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瓮中之鳖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不是我输,是你输! 下一章: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乖徒弟!

风青羽没吭声,直接抓起旁边的一张办公桌,朝那边的针墙狠狠丢去。

那一根根银针颤动时释出的清脆声响,宛如恶魔铃铛,响彻于风青羽的耳畔。

“已经输了!风青羽已经输了!”

“这输不了啊!”

所有银针都颤动了起来,且一点点的朝二人移动,逐渐压缩二人能够活动的空间。

风青羽神情发紧,眼神凝冷,深吸了口气道:“你虽然计划缜密,但有一个地方你似乎遗漏了!”

嗡嗡嗡...

“不!风青羽输了!你们仔细看看你们的前头!”林恒志颤道。

所有人都惊诧万分。

“前辈果然好心计!我虽用银针将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我脚底下这块地,是不可能铺垫针墙的,除非我连自己的立足之地都不要,而你方才那般凶猛,做出一副打算将我当做盾牌来冲出针墙的样子,实际上是打算通过我站脚的地方破开地面逃离银针牢笼....佩服!佩服!”林阳淡笑道。

这要是人穿过去了,那还得了?

林阳的力量即便不多,却也不是他能撼动,风青羽使尽全力,也只是将林阳将这边推了些许的距离,完全不够让其触碰针墙。

“怎会如此?”

林阳点头:“速度上我是绝对不可能拼的过你!既然无法在这方面战胜你,那继续走这一条路,只会是落得个惨败的下场,因此我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我觉得克制速度最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封存你能逃生的地方!因此我趁机将这里完全封绝,你的速度虽快,但如果没有了让你移动的空间,你的速度再快又有何用?”

但剩下的银针还是没能跟上他的速度。

风青羽也是一脸凝重,盯着周遭沉道:“难怪你方才的拳脚看似凶猛,招招致命,实际上你是在布置这些银针,对否?”

“大意了!”

风青羽双臂溢血,逃出了针墙。

“嗯?”

“拼力气吗?”

“恒志大哥,你在说什么?”旁边的人颤抖的问。

不过拳头砸去的刹那,风青羽依然没有选择对拼,而是立刻躲闪,绕到了林阳的身后,双手将其抱住,继而拼了命的将林阳朝那些针墙甩去。

“完了!完了!全完了!”林恒志哆哆嗦嗦,牙齿都在打颤。

众人急忙瞪大眼。

林阳淡问。

风青羽脸色发紧,人不由的后退。

“这...怎么可能?”

纵然林阳此刻体力不支,但力量方面,他依然占据优势。

然而他想太多!

风青羽沉道。

“没什么可说的,风老前辈,今日你要杀我,我杀你,你应该不会恨我吧?”林阳平静道。

“什么地方?”

“怕是盗皇动动手指头,就能将林神医的脑袋摘下来吧?”

好一会儿,他们才瞧清楚那悬浮于眼前,细如发丝的银针。

“什么?”

“我们可以继续。”林阳道。

风青羽深吸了口气。

轰隆!

风青羽一听,脸色顿变。

“啊?”

却是见风青羽透过地板上的大洞,凝望着林阳。

“那就是...这里!”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不了,我已中针,或许中了毒!岂能再斗?”

“哦?那风老前辈还要什么妙计不成?”林阳道。

林阳眼神一紧,立刻催动银针杀去。

强行对轰力量,风青羽绝对不是对手!

风青羽竟是想要用林阳为盾,去破这些恐怖的针墙!

“放心,这些银针,无毒。”林阳平静道:“我若要对你用毒,你早就中毒了!”

“怎样?我这些银针的威力还不错吧?风前辈要不要试试?”林阳平静道,继续催使着周围的银针进一步压缩。

但后面是逐渐靠近的无数银针,他能退到哪去?

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数百倍不止。

而林阳也不客气,沉喝一声,加快对针墙的收缩,打算直接刺穿风青羽!

“恒志大哥,那个林神医已经体力不支了!我看他连还手的力气都不像能有,现在怕是我上去与之交手,他都敌不过啊!他怎能斗的过盗皇?”

风青羽突然瞳孔一瞪,整个人瞬间冲向了林阳。

咵嚓!

无形之间,风青羽已经落入瓮中,如林阳砧板上的肉,可由其肆意宰割。

而林阳也停了下来。

办公桌瞬间被扎成了马蜂窝,锋刃的银针宛如戳豆腐般刺穿了办公桌,等办公桌落在地上时,已经彻底崩碎了。

外头的林家人看的头皮发麻,牙齿打颤。

林家人呼道。

林阳丝毫不惧,沉喝一声,一拳砸杀向风青羽!

“是。”

噗嗤!噗嗤!噗嗤...

风青羽突然震碎了脚下大地,直接朝下层落去。

整个楼层,此刻已变成了用银针编织的牢笼!

说完,林阳轻轻动指。

几十根银针及时的贯穿了风青羽的双臂。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你银针所伤...林神医!这次不过是我侥幸!你的实力,才是叫人骇然的。”

“这有什么恨的?难不成我杀你,你还要对我感恩戴德?那样的话我倒看不起你了!不过你也别得意!我风青羽若因为这些手段便命丧于此,那未免太浪得虚名了!”风青羽冷哼。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