴掌。

在他们看来,这是林阳手中的第二块天骄令!

“好的会长!”旁边武术协会的人满是复杂的上了前,将厉无极抬起,离开了现场。

“谢谢林神医不杀之恩。”郑子雅欲哭无泪。

随着厉无极被废,这场天骄之战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三令天骄!

“这...这个...”郑子雅脸色苍白,浑身哆哆嗦嗦,已经完全是不知所措。

他熬整整二十年,才爬上这个位置,更是经营了无数人脉!

“滚吧!”林阳淡道。

“啊?”

吴会长叹了口气,对身旁的人道。

这边的吴会长脸色难看,忙是小声喊道。

却是见林阳捏出一枚银针,轻轻的在她身上扎了一下。

“去,把厉无极送医院救治。”

吴会长脸色煞白。

但是...不卸任的话,他根本走不出梁家!

罢了...或许,这就是命吧!

那人不敢吭声了。

“你混蛋!!”

林阳低喝。

啪啪!

郑子雅立刻灰溜溜的离开。

“可厉无极是你请来的吧?而且你跟厉无极向我妹妹梁玄媚施压,致使她跳江,当下昏迷不醒,随时可能成为植物人,这笔账,我该怎么算?”林阳望着郑子雅道。

厉无极怔怔的望着郑子雅,眼神有些空洞,心也死了。

郑子雅站在厉无极的身旁,痛哭流涕着。

他现在自身都难保!

想着自己这么大一个靠山没了,郑子雅便不由的伤心欲绝,不断叫骂着抱怨着自己日后将生活悲惨。

能得两块天骄,在整个国内,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能做武术协会的秘书,自身底子哪能差了...

毕竟郑子雅虽然没了厉无极这座大靠山,可她自身的武学造诣还是不低的。

“过来!”

吴会长则迈着沉重步伐,走到了林阳的跟前,稍稍鞠躬。

吴会长张了张嘴,低声道:“只要能取得林神医的原谅,您要我做什么,我都能答应!”

那是妖孽!

这比败给林阳还要痛苦...

“你这个女人,太恶毒了!”那人怒道。

“我...我们有什么账?又...又...又不是我跟你决斗,厉无极已经被你废了,你还想怎样?”郑子雅颤抖的说道。

“不...吴会长,救...救我...吴会长...”郑子雅几乎要再度哭出声来。

可众人还不肯离去,一个个是意犹未尽,犹然激动。

郑子雅呼吸轻颤。

怎么可能?

所有人的呼吸都凝固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